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

发表日期:2006-05-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四)

翌日晨,天蒙蒙亮。整个荣宁街还是清寂的,像一条冻住的河。

这辰光,连早起做小买卖的百姓还没起,别提这些公候世家的爷们了。

宁府的兽头大门阖着,只有两头石狮子警醒地盯住街面。轻微的响声,东角门开了。一片束衣打千之声,跪倒几个门房。

“爷,这早起您去哪,可要小的伺候?”

贾珍不发话,踩着小厮的背上马,打马朝荣宁街街口去了。

“爷出去的事,不许泄露给里面知道,多说一个字,仔细揭了你的皮!”

小管家俞禄交代过,翻身上马。几个小厮紧随其后。一片得得声,几匹马前前后后出了荣宁街。

贾珍脚力快,众人落在后头,闷声催马。当中有一个小厮素习得贾珍宠,年纪又轻,耐不住性子,赶着问:“俞大爷,爷这是往哪赶啊?”

俞禄脸一沉,喝道:“爷的事由得我们问三问四吗?只管走,小孩子多用耳朵少动嘴。”

小厮一吐舌头,不敢多言。

贾珍在马上心事重重,一径朝着城外玄真观赶去。

凄冷的金陵古城外到处飘舞着萧瑟的落叶。天是阴霾的,像贾珍阴沉已久的心情。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秋的冷雨,无声地落在冰冷的石板路上,落在遍地枯黄的落叶上。 雨很细密,不一会儿贾珍的脸全湿了。

他不能闭眼,不能看见可卿悬在高梁上的身影。“天香楼”三个字,在他脑海中晃来晃去,忽远忽近。他夜夜不能阖眼。

深埋在心底的,那本来属于两个人的痛苦。可卿死了。只剩他一人背负。想到可卿的死,他又一次感觉到身体里撕肉裂骨般的,血淋淋的痛,不容忽视!这个坚硬的男人又一次决裂地想哭。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