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二一)

发表日期:2006-05-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二一)

“好好的,你要道书做什么?”惜春瞧着妙玉问,手在棋盘上分络着棋子,放进棋盒里。

“倒也没什么?只是想看。”妙玉说。此时阳光移步到窗后,茶也换了几遭。藕香榭的绿窗下,冷香未尽,棋盘纷乱。惜春与妙玉的对弈总在下午未时结束,像两朵孤洁的云缠绵擦身而过却必会决绝告别一般。然后各自回归安静处所。

“我走了,书几时给我?”妙玉起身问道,她待人素来清素,一针见血。很多人不喜欢她的凌厉,但惜春喜欢。

与妙玉在一起,不必说什么,或是,说什么都能够相悦。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她们的交谈常常如寒泉一样直接,安静抵达心脏,而后在一瞬间,冰凉清冽的慧思迅速充盈每一个微细血管,是聪明且有慧根的人才能享受的快乐。

“后日吧,惜春拿起茶抿一口笑:我明日去观里取。”


“茶也就罢了,水不好,后日我打发给你送坛子好水来。”妙玉冷若冰霜地一笑,也不客套,径自走了出去。

惜春一笑,脸上春暖花开,靠着门看着妙玉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大观园的红花绿柳间,她的一身缁衣,清素难当。却也因清素,一发显得赢弱。

遥望生怜意,知卿亦可怜。

突然之间,惜春不笑了。不能笑了。惜春脸上的笑容像沁芳池的水纹一样,一圈一圈失散开去。她心有所感走到廊边低头去看,青碧的水映出她青春姣妙的容颜,平静的眉目。

 

眉山目水间浓凝不化的忧郁。

难道你想如她一样,孑身走完尘世长路?这路上无言无语无喜无嗔,生命像水一样无声流尽。左手年华,右手倒影,眼睁睁自己青春丧尽,白发齐眉?惜春,你想这样?

她看见水里那个人迟疑的眼神,然后她轻轻的摇头,口齿清晰地说:“我不想。”

在一个瞬间,惜春惊异于自己的尘心炽热。以前觉得自己是如何愤世嫉俗,想着出尘离俗,现在看起来全然不对。

“那到底是为什么?我想怎样?”她从妙玉的背影中望见自己将行的路,一种崭新的惶恐,奇异的不安和燥动渐渐成形。

惜春闭上眼睛细细冥想,不用打坐也可以进入禅定的状态。慢慢,在那个虚空里,她看见自己与妙玉手中的棋子化作笔,而棋盘化作了水面。她们在水里写字,那些思想边写边消失。

“你的心苦追寻何事,你存在又有何义?”

 

“爱恨嗔喜怒,它们盘踞你的脑海之中,牵引你的思想,但你有无想过,它们是什么形状,有什么颜色,从何来,又由何而去?想明白这些原无来处,亦无去处,达至“无所得”的境界。“

她和妙玉两人对问。但这样思想的对峙最终必然没有明确的结果。没有高下,对错之分,只是相互缠绕,渐进,深入。

妙玉言道:“我渐渐可以看到虚空,但那扇门,惜春,它从我眼前倏然消失了。这是怎样的异象?”

她看着她的眼,走入明亮而广袤的星际,仿佛置身清冽冰凉的风中,她回答说:“我不知道。不能够理解。我若手拿花环的小孩子,虽然手里的花已经凋谢,还是不能丢弃。我隐约有不满足,因为人生还是残损的,在这残损里不能够看破,甘心放下,翩然靠近。妙玉,我还看不见虚空的所在。”

“那么——就是这里了。”惜春静静地睁开眼睛,笑意如地平线初绽的阳光。她已经能够重新缜密的审视自己。

妙玉的身影已经消失。原本对妙玉的,那紫色的幽深怜意也变换成惜春自己冰蓝忧郁——还有些事我未听说,还有一些人我未看过。从未获得满足的心,如何能够满足安静?

 

想起自己的十六年,都是在这个深宅大院里度过。惜春对自己心生歉意。幸好这只是一瞬间的事。一眼瞥见入画朝自己走来,惜春的脸上立刻恢复了淡然无谓的情绪,转身走进了藕香榭。

天色渐渐暗下来,飞渡水上的光明已经逝去,藕香榭里烛光幽暗,惜春的脸在烛光里模糊不清,像年久失色的绢画。

入画看见她渐渐挑亮了烛台。

惜春的脸在骤然而至的光明里显得鲜美娇艳,像夜间窥见一朵白色优昙盛开的刹那芳华。

“四姑娘。入画说:老太太那边传饭了。”她眼底还留了方才刹那的惊艳。

“就去。”惜春放下手里的小剪刀,往内室走去。入画在背后看着她,说不出她有什么不同,而就像刚才眼前突然一亮一样。她能感受到惜春与以往不同。

惜春对帮她整理发髻的入画说:“吃过饭我就去回老祖宗,明天你陪我去一趟玄真观。”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二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