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五)

发表日期:2006-05-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四五)

惜春万万没想到,进府不容易,见人更难。她还没到贾母正房就在走廊上被人拦下来,把她拽进厢房。惜春定神一看,来人正是尤氏,带着几个婆子笑拦住她,只管取笑:“姑娘这衣冠不整的是从哪里出来?又要到哪里去?”

惜春猛然惊醒,她们有预谋。从府里没有车,到现在的半路拦截,都是算计好的,她们安心不让她见老太太最后一面。那遗产少一个人出现,就少一个人分。她忍住口气,叱她:“我要去见老太太,你别碍事!”

“老太太忙着呢。光是那府的人就忙不过来,哪有空理我们?姑娘长伴老太太左右,就是这会不见也没什么!”尤氏不冷不热的刺她。婆子们跟着一阵哄笑。惜春冷眼看尤氏,她得了多少好处她是没法一笔笔算清的,但是她现时这样卖力拦着她,决计不是没有好处枉做小人的。惜春心里清楚,这府里。大家都是一路人,目的是一样的,只论功力的深浅罢了!

她现时没有空和这女人斗嘴,也不挣扎了,几个婆子只得把她放开。她猛得闪开她们朝门口跑去,可惜她失算了。她们有好几个人,她更没看见尤氏的眼色,她拿眼一瞥,那些武大三粗的婆子就上来用脚碾她的脚。

痛!她叫出来,倒在地上。眼泪快要滚出来,这太过分了!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羞辱?就是贾珍,他那样恨她,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对她无礼。一霎时心底五味杂陈,心酸委屈齐齐涌上心头,这些人是看着老太太不中用了,她遮荫的大树要倒了,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踩她。也是对的,也很识时,这些人……她闭目,连骇异都省了,真的已经无话可说。

“为什么是你!你来对付我?你这样讨厌我,是为什么?”她勉力站起来,连声问尤氏。饶是她聪明伶俐也想不明白尤氏为什么要帮着这府里的人来对付她?即使她对付她,她也分不到一分遗产。好处——即使有好处那也是有限的。他们这样家底的人纵然穷了,也不至于眼短如斯,几百两银子的好处还拿不下一个尤氏。上了千两,那又是不实际的。

“你让我……”尤氏拂退了婆子,走近她,逼视着她的眼睛。惜春心惊不已,她从未见过尤氏这样怨毒的表情,眼中烧着的是——惜春惊退了一步,她认出来那是佛经里告诫众生的——阿修罗的妒火。

你恨我?惜春骇异地做出结论。寒意一点点涌上心头。

“很奇怪是么?”尤氏冷漠地看着她,或者根本没有看她。尤氏的眼神飘向窗外。窗外有一株高大的凤凰树,一树火红的花在蓝天底下烧着,火一样的花,灼痛了人的视线。

——我恨你的母亲秦可卿,她的存在让我永远只是个偏房,你知道当偏房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她的语气潮湿斑斓,芰艿模慌鼍颓叱鏊克柯坡频挠脑埂?/SPAN>

惜春默然,尤氏说的不是假话,就惜春自己,她也只是当尤氏是个偏房。在她心底根本无人可取代秦氏的地位,贾珍之妻永远只有一个——秦可卿。

尤氏的声音痛苦不堪。“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只是另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在这府里,在他的心中,在众人的心里,你们有没有尊重过我。”尤氏深深地,长长地叹了口气,“就连你,你这个孽种,连你都没有想过叫我一声大嫂子,我到你的房里去,被你赶出来,对别人,你可会这样?”

惜春打了个寒噤,看着面容扭曲的尤氏心中惊骇已绝!她以为,自己的身世会少人知晓,但现在看起来,尤氏都知道了。那根本不是秘密!惜春的脸色煞白,心像被尖刀绞过,汩汩的冒血。

“你敢侮辱她!”惜春瞪住眼前的女人怒吼!她的声音惊动了门外来找尤氏的贾珍。他推门进来,刚好听见尤氏那一句不顾一切的嘶吼——“我有什么说不得,那个贱女人,她不要脸,和那个人在一起才有了你!”

惜春还没来得及反应,贾珍已自赶上去,扬手就朝尤氏的脸上扇去,他不留情,一巴掌下得极重,打得尤氏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贾珍怒不可遏,也不管有没有人看着,扯起尤氏的头发朝地上惯去。尤氏一见他,早吓得面无人色,哪还说得出一句完整话?

“我叫你说!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贾珍目露凶光,用手扼住尤氏的喉咙。他的脸在厢房的阴暗处里看起来越发阴沉狰狞。那是一只会吃人的,狂性大发的嗜血的兽。

尤氏的脸已紫涨,楸住贾珍的手死命挣扎。站在旁边的惜春突然惊醒过来,她想起当初贾珍就是这样扼住自己的脖子。这个疯子,他又想故计重施。他见谁不顺眼就要扼死!

 

“你放开她!”惜春用力掰他的手,狠狠咬下去,惜春怕的要死,她不知道放开了尤氏贾珍在这种情况下会对自己怎样?她想不出。他是个疯子,思维和逻辑都不可理喻疯子,一个每次提到秦氏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疯子。她恨他,她更怕她。贾珍负痛缩手,那双充血的眼睛攫住惜春,目光痴迷桀骜地反问:“你不想杀她,杀了她就少一个人知道你的秘密。”贾珍冷静的反映让她疑惑,然而有一点她的清楚的,为了自己的秘密去杀人,她做不到。惜春摇头,不知什么力量让她敢命令贾珍:“你不要伤害她。

贾珍发出古怪的笑声,死死地盯住惜春,然而,他真的放过尤氏。“不要让我再从你的嘴里听到一句,不该听的话。否则天王老子也挡不了我处置你!”他眯起眼警告尤氏。走了出去。惜春看着他的背影松了口气。她相信这个疯子今天听从了自己的话,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大的影响力,他只是今天不想在这时候闹事罢了。

“怎么会这样?”惜春扶着椅子慢慢站起来,问面无人色死里逃生的尤氏。这一切的人心变幻不但不在她的计划内,连想象,那也差也太远了。

“你看到了,他一生最在意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秦氏,一个是你。”

“不会……怎么会?”惜春愕然!摇头!贾珍恨她,她不怀疑,他在意她,天方夜潭!

尤氏喘息着,不住地咳着,半天才能说出下一句。她抬起眼看惜春,嘴角浮现笑容,眼底却是冰冷的火焰,熊熊烈火烧灼着幽暗厢房的两个人。

她说。“恨也会占用一个人的心。他恨你,用心去恨,敏感你的一举一动,而对于我,他是可有可无,毫不在意。那年凤姐为二姐的事到府里去闹,说我是不中用的,不管事的,由着他在外边胡羼。她根本不晓得我的苦楚,我这样的人,说什么他能听?我连他的人都管不住,我哪有资格去管他的事……”尤氏呜呜地哭起来——哭个不住。如果,人生的凄楚会随水流去倒也不是坏事。

惜春不响,回身慢慢地走出去。她的脚一阵阵麻痛,肿是肯定的了,她不知怎样安慰尤氏就像不知如何制止自己的脚肿起来。他们夫妻间的纠葛,很多人之间的恩怨,一切都只有听天由命。

“你的眼睛,太像她。”尤氏在她身后幽幽叹息。

背对着她,惜春的脸抽搐了一下,悚然心惊。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眼睛像她,真是恐怖!她是悲哀至斯,竟不能拥有一点母亲的印记,惟恐被人看穿了去。做人,做得像个稻草人,看上去是个人,实际上是根本不是真人。

她不敢回头去质问,又奔行在长廊。从子宫挣脱,竭力长大,现在回首看去,这一路长行,真是——了无意趣。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四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