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问答

发表日期:2006-04-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接受某大学网站采访,把问题和我的回答记录一下。

 

ASK:有人说现在博客似乎已经一种文化,你同意这种看法么?

安:文化自有生命,如同植物,博客是土壤,一种借助。使其更蓬勃的条件,博客会成为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文化。

 

ASK:你认为博客这种土壤对文化的发展有什么好处么?

安:更加平民化更加自由,亦赋予更多人机会,在文化的范围方面,我认同韩寒,不存在刻意规定的文化圈,有个门,有人发门票进来或出去,文化应该是一种随和的气氛,博客无形中促进这种气氛形成活跃。

 

ASK:当初怎么想到要写容若的词评呢?

安:写完之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词评赏,对这种以现代人的方式去探讨古代人情感哲思的非学究派写法,认同的人居多。因此也有想法继续做下去。除了《饮水词》,应该还有《诗经》。这样对自己的一种积累和复习,同时也可以完成我所希望复古和时尚的结合,这是一种有力度,可以存留的东西,我试图去做。

 

ASK:我也很喜欢纳兰 以前买过一本《纳兰性德传》和一本《饮水词》 看了以后感觉很悲伤,不敢深究其中含义。对于纳兰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安:这是一个难得的,心智才华都高贵纯洁的人,我会远远的欣赏他和他的作品。心有爱,而无恋,就能看出他性格上的缺失。身在康熙盛世,父亲又权势熏天,然而心思落寞,是个堪怜却不可怜的人,始终觉得他太过细腻,太较真,不是一个洒脱的人,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当然他算是很幸运的人,历史上倒霉的人比他多多了。

 

ASK:幸运不幸福,呵呵。王国维对纳兰的评价很高。这个国学大师投湖自尽之后,国学渐渐在人们视线中淡去。 但是从去年起国学又成了热门话题,对于这种的文化热潮,你怎么看?

安:王国维对纳兰的褒奖何尝不是对北宋以后词坛衰退的谴责?换个角度想,没什么可喜的。一个人的看法终归有限,每个人读诗词应有自己的看法。《人间词话》是引导,而不是终结。

 

国学即为民族的文学,以汉民族的文化打底,兼得藏蒙满各族的精髓。只要中国人存在,国学就一定存在。只是有时各式文化的冲击会有此消彼长的效果,这也是正常的,我们拿儒道佛教的兴衰来比对现在的文化形态就可以明白,文化形态是遵从社会需要的,同时每一种文化的内核又能坚定不被干扰。

 

我想你说的应是红学的热潮引发的国学探讨,红学是国学的中坚力量。国学一直是寂寞而坚持的学问,这种寂寞和它的存在一样持久,某天国学会热也改变不了它孤硬的本质,它不妥协不是时尚。真正深入的人会获得寂寞的满足。做国学应该像蔡义江和 俞平伯先生那种沉着淡泊。

 

ASK:你的博客是在去年十月底开的吧?你在别的地方也有开么?

安:新浪的博客开的很迟。开于200510月。在中国博客网的叫沧海蝴蝶,比较私人。

 

ASK:现在新浪的博客开了不到半年 已经有9万多点击率了 看来很多人看你的文章哦!

安:证明了你说的国学热潮,哈哈。评论我极少回复,留言会复。写东西是需要给大家讨论的空间。不必是针锋相对的骂街。这样亦会分散精力。作者和读者争论是最愚蠢的事情。

 

ASK:哈哈,很佩服你啊,能静下心来读很多书。你刚才说过文化应该是一种随和的氛围,能具体说一下么?

安:很多人喜欢文学,但是没有从事文学,或者从事之后放弃,这说明一点,文化自有选择的能力和规则,不必人为的硬性规定。有人跳出来说Yes or No!然而文人相轻,各据山头,自成体系,这种现象是正常的,也是人性决定,无法消除。所谓的随和,是大家对新生的文化,新兴的文化人物抱有通达的态度,各领风骚几年而已,名气饿了还不如骨头顶用,实在不用争。

 

ASK:你写了张爱玲,也写了纳兰性德,似乎对寂寞的人颇有偏爱。

安:你的眼光非常准确。我喜欢寂寞而华丽的人。这种人经得住时间,并且,我觉得寂寞上天赋予人的疾病,和快乐共存。两者之间相互转化,种种观感和思想随之衍生。

 

ASK:有的人说寂寞的人也只是故作寂寞,你怎么看? 

安:寂寞的人,为什么要故做寂寞?说明他还是寂寞。

 

ASK:寂寞与孤独有区别么?

安:寂寞是一种感觉,孤独是一种感受。寂寞比孤独更平易,随时可能产生,孤独则需要一定沉淀,才会生出那种感受。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问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