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两字冰

发表日期:2006-04-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于中好

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
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两字冰】

李商隐是写情圣手,情诗写得天生丽质难自弃,好到难以用语言形容其妙的地步。他那些无题诗不但是女子看了心旌摇曳,就是那些个大老爷们也捧着书搁家里想入非非,琢磨着怎么把这诗句摘下来放进自己的诗词。就像宋祁那阕《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我知道宋人好化用唐人的诗句入词,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可是就算个人崇拜也不能这种搞法呀,后主的那句词我们就不算了,这阕《鹧鸪天》原文照抄了小李同学四句诗,一字不改,一派强行易容的搞法。可见有人创新就有人抄袭。抄袭和创新一样并行不悖成为文学的两大传统。以这样的标准来看容若的这几阕《鹧鸪天》还真是好的了。

 

其实小宋同学自己也是北宋名家,一阕《玉楼春》也几乎流传到洛阳纸贵的地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当中“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一联写得何其清灵曼妙,那个“闹”字用得妙绝。引得历代词评家激赏不已。这一阕单凭这一联就堪入诗入画,宋以后诸家诗词辑集没有不入选的,就算是宋词三百首缩水到150首这个也会入选。宋祁也因此有“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的雅号。虽然下阕稍显才力不逮,用词造境都渐入尘俗,然而也不差,放荡是放荡了些,至少有豪情逸兴,很合俺们这些享乐主义者的胃口。一个自身有如此才气的人,也难为他肯学个李商隐学到掉份的地步。然而那也没有用,言之无物是为文为人的大忌。

 

《鹧鸪天》这个词牌,写得最早的是宋祁,写得最多的是晏殊,如我的一个朋友所说,写得最好的却是大晏的儿子小晏(晏几道)。小山那阕《鹧鸪天》著名到我不想笔墨再重述的地步。相信只要有心,不会有人体验不到“几回魂梦与君同”的缠绵飘摇。来说说容若吧。小山摹爱情,容若写婚姻,平实厚重也动人。若把小山那阕《鹧鸪天》看艳妆的杨妃,容若这阕《鹧鸪天》就是越女溪畔浣纱的西子,淡妆素服,举动言笑都家常。

 

彼时他在塞上,多情公子身在边城孤独不堪,由于愁思连梦也作不成,唯有夜雨潇潇,触动相思,遂忆起妻子也曾在夜半思念自己。为解相思便给妻子写信。千言万语无从下笔。边塞严寒,好容易写完,封合信封时却发现无论是墨迹还是双手都一片冰凉。

 

当初读到“偏到鸳鸯两字冰”就深觉意韵深长,此句既有天寒而滴水成冰之义,又有相思空无计遂心如寒冰的凄冷之情。容若巧妙地将节候与心境融于一炉,深曲地表达了相思的愁苦。致令鸳鸯两字冰的,与其说是离别,莫若说是人生种种不得不履行的责任。


我还看过一种解法,此词可对应起来看,上阕是容若在塞上怀妻子,下阕是妻子闺中怀远人。这样照应着看也可,未破坏词意,反而是夫妻同念,显出珠联璧合的好处。

看见容若说书郑重。莫名心动。仿佛看见他眼眉间情意辗转拖延。现在我们连信也少写了,懒得动笔,十指在键盘上跳舞,越舞越寂寞。偶尔收到一个男子信笺,恍然回复年少时收到情书时窃喜。

 

那年的情书,被遗忘的时光。当初樱花烂漫的期待,还剩多少?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两字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