×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三)

发表日期:2006-05-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五三)

入画站在门口看着惜春走入丛莽般的夜色中。她看见她身上的缁衣被风吹得紧贴在身上,越发显得单薄如纸。入画心中微微牵动,扬手叫道:“姑娘,你等等……

“好。”惜春不多问,只立住身子,等她。入画回身奔了进去,问车夫取了那件披风,拿了奔出来。来意儿恰在马厩指点小厮套马,看见她来,两人都是一愣。入画脸色一变,因手里拿着东西,不好交给别人,僵了一僵,问:“这么晚了,又备马做什么?”来意儿不搭话,只用手点着马鞍说那小厮:“这边没放好,眼睛长哪里了?”

入画怔一怔,转身拿着披风出去了。

“姑娘,这个你留着,原就是冯爷看在您的面上赏的,用这么些年,也旧的不成样子,我也知道你,新的断不肯要!入画说着,也不管惜春答不答应,将披风往她手里一塞,就跑了。”

“怎么还是这样急?”惜春看她的的背影摇头轻笑。手中的披风用的太久了,外面磨损,里面的毛都掉的差不多了,拿在手里轻得很。她用指间来来回回抚着,忽然像个少女般展眉笑起来:“我以为我老了……真想不到,你也老成这样。”

……

“如果你愿意,我们一起走吧。”她叹息着,披上那件披风,彼此像久违的爱人和朋友那样拥抱和贴近,她带着一点温暖渐渐消失在长巷的那头,脚步寂寂。终于无声。

张家大宅门前的长巷再次沉默了,张府门上挂的羊角灯笼半明半暗地闪着,陷入半醒的睡眠中,等着下一个破梦而来的人。这个人很快出现了,正是张府的主人张远义。角门嘎嘎地打开了,仆人牵着马出来,来意儿踩着人背上马。随身的小厮想要叮嘱门房什么,被来意儿一声喝回去:“罗嗦什么?以为她当真不知道,再不走,爷拿鞭子抽你。”说着,他一勒缰绳,策马而去了。跟从的小厮噤若寒蝉,一声不敢吱地绝尘而去。见他们去得远了,那原先一脸迷糊瞌睡的门房冷笑起来,啐道:“什么东西!做人奴才还想多嘴,你他妈地活该!不懂伺候人,做什么奴才!”

来意儿带着人,泼风似地打马出了西直门。又过了两个街口,趸进一条夹巷,到了一户门前。 小厮便下了马去敲门。来意儿踞在马上,看见里面灯火微昏,隐隐有丝竹之声,便笑:“这群小荡妇倒会做耍子,玩的倒快活!”

不一时,有人开了门,请了安,小厮自牵了马去马房,安歇吃饭,来意儿却由一个老婆子引着,三步两步进了内院。早有人报于院中人,来意儿脚甫踏入院中,就听得环佩叮当,有人迎上来作礼:“爷,你可算来了!”

这里看起来门禁甚严,那婆子不过到二门,就站住了不敢再进一步,周围陷入短时的幽暗,直到有人提灯来照。

来意儿一笑,道:“这可不是来了,再不来你们这群小淫妇就要把我忘了!”他周遭顿时有人掩嘴窃窃笑。光明复起,看见来意儿身边立了三个女的,在灯光下看得分明,一个是尤氏,另外两个正是携鸾佩凤。

当下见她们三个蝴蝶穿花似地绕定了来意儿,携鸾佩凤一左一右搀定了来意儿,尤氏插不上手,倒也自觉,提着灯笼,在三人旁边走,应对着来意儿的话,并不十分赶着凑趣。此时隔着光看她脸上只眼角鱼纹细细,并不十分显老,算起来,她还不到四十,又没生过小孩,虽然和携鸾佩凤站一块略衬得老些,可也不见得她的风韵沧桑不是韵致。反正她们三个,这十年混在一起伺候着来意儿,明争暗斗固然少不了——哪有有女人的地方没有斗争的?女人像斗鸡,两只就起斗,就一只对着镜子都能跟自己斗,跟那些看不见的威胁和恐惧斗——然而来意儿控制的好,她们三个斗了这些年,也没见得哪股风持久地占领高空,左右是各领风骚个把月。

来意儿进了屋子,一阵暖风吹来,他不由得舒口气坐下来,揽住携鸾佩凤一边香了一口,再看尤氏时,笑吟吟地捧了杯茶过来,道:“爷喝茶。”来意儿松了两人,接过茶喝了一口,却对尤氏笑道:“你也过来,我们亲热亲热。”

尤氏笑:“我多大岁数的人了,和她们一起疯,没得闪了我的腰。”说着要躲开,携鸾佩凤在旁边凑趣道:“姐姐这会子倒做了玉女了,昨夜是谁喝醉了说想爷来着的。”说着笑着就把尤氏往来意儿怀里推。尤氏回头笑啐:“小浪蹄子们,我叫你们排揎我……”来意儿听说,一发兴起。尤氏要躲,哪里躲得过?被来意儿强拉住香了一口才罢。

三人俱知来意儿来就是取乐的,自然不敢怠慢,一时整了席面,尤氏陪着劝酒,携鸾佩凤裣衽一礼,对望一眼,携鸾手中的琵琶早爆豆似地响起,佩凤开声唱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来意儿却与别的生意人不同,一朝富贵以后他刻意洗去前尘,不但将旧日书本拾起,偶尔读读《千家诗》之类,就连听曲子,也烦听那些市井的俚词艳曲,倒是一些浅词,他听得很入耳。这点习惯携鸾佩凤都知道的清楚。

三人乐了半宵,临了来意儿宿在尤氏房里,携鸾佩凤伺候着他洗漱了,才乖乖离去。

然而尤氏感觉到来意儿的心不在焉,却亦只能柔顺的配合他。折腾了一阵,来意儿从尤氏身上爬下来,也不说话,只看着窗外。尤氏也看着窗外,却什么也看不见,雪停了,没有月光。窗外一片焦黑。尤氏陪他看了许久,张口欲问,想想还是把话咽下去,刚要翻身睡去,来意儿却扳住她的肩膀亲吻——含糊地俯在她耳边道:“我今天遇见惜春。”

惜春!尤氏浑身一抖,梦呓般地重复着。这个名字,把她刚刚升起的欲火浇得一点不剩。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五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