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悔分明VS枕函边

发表日期:2006-04-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荷叶杯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莫道芳时易度,朝暮。珍重好花天。为伊指点再来缘,疏雨洗遗钿。

 

悔分明

这一阕悼亡,是写亡妻还是写恋人,都在两可之间。凭心而论,这两个女子在容若心里各有各位置,谁也不可断言替代谁。假设无名氏《赁庑笔记》是真,那么这一阕写给入宫的恋人可能性会大一些。

 

容若在《南乡子-为亡妇题照》中说 别语忒分明,而这里却说别语悔分明 虽然一字之差,却是有非常大区别的,思念卢氏,念及她对自己的温柔体贴,病体沉沉时尚不忘嘱咐自己千事万事,这些话事后想起来就会特别地分明,这在情理之中,无须言

 

而恋人则不同,她入宫出乎两人的意料,为了彼此坚定信心,临行的密约密誓显然是少不了的,然而人在惊惶仓促中又哪能考虑的百事周全?当日誓言后来竟因为现实的困难而难以实现,当时的话,如今想起来也字字锥心。只有这样才而会,悔当日想的太清浅,悔当初想得太天真。如果当时不对重逢抱那么大希望,也许面对今日的死别就会减一分伤心。

 

知己二字,是国人对人极重的称许,彼此非常了解并情谊深切。士为知己者死荆柯酬燕丹,侯嬴报信陵,都是百死不改掷地做金石声的人事。由这个词来透视,可知亡人在容若心中的份量绝非一般的情谊可比。若爱而昵,终究不过是俗世恩爱夫妻,世上多是这样的人,恩爱柔和而不了解。难得地是爱而敬。精神上视她为自己对等。

 

贾宝玉同薛宝钗结了婚,一样世上夫妻,晨昏定省,外人面前做得笑脸盈盈礼数周全,回转身来也温存体贴。只有相对而睡的两个人看得见,对方的心里有根拔不出也软化不了的尖刺,不死不休伫立在心脏最柔软地方,在黑暗闪光。曹公那一曲《意难平》道尽世间多少儿女的不足。我们如渡河人,要从自己的一岸到对方的岸,心似湖泊,自知是站在岸上观水的人,一条小舟行过,即使纵身扑入也不过划开一道波线,怎样渡过都一样。能掌握多少内质?更何从得知水的深浅。女为悦己者容,这个容也不是那样好悦的。

 

容若说知己,我微笑。一个男人视女人为知己,先不说爱,首先已突破了性别上的固执,心上坦然接纳,似黎明时分转过山坳看见满山梨花的光洁明亮,可以相待长久。更何况这知己的基础是相爱,最难得是他知足,赢得一个,即不做贪念,情愿来生也是一样选择。也有人说女人断不要做一个男人的红颜知己,会很累,没有妻子的权益,没有情人的权利。他痛苦,你要百般劝慰,陪哭陪笑。他快乐,你就算接到电话都是第三位。的确,有时一个人愿做另一个人的知己,其实是退而求其次的爱。

 

容若好友朱彝尊感慨常叹:“滔滔天下,知己一人谁是?”可见容若是幸运的。他爱的人,不但爱她,更是他的知己。亲昵爱敬,爱的两全他都占了,所以不得长久。幸福易得易失,所以他惨伤。这一首起拍三句就直抒胸臆,真切凛人。“已矣”两字就先声夺人。接下来却笔锋勒马,由刚转柔,由明转暗,用情语铺叙绵绵中诉尽心底伤痛悔恨。疏雨洗遗钿一句清淡凄冷,有景有情,全词情意飞流直下,到这里收刹非但没有不妥,还恰倒好处地催人泪下。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说得何尝不对。然而紧要的是,爱情牵绊计较远不如友情豁达开朗。可是连生死也隔绝不断,在彼岸花开如初,才见得爱情的坚定柔韧。

 

荷叶杯

帘卷落花如雪,烟月。谁在小红亭?玉钗敲竹乍闻声,风影略分明。
化作彩云飞去,何处?不隔枕函边,一声将息晓寒天,肠断又今年。

 

枕函边

这是很清丽的词牌名,隋人殷英童《采莲曲》中有“荷叶捧成杯”一句,调名本此。七月在西湖泛舟,看到连湖碧叶就想起唐人以荷叶为杯,谓之碧筒酒。兴起想弄杯尝尝。身边没有酒,水也行。但是湖水太脏,荷叶不许摘,打消了附庸风雅的念头,只去湖心厅喝了一碗藕粉作罢,廊下雨歇歇,打在花草上,花木扶疏。远处三潭印月,烟水迷朦。

 

这是我心念不息的西湖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淡妆浓抹两相宜。

 

这里有太多艳美的情事,荷叶上的水珠,圆圆整整,不用抖就落了。白素贞、钱王妃、苏小小、朱淑真、甚至还有一个不能以爱情论的秋瑾,人似落花如雪,情如烟月。

 

心里觉得容若和卢氏两人可比三潭印月,一个是潭水,一个是印在潭水里的月亮。都应是生活在江南,终身水烟弥漫的温婉人。平常日子自有一番远意。她在清晨早起为他烫过茶碗,泡上茶,锅里煮着绿豆稀饭,桌上是小菜和腐乳。他自安静的吃了走,掩了门扉。她靠在被里,枕边情意未绝,被里尚有余温,抬眼见新阳漠漠,想着他此刻在路上,长亭短亭,渐去渐远渐无信,有一点愁念,一点欣喜。她开了妆奁,将自己打扮的亮亮,且要把家里弄得好好的,连她自己的人,等他回来。

 

漫漫,夕阳红了天,小楼轻上,远远见他自畈上小道回来,心里这样安定。日子这般温顺。

 

然而他们在北方,北方那个大气荒芜的城市,燕赵碧血,留不下前世江南的一对双飞燕。或许,下一世,还有这样的机会罢。此生做了乌衣公子,朱楼贵妇,步步行来步步停,那得这样的清闲悠。况且又是红颜命薄,黄沙掩玉貌,三载即与君长绝。

 

于是,容若的哀凄,似荷叶染绿杯里的酒,碧得清警凄凉。

 

他在落花如雪的月夜里,朦朦胧胧中,看到了她立在小红亭边绰绰的身影,接着又仿佛听到了几声玉钗轻敲翠竹的声音。他知道,这是她寂寞不安地表示——

你爱月夜访竹,问竹,清洁如许,可有愁心?可愿共人知?我听出来你是在自问,是你自己冰肌玉骨不欲谪世。在觅知音,你爱哭,却又怕自己如湘妃泪尽。这竹种在你的屋前,日夕看着你,守住你。它们是这人间你最沉默坚忍的知音。这世间有太多东西使你疑惧,有时候,甚至也包括我。世间情意如此不稳,而你摆荡其间柔弱而不改刚洁。

是……你回来了吗?踏着溶溶烟月而归,不改昔日的风貌。如果你是归云,定会看得见。我一直守在这里与你的竹友一起等你。

 

等你再续来生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悔分明VS枕函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