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了如雪

发表日期:2006-04-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琵琶仙 中秋 

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尽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记否轻纨小扇,又几番凉热。只落得、填膺百感,总茫茫、不关离别。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


【了如雪】

最早看到这阕词是在一个朋友非常时尚化的博客上,暗色的底子衬着字,很是生色。那一种冲撞的气味,像茉莉盛开在黑色黎明前,芳香洁净。也因此让我有感,诗词的生命力多原化,不见得只是深藏在木匣子里的古董字画。只要当的起那份贵重,将它挂在厅堂艳丽张扬又有什么不可以。


自古以来,中秋对月吟者百代不绝。当中翘楚者,豪放词中要算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婉约词中当属纳兰这阕《琵琶仙-中秋》。此词是容若写于中秋的吟月怀人之作,用词谴句极显容若华丽清雅的底色。譬如清辉了如雪之句,不是闲逸公子未有此风骨。下阕忆往日,由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得梧桐簌簌落下可知,所写必是少年往事,又轻纨小扇可知所忆者乃女子。两下合看,当知此词是容若在中秋夜怀念青梅竹马的恋人。这一首与苏子风骨迥异,有如杨玉环和赵飞燕的各擅风情,容若于长调中用小令作法,别有一番风味。想起还有一阕《采桑子》几乎可看做碧海年年的同题异体之作,抒写的也是月夜怀人的遗憾。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莫说离情,但值良宵总泪零。  
只应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刚作愁时又忆卿。

 

 “刚作愁时又忆卿”。语简情深,哀婉之处动人心魄。愁上浇愁,苦上加苦。容若心思之凄惋低徊,由此亦可见一斑。碧落语出道教《度人经》:“始青天乃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白居易《长恨歌》诗里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之语,是贵妃死后,明皇命方士通天彻地去寻,容若作此语,说明爱人亡故。

由景入情,向来是词家通感。容若说“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婉约中有萧壮,竟让我想起李璟“小楼吹彻玉笙寒”。时在五代。战乱不断,赵匡胤欲一统天下节节进逼,李璟虽然软弱,也不是昏庸之辈,他眼见南唐国势衰微,有如亭外池中,满池破败的荷叶,心中一颤,想到自己国家也会如这荷叶一样,在凛冽的秋风之下,枯萎而死吗?一阵风送来远远的笛声,如泣如诉,不知是那个富人又在吹断肠曲。愁从心起,李璟很快写出了一首《摊破浣溪纱》——

 

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碧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依栏干。拿给冯延巳看时,冯延已说道:“陛下这道词,情景交溶,感人肺腑,尤其‘小楼吹彻玉笙寒’一句,真千古绝唱也。”冯延已文人天真赞许,单解词意境好处,却看不到李璟心里的担忧惊怕。更忘记了有句话叫“国家不幸诗家幸”。南唐都要亡了,李璟就是诗词做的再好,作为一国之主,于国家来说,他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秋月光照耀,本该是众家欢聚之时,容若心中却荒凉如大漠。吹裂紫玉萧也难散愁心。

月缺时,我会心伤,月圆时,我又惆怅。越到良宵,我越有说不出的消沉难过。难道是见不得别人的美满幸福么?


团圆的人共渡团圆夜,不得聚首的人呢,无端添愁惹恨罢了。


我心湖荡漾与你种种,花间迷藏的娇痴,轻罗小扇的风流,在流年中如烟消散。


一地如雪清辉,耳边萧声欲碎。


我是桃源里酣睡的孩子,梦中繁花如锦。从你走后,我才知道,人间为什么会有良辰美景的惆怅。


你离去,我竟成了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人。

我想着,尽力去获得苍天的怜悯。它将我贬谪在回忆里久久不放,这样的煎熬我甘心承受,这样的话或许待我一生行尽,在云海水天相接处,会重见你的倩影。那么,这一世的悲苦都可以付之一笑,挥手落入海天之间了。

可是请你告诉我,一种暂时忘记你的方法,即使是霎那的麻醉也好,这样我就不会在有任何一点愁思的时候都立刻想到你。

 

无条件地想到你。

等待,与思念之间的角力,已是我余生的宿命。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了如雪》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