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淬吴钩

发表日期:2006-04-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南乡子


何处淬吴钩?一片城荒枕碧流。曾是当年龙战地,飕飕。塞草霜风满地秋。
霸业等闲休,跃马横戈总白头。莫把韶华轻换了,封侯。多少英雄只废丘。


淬吴钩

所谓“吴钩”,是指刀刃为曲线形的吴国刀。这种刀刃呈曲线的曲刀,是春秋时代由吴王下令制造的。《吴越春秋》载,吴王阖闾已得莫耶剑,复命人做金钩。有人贪吴王重赏,杀其二子,以血涂于钩,遂成二钩献吴王。因其锋利无比,为后世称羡,故名。

一个残忍,利欲熏心的故事。不平凡的来历铸就了一柄宝剑,成了渴求建功立业者的利器。由此可见藏于温情面纱之后,人性斑驳血腥的面孔。为了成功为了利益,我们可以牺牲的东西太多,时间,生命,亲情只是庞杂情感中微小的部分。它的崩塌不会有致命的危险,虽然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那亦不过是男人有某种需要时亮出的通行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是女人,不是男人。为了百金的重赏,父亲可以杀了两个儿子。以血涂钩。是,人命这样贱,不过数十金。亲情这样贱,重不过一把剑。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启遍,无人会,登临意。”仁人志士通过看吴钩,拍栏杆,慷慨激昂地表达了自己意欲报效祖国,建功立业,而又无人领会的失意情怀。文人在诗文中赞了又叹。吴钩剑的血腥气,被爱国,建功立业的人生光芒所遮盖。化为一把光明和理想之剑。男儿带吴钩,是为英雄豪气。吴钩霜雪明,光华亮烈。

不会记得。不要记得。曾经,在这对剑诞生的最初,张口饮到的第一口鲜甜的血。阴毒的人性蛰伏在血里。昂首待噬。那样的锋利又带着怎样地心寒?

站在荒城楼上,曾经刀光剑影,豪杰征战的的古战场如今已化为荒城,眼前景象使人徒生沧海桑田世事悠然之感。这种感觉强悍而凶猛,曾经触动过很多人。曾经在赤壁,生性超迈的东坡面对滔滔长江叹出了一阕《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容若是小令,不能有苏子一泻千里,波涛如怒的气势,他是聪明人,懂得用问句起拍,是省力而警醒的写法。事实上后世除了张养浩的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八个字隐有苏子之风外,其他的怀古词,也真难有超越东坡这句气势胸襟的。

怀古词说穿了,其实就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意淫历史。古今同梦,世事无常,兴亡无据,人生的感慨往大了说,总逃不脱这几个圈子。仿佛立在历史长河边看尽繁花开谢的智者,年轻的容若面对人间的废墟发出了霸业等闲休的感慨。而莫把韶华轻换了,封侯。一句既是对执迷功名的世人的奉劝,也透出他对自己官宦生涯的厌弃和无奈。

这种感觉很像我们站在烽火台上回望逶迤绵延的长城,莽莽的群山,会想到曾经筑城的人都不在了,这青山城墙脚下,可能连累累白骨都化成了土。那个扫六合,平天下的绝世霸主也消失了。天光清朗。生命亦流转日昼之间,原是不可承受之重,亦是不可承受之轻。我们真正能够的握在手里的不过数十载光阴,荧光一样微弱的幸福。

 

怀古词也有睥睨天下,读来荡气回肠。像那首《沁园春-雪》,一样是怀古,“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却是霸气到道前人所未道的地步。


这阕南乡子不同于“灯影伴鸣梭”的温情缠绵。它短小而壮烈,言辞之间神韵与“山河表里潼关路,宫阙万间都做了土。”遥遥相应。兵家必争的潼关,秦宫汉阕,万世功业全敌不过时间伸手轻轻一点。

在流年中偷换的,只是流年。

早有评家指出:纳兰公子是盛世悲音者。他们反复论证着,这位白马轻裘的公子心中为何总有挥不散的浓愁,然后有人说,这显示了时代在个人身上的进步,容若的觉醒是自身思想的拔节而出,在他的时代,他是一个孤独的先行者。这么说未尝不可。但我认为至情至性本就是可以超越时空的狭隘的。

与世间碌碌为功名所缚的男子不同,容若发自内心地厌弃虚妄功名和战争。值得称颂的怀古词,如容若和张养浩的作品。别于一般词家的,是他们的一片仁者之心。

诚如人言,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英雄废丘是个人的事,争斗天下却是关系民生。这道理,古人八个字已说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淬吴钩》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