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二六)

发表日期:2006-05-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二六)

门被拉开了。惜春走了出去,径自去贾敬的道房取书。

道房整齐洁净。贾敬的书,整整齐齐的垒在书桌和架子上。

惜春呆立了一会儿,走到贾敬的道床上躺下,怔怔地流下泪来,以前看书说睹物思人,总是怀疑,不料是真的。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是胸腔里,那颗酸涩的心,唯一清晰的感觉。尽管他给她的温情亦是苍白寡淡,回之无味。

但毕竟有过。他叫她惜儿呵,除了他,只有可卿这样叫她。

一本本的书翻过,拿到妙玉要的书。要离去的时候,惜春想,要为父亲整理一次房间,在他生前,一次,也没有这样做过。

整理的时候,从书里,飘出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惜春吾儿亲启。但那里面是空的。

惜春拿着那个信封。她不知道这礼貌的信被谁取走了,心里,失落而惆怅。隐隐觉得有个秘密离自己远去。

希望不是被他拿走了,惜春捏住信封想。希望不会,因为他是不会来碰贾敬的书的,他憎他憎到死,没那个闲心。

但那个秘密,父亲要说的话,看来是和自己失散了。

惜春叹了口气,朝外走去。

入画不知去了哪里,不在外面侯着,惜春皱眉,独自向前走去。

像周围气场发生了异变,空气在发酵。某种感觉引惜春转过脸去。

她看见冯紫英在对面的游廊,也是慢慢走,也是朝这边看。

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她停,他也停。

变相地调戏。

既然发现,她就不能再看。这是身为女子的悲哀,连喜欢一个男人,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看,作贼似的,常常看戏,戏中的小姐将脸用团扇,绢帕遮住,从后面小心翼翼的窥,目标太散,窥的时间太短,看得了脸看不到脚,看的得了人,看不到心,一个看错,真是可怜!

看男人,必定要凑近了,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心肝脾肺肾,扒开了看,看得仔细,验明正身,方能收货。

自然,似这般精细,估计世上已灭了人烟。

院中无人,冯紫英走到她面前来。

这男人,好大胆!惜春心一跳,心里亦喜亦忧。

隔的太远,她不想,离的太近,她不愿。

这远远近近,如何自处?

她站住了,抬头看着他。

“将军……

“你可以叫我紫英。”

她低下头去,天下男人皆是这样表示亲近。他待她不算稀奇。

“你笑什么。”他笑吟吟的看着她。

“我在笑吗?”惜春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可不是在笑么?她赶紧收敛心神,忍不住念佛。

冯紫英看她慌乱的样子,更加可乐,微笑看她,打趣道:“姑娘的阿弥陀佛可管的宽。”

“放肆。”惜春轻斥他,自己也忍不住轻笑,接着侧身要躲过他。

冯紫英大方让开,并不纠缠。

惜春一愣,轻轻失落。抬起眼看他。

一张微笑的脸,眼睛湛亮,睫羽浓密修长,像蝴蝶的翅膀扇动。一点飞雪落在上面,瞬间就化了,晶莹细小的水珠,在惜春眼里跳跃扇动。

“我会等着再见你,等你还我东西。”在惜春逃离的时候,他俯下身子在她耳边低语。

呼气如兰,耳朵,心动。

惜春跑了出去。

心旌摇曳,暗自握紧那块绢帕,惜春在院子门口回过头去,看见天边谁泼出了的颜料,浓烈艳丽的金色阳光,水一样涨满了整片天空,再一次泛滥成灾。

冯紫英仍在那里笑着看她。笑容是雪后初霁,天空的壮丽无澜和冯紫英的笑容完美地融为一体。

惜春,她被这一刻的温柔幻觉迷惑。那一瞬呵,曾是那么的靠近光明,靠近温暖。用以后的余生想起来,都是那么满足。

或许,我们应该相信,再冷漠的人,一生生活在暗夜里的人,他们暗如渊嵛的一生,总会有一次,是那么的靠近光明,靠近温暖。

走过院子,听见树从里有人低语:“这些东西我不能帮你藏着,被人搜出来我就是个死。”

是入画的声音,惜春就站住了。

她不想听她的隐私,所以又走远一点,在数步之外等她。

入画和来意儿走出来,看见不远处的惜春,惊得双双跪倒,叩头不止。

“原来腿是这样好的。惜春淡淡地,看不出是调侃还是怒,看了来意儿一眼,眉峰微皱斥道:你还不回内院去。”

来意儿回过神来,一溜烟地跑了。

惜春看着泪眼汪汪的入画,叹道:“你先起来,随我回家。”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二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