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三十)

发表日期:2006-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十)

正说着,外面闹起来。王保善家的声音清脆如钢豆,颗颗蹭得人心烦,入画哭起来,惜春心里一凛,翻身下床,对凤姐儿叹了口气:“瞧瞧,这会子外面这么闹,就想和嫂子说会话也不成了。”

凤姐儿皱眉,赔笑道:“王保善家的委实是个老腌物,一晚上就见她兴风作浪,适才在探春妹妹那挨了一巴掌难道还不过瘾,又在妹妹这搅三搅四!”

说话间惜春已经穿好衣服,冷笑道:“自然是不过瘾,还没在我藕香榭挨一巴掌!许是挨过了,方才安生。嫂子,我们出去看看。”

此言一出,凤姐儿倒是一惊,留神看惜春。她脸色甚是和柔,可是眼底那抹冷意,却凌厉如兵刃。凤姐儿再一想几天前所见,低头暗笑自己险些又看落了她。

此时外面更乱。入画已经跪下了。王保善家的盘手冷笑,周瑞家的安生点,见到凤姐儿和惜春出来,忙把东西递上。

果然是来意儿交给入画的东西!

王保善家的得势不饶人,絮絮地只管说,这一地小丫鬟的钗鬟衣饰,早看得她面红耳赤。想自己年轻时,是何等寒酸,偏又跟了个不得势的主子, 邢夫人不招老太太待见,自己又着实的不钉拢,不识相。连累她也不得势。再看看这些小丫头,有什么本事,功劳苦劳?不过是仗着自己年轻走时而已。她辛苦半世,青春丧尽,竟不及她们挣得多。

王保善家的今日打定了主意要显足威风,处处逞强争先,再一看到入画的东西,又是眼热又是心妒,立时就癫狂发作起来!这样好的东西,别的不提,单单那件紫貂毛的披风就足以叫她喜得屁滚尿流。

“这东西,哪里来的!和先头说的要一样,不许一会一套说辞!”王保善家的自然已经盘问过,但当着主子面,又要盘问一遍,以示自己精细。

“冯将军赏的。”

“放……王保善家的见凤姐儿和惜春在跟前,到底不敢太放肆,将那个咽下去,哼道:你能见得着冯将军,他会赏你这个!”

“是……是他赏的。”烛影晃动,在入画脸上凿出片片阴影伤痕,越来越大。入画泣不绝耳,惜春冷眼旁观,没有回护的意思。

“我再问你,这东西又是哪儿来?”王保善家的见惜春没有动静,误会这位小姐是脸皮薄,暗许自己的行为,而且最关键是凤姐儿也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她觉得自己的表现甚完美。

王保善家的走上前,将周瑞家的手里的东西拿过来,周瑞家的暗看了凤姐儿一眼,凤姐儿只笑不说话。王保善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她们婆媳不睦,现今有人帮她出气,折辱王保善家的就等于折辱邢夫人,她乐见其成,何乐不为?周瑞家的见她眼色,心领神会,便将手一松,任王保善家的拿了东西去搭台唱戏。

拿到这包东西,王保善家的心神更定,可不是么,这里面是男人的物件,那个男人是谁,她传过话的,自然晓得,单凭这点入画在她面前就该自己心虚而死。

果不其然,入画更慌,慌的手脚没处放,只张口结舌的看着她。

王保善家的见物证已全,上来扯起入画就要命人带走。今夜之后,谁不知道她王保善家的是太太的心腹!办事的能手,偌大的大观园,成百的婆子,谁敢看轻了她!

“王大娘……”有人叫道,王保善家的一惊,这声音太陌生,但又太清冷太威严,让她不敢生怠慢之心,王保善家的回过头,看见惜春,看见惜春叫她。

“是。四小姐。”她弯下腰赔笑道。

“放开我的丫鬟。”惜春说。一点笑容也无,惜春的眼神飘向远处,她甚至不去看王保善家的,她的眼神穿越了她,惜春看她的样子像唤一头乱咬人的狗。

王保善家的瞪住惜春,良久,低头萎了,她终是逼视不过惜春如冰似雪的眼睛,默然颓丧地松开入画。

“这两样东西,我心里都有数,入画是禀明了我才拿回来的。她若是贼,我就是窝主!”惜春走上前,取过那袋东西,在亮光下一件件亮明了给众人看,的的确确是件件有东府的标记。至于那件紫貂毛的披风,惜春拿在手里把玩多时,自然知道衬里的角落绣牢了一个字。她指给众人看。笑看着王保善家的,淡淡道:“不如……王大娘将我一并带到太太那处置了吧。”


周瑞家的是至伶俐,早笑着打圆场:“哟,您瞧,这果然是珍大爷赏的,再说,我们入画姑娘是通臂神猿,也不能把手伸到冯府去不是?王家的,可见是你错怪了人家姑娘。”周瑞家的一面说着,手已凑到入画身边给她拭泪。

“王大娘。”惜春仍是那股冷幽幽的口气,漫不经心的叫她。王保善家的头皮开始发炸,先前在秋爽斋丢的大丑还可以说是自己猝不及防,探春发了小姐脾气,可是这里怎么说,她明知道有贼,却抓不着赃,一说就把自己给带累出来。王保善家的闭牢了嘴巴。惜春一口一个王大娘,不是不够尊重。可是这光景怎么比挨了探春一巴掌还难捱呢。

“我不打你,王大娘。惜春的眼神又飘向远处,声音像清风掠过林叶间的轻轻叹息,但是你也该自重,你该晓得,谁是主子,谁是奴才,在我藕香榭里没有你发威的地儿。我的丫鬟不好,自有我打得骂得,你不过是大娘的人。就是大娘亲自来,也未必敢在我面前轻薄我的丫鬟。”

惜春笑意盈盈地看住她,问:“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呢?”

王保善家的看着她,她自知尖酸刻骨,却未料得惜春的尖锐恶毒远在她之上。这个小丫头,笑里藏奸,不得好死!她暗咒。为解困为脱身,她抬手,狠狠自扇了一记耳光。

“我是个奴才。”

“知道了就好。惜春不再理她如何愤懑悲苦。转脸对凤姐儿行礼道,嫂子并大娘们慢走,天色已晚,妹妹就不远送了。”她已经烦了,要送客。

凤姐儿早为这一场好戏激赏不已,鼓掌尚且不及,眼见主角唱好,再没有拆台的理,脸上堆起笑来,推着入画:“傻丫头,还哭什么。赶紧伏侍你们姑娘就寝。”一面招呼周瑞家的带人走,走到门口又留步,回身对惜春笑:“妹妹且先安置,我明日派人来打扫。”

惜春笑应道:“妹妹承情了,嫂子事忙,妹妹这儿的丫鬟虽不是贼,手脚也还利索,自己可以打理得。”

凤姐儿一笑,也不相强,她还有别的地方要去,香囊的事,今天必然要查出结果。

凤姐儿走出去,看看天,暗沉沉一片,冷月无声已殁天边。大雾开始弥散的午夜,一切都陷入迷茫,这个园子,这场富贵,这么的轻薄,不堪一击。

 

一阵夜风来袭,夜雾浓浓淡淡,深深浅浅。寒意确实凌厉。

 

凤姐儿皱眉朝紫菱洲走去。她自觉当家多年,心中烦扰从未这样深重过,如今是多事之秋。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三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