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双人

发表日期:2006-03-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一双人】

这词,又要从少游身上说起,《画堂春》始见于秦观《淮海集》,为咏画堂春色之曲,后来多有繁衍,不仅仅局限于词牌字面的意思。

 

我小的时候,读词是先看词牌的,那词牌我喜欢,就使劲读,第一眼都不喜欢词牌,大多没有兴趣读下去,极度地“以貌取词”。还好一个根据字面的意思来解词牌,虽然还没来得及有闹出什么笑话时就“改邪归正”了,但现在想起来,还是蛮可笑的。比如我看见《画堂春》就会想,不错,画堂春色,名字漂亮,词也应该不错。至于它的来历规范先不管,心想反正不耽误我理解词义。

 

这阕词应算是容若爱情词中的代表作了,读得很早,起初是被首两句吸引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又合着《红楼梦》一看,正看到两人怄气,被贾母说“不是冤家不聚头”那段。感觉太惊艳了!这不就是写林妹妹和宝哥哥嘛!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却被世事折腾成了有情无缘的典范。两人甚至阖府上下都认定了彼此是合适的伴侣,婚约近在咫尺,却偏偏天上人间永相隔,用这一阕来解宝黛情事再贴切不过了!

 

我对容若一直抱歉的很,那时还不知道这首词是他写的。我总是先知道他的句子,再知道他的词,也一直觉得他的句子好过整篇。“有句无篇”是容若的毛病,也是诗自盛唐以后,词自北宋后的通病。说“有句无篇”太狠了。折衷一点讲容若属于“有句少篇”。他的悼亡词清白哽切,真挚到死,就有一气呵成,长虹贯日的气势。爱情词次之,其他词再次之。

 

在索隐派里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观点:纳兰容若是《红楼梦》里贾宝玉的原型。索隐派在“红学”里地位尴尬,时有推陈出新之说,可惜多不被正统认同,不批为“无稽”至少也在背后冷笑一声“不足为据”。然而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呢?这个范畴至今仍未定下。索隐派的主要证据有两条,一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与纳兰家交往甚厚,容若事曹寅也知晓,雪芹年少时可能曾听祖父提过,后来雪芹写《红楼梦》便化用了其中的一些事进行了艺术深加工。《饮水词》和《红楼梦》蛛丝马迹关联甚多。其二、《红楼梦》成稿初时,和绅将书稿献给乾隆,乾隆阅而大笑曰:“此乃明珠家事也。”作为《红楼梦》最权威和最早期的读者,乾隆的话不能不引起人的重视。一个皇帝,他的阅历和见地不说高于一般读书人,起码是不至于信口雌黄的,何况乾隆又是一个自负见多识广,文武全才的皇帝。没有很大的把握,他不会妄下断言。

 

这一阕的用典很讲究,也很完美。连用典而显不生涩,丝毫没有堆砌的感觉。这两个典故又是截然相反的意思,用在一起不冲突,还有互相推动的感觉,丰富了词义,这是难得的。我一向主张,诗词要么就少用典,没那功力别急着显摆,要用就用到大音若稀,大象无形的境界,干干脆脆融汇贯通。

 

“桨向蓝桥“用的是唐人裴硎《传奇》里的典故,裴航乘船至蓝桥时,口渴求水,得遇云英,一见倾心,遂向其母提亲,其母要求以玉杵为聘礼,方可嫁女。后来裴航终于寻得玉杵,于是成婚。捣药百日,双双仙去。容若用此典暗示在恋人未入宫前两人曾有婚约(即使是密约)结为夫妇不是全无指望的。

 

《淮南子-览冥训》载:“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娥窃之,奔月宫。”“药成碧海”,似说恋人入宫,等于嫦娥飞入月殿,以后便难下到人世间来了。李义山“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容若此处反用义山诗意,谓纵有不死仙药也难像嫦娥一样飞入月宫,纵使深情也难相见了!

 

又晋张华《博物志》载:“天河与海通,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见浮槎去来不失期。多赍粮乘槎而往。十余日至一处,见城郭屋舍俨然,宫中多织妇,又见一丈夫牵牛,渚次饮之。遂问此地何处,答以君还蜀郡问 严君平则知。其人还至蜀间严君平,曰:“‘某年某日有客星犯牵牛渚’,计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时也”。故饮牛津指传说中的天河边,是凡人不可轻易到达的地方,可知容若与恋人幽会之难。

 

李义山年轻时曾与宫嫔恋爱,有《海客》一绝云:“海客乘槎上紫氛,星娥罢织一相闻,只应不惮牵牛妒,聊用支机石赠君。” 容若与恋人相恋,也用此典,与义山暗合。可见此词是写给被迫入宫的恋人。

 

结句则采用了中国诗词用典时暗示的力量。容若有意让词意由“饮牛津”过渡到“牛衣对泣”容若乃权相之子,本不贫,现在用“相对忘贫”之语,无非说如果我能同她相见,一个像牛郎,一个像织女,便也可以相对忘言了。如若能结合,便是做睡在牛衣中的贫贱夫妇,我们也满足。

 

情感上经历过无奈离别的人,对这首词会格外有感觉,会忍不住心有同感——多少人,相思相望却不能够相亲,天为谁春?

 

突然,想起一个独自生活在沙漠里眺望西边白陀山的男人曾经说过,年轻的时候总想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其实山的那边还是山,当你到达那儿,你或许会觉得还是这边更好。

 

这个道理放在很多人身上都适用,包括容若。没有得到的感情就像一座想攀却没有攀上的山,横亘在心脏底部。

 

然而有时候,攀过去了,又怎样呢?我们已经不再迷信得到。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一双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