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多少恨

发表日期:2006-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临江仙 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多少恨】
百家姓里有几个姓是格外动人心意的,因为有突出的代表或是长久地有诗文渲染,无形中会形成一种特定意象,比如说柳。历代咏柳的诗词并不比咏梅的少。有意思的是,柳入诗风致更佳,而梅入词则更显清幽。

古人离别有者折柳赠柳的习惯,折柳之地又多在灞桥,因有灞桥折柳之称。柳树与离别相牵挂,因此在诗文里出镜率也相当高,有专门咏柳的柳枝词。柳枝词是竹枝词的一种。竹枝,是三峡地区一种古老的歌舞。竹枝词本是唐代巴蜀、渝地区的民间歌词,盛行在土家族的先民——巴人的部落里。唱时以笛、鼓伴奏,同时起舞。

关于它的起源,鲁迅在《且介亭杂文-门外文谈》谈到:“唐朝《竹枝词》和《柳枝词》之类,原都是无名氏的创作,经文人的采录和润色之后,留传下来的。”朱自清的《中国歌谣》又记:“《词律》云:‘《竹枝》之音,起于巴蜀唐人所作,皆言蜀中风景,后人效其体,于各地为之。’”

关于两者的区别清人王士祯《香祖笔记》中载:“唐人《柳枝词》专咏柳,《竹枝词》则泛言风土。”厉鹗曾做《柳枝词》六首。作《竹枝词》很有名的刘禹锡也作《柳枝词》:“春江一曲柳千条, 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这首诗曾被明代人誉为神品。柳树除了凄婉,也香艳。虽然刘禹锡也写到了与美人分别,然而最早也最著名的香风是章台柳。故事起自写“春城无处不飞花”的韩翃。

身为大历十大才子的他,以诗名扬天下,偶然机会和一个美貌女子柳氏相识相爱。柳氏被湮灭了具体的名,如千秋以来的众多女子一样,只知道她姓柳,风摆杨柳不能自主的“柳”字。

韩翃获取功名后不久,按礼制归家省亲;柳氏留居长安。随后安禄山叛变,安史之乱起,柳氏出家为尼。却被悍将蕃将沙吒利所劫,韩翃则做了平卢节度使侯希逸的书记,战火流离,两人天各一方。韩翃从他人口中得知柳氏的下落,寄了一首诗给柳氏:“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柳氏得信则回:“杨柳枝,芳菲节,苦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两诗以柳喻人往复之间承载了多少恨意和无奈。若是韩翃和容若相识的话,恐怕会因境遇相似而抱头痛哭吧。他会欣赏容若那一句:“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而容若也会对他那句:“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无语认同。韩翃比容若幸运,唐朝多侠士,有昆仑奴和黄衫客就有侯希逸部将许俊。这个人也是豪士,被两人苦恋感动,用计助韩翃夺回柳氏,使两株相离的章台柳终于聚首。

《章台柳》应该是最早的以柳写人的诗了,别离蕴于其间,含而不露,有别于大多以柳写别离的诗。容若的《临江仙》无疑延续发扬了韩翃的写法,并以词的方式更婉转深邃。《临江仙》此调仙姿超拔,很多人单为这三个字就钟爱这词牌。此调原咏水仙,后来渐渐不拘限与此。譬如容若此调就是咏柳。上阕写柳的形态,下阕写人的凄楚心境,借寒柳在“层冰积雪”摧残下憔悴乏力的状态写处在相思痛苦中的孤寂凄凉,自然浑脱,意境天成。

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里说:“余最爱《临江仙》“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言之有物,几令人感激涕零。容若词亦以此篇为压卷之作。” 这么说,明显是有个人的鉴赏偏好在。但诗词鉴赏本来就是比拼品位的事,无可厚非。

细解陈廷焯也有几分道理在,历代文人写柳树柳枝柳叶,细柳弱柳病柳残柳诗文里面层出不穷,然而大多是春柳。人们眼中所见所爱所怜的是那个窈窕羞怯多情的仿佛少女般的柳。有几个写到寒柳?就像男人大多不会把目光投射在一个人颜老色衰身材严重变形的女人,那太浪费时间了。

容若匠心别具的用经受冰雪摧残的寒柳,暗咏身在皇宫皇威重压的恋人。立意既新,手法也不俗。句句写柳,又句句写人,物与人融为一体。委婉含蓄,意境幽远。李商隐在《柳枝词序》中说:一男子偶遇柳枝姑娘,柳枝表示三天后将涉水溅裙来会。容若咏柳,正合用此典故。湔裙梦断指和恋人重聚的梦破。

想来陈廷焯发出明月有情的感慨赞誉,也许正是品出容若心头那点与众不同的深意——

伊是侬,心上柳,暮暮朝朝,荣枯两相关。

你眉似春柳,若远山.颦尖多少恨,西风吹不散?

人心愁如海,时间亦难撼动,何况西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多少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