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多磨好

发表日期:2006-04-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鹊桥仙


倦收缃帙,悄垂罗幕,盼煞一灯红小。便容生受博山香,销折得、狂名多少。
是伊缘薄,是侬情浅,难道多磨更好?不成寒漏也相催,索性尽、荒鸡唱了。

 

【多磨好】

当初胡兰成和张爱玲热恋时,小别数日,也有一番新意。彼时胡兰成一点真心灵性全为照耀张爱玲,一只笔轻轻颤动,便滴下香墨如花。“只说银河是泪水,原来银河轻浅,却是形容喜悦。”除了胡兰成再没第二个能将肉麻情话说得这样警醒熨贴。这样妖媚如罂粟,端艳似兰花的文字一再扑入女子的眼中,任凭是怎么的清冷如霜雪都会心动吧。

 

胡是才子,对世事文章皆有独到见解,自得天地。学识非佛非儒非道,他不尽对,却也不是全然信口胡说,《今生今世》如是,《中国文学史话》《山河岁月》亦如是。

 

看容若说狂名就好笑,文人说狂论清高就像皇帝称孤道寡,不知道算是一种自许还是自伤,还是一种口头禅。容若算什么狂生啊,他不过是躲在情花丛中哀哀哭泣的小孩,起因是花刺扎破手指,花瓣却没有如愿的握在手中。胡兰成倒是十足的狂生,贫寒人家私塾子弟,并未正式进入大学接受系统教育,大半是靠天赋自学成才,然而也以一身文名惊动上层。他是个玲珑剔透的混世魔王,自幼受得严谨管教,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狂却狂得圆滑,汪精卫当政时期他投汪精卫,失败又意欲转投国民党,又见国民党也是外强中干,时势不稳,遂暂息心,避居温州以图他日东山再起,后又有意将自身交付共产党,推行他的治国谋略和观点,但是走到半路却改道香港,东渡扶桑。只能讲胡兰成够机敏够有自知之明,不然以他的“劣迹斑斑”的底子,文革的十年间早被整得尸骨无存了。

 

胡是狂生而不是狂人,因为他在人格上并不健全,有如任性自耍的孩童。真正的狂人已逝去千年,只有先秦时代的诗经里,可以清楚看到狂人的足迹语言,忧国忧民如生栩栩。这狂是真正的狂,将心放入沧桑天下江河岁月中不死不休。屈原投江是一种狂,百家争鸣也是一类狂,不是我偏见,时代越发展,文化越丰富,人的思维越具体,感情越自我,到了后世,那狂便如正月十五后的月亮,有些亏残心虚了。魏晋的文人们,狂得可以猛磕五石散,在大街上不穿衣服裸奔,而那不是真的狂,而是文人心灵严重压抑后扭曲的释放方式,唐人也不狂,唐人是满足而骄傲,因为富足通达而平和,他们的心像当初长安城里四通八达的道路一样笔直宽广,就连“我本楚狂人,风歌笑孔丘”的李白都不狂,他是自信,自有谪仙之才,“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心中所比惟有天道,下临虚空,自身与世间万物都可亲。唐以后的狂客太稀疏,如被摘绝的瓜藤,文人只有在心底偶尔发发牢骚。不敢出声不敢落笔,牢骚发的多了些,就能当得起一个响当当的“狂”字么?

 

《鹊桥仙》以欧阳修词“鹊迎桥路接天津”一句为名。此调因咏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而得名,大多还是写情之词。容若将身世感喟融折情语。说销折狂名不过是文人雅骚,惹人一晒,倒是后面是伊缘薄,是侬情浅,难道多磨更好?清白朴直,一如泻落床前的洁白月光,照见人心。


书籍懒整,罗幕轻垂,容若再怎么落寞都是一副富贵太平闲逸之像。中国有个词叫“好事多磨”意思十分凄凉顽艳。多磨的原因,往往是缘薄。情深。果真到了水流花谢两无情的地步,像胡兰成和张爱玲到最后两个人各有流向,心如日升月落的平然也就谈不上折磨。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多磨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