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到谢桥

发表日期:2006-03-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桑子

拨灯书尽红笺也,依旧无聊。玉漏迢迢,梦里寒花隔玉箫。  
几竿修竹三更雨,叶叶萧萧。分付秋潮,莫误双鱼到谢桥。

 

到谢桥

容若这阕采桑子》上下阕都带着浓浓秋意,语意周详,虽不似前首谁翻乐府凄凉曲?那样清空如话,凄凉彻骨。不过其意境萧远,用语精巧之处不逊前词,如一种思情的两种风骨,如花开两树,各有其好。此外,下阕中嘱咐秋潮带信到意中人居所的想象十分新奇可爱。

 

古时爱称心爱女子为谢娘,因称其居所为谢家谢家庭院谢桥等。在《饮水词》中多有引用,苏雪林据此考证容若的恋人姓谢,疑幻疑真。不管真假我个人都很喜欢“谢”这个姓,有欲言又止的款款情意。

 

词写得很小资,是锦衣玉食的小女子语。惟其不伤也,带些细致做工。然而毕竟还是真情感人,不是一般的小小资所能敌。 竹雨的感受,的确与一般树木上落雨不一样。

 

我从来不觉得,小资是舶来品,而小布尔乔什亚是外国人的发明。咱们中国人,尤其是有点小钱有点闲的文人,在千年以前就已经很小资了。怪只怪我们这些后人不争气,没把先人小布尔乔什亚的风格发扬光大,到了现在反而要跟国外借名词来装点自己的文化。容若词中“但有玉人常照眼,向名花、美酒拚沉醉。”之语,翻译成现代词汇就是,美女,宝马香车,各项高档的娱乐享受。

 

一路看过来,历代都有小资代表,繁盛的大唐小资更是多到遍地开花。最小资的诗人当属 白居易先生,携妓共饮,呼朋同醉,即席赋诗,小憩赏花。得闲游山,雪夜访友。这些都是令现代人欣喜仰慕的小小习惯。白先生将日子过得风雅快活。他的《问刘十九》更是小资到了极至。——“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全诗冲淡而温暖,既细致又讲究,又风雅,又有礼。深合现代人的口味。女性小资人数从来就比男人多,但是小资成一定品牌的却寥寥可数,薛涛女士是个例外。她一生行迹风流,交游广阔,颇似现代的交际花,按理说这样的女人应该很受指摘,恰恰相反读书人却很欣赏她,她死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还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比起那些空有艳名的女人,薛涛做人的功夫可算是做的很到家了。

 

她用胭脂掺水制出红色的小彩笺,题上诗句,曾给那些她认为相宜的人,时人莫不以得到她的笺为荣。后世人则干脆将其笺命名为“薛涛笺”。这也是后来诗词中常见的“红笺”的由来。小山曾说:“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深情不可言尽,感动了后世多少人,后来“红笺”便成了一种意象,专指写给情人的信笺。容若说“拨灯书尽红笺也”也是此意。

 

宋朝的小资也不少,但是没有了大唐的雄浑国力壮胆色,小资起来就不那么张扬,有些点隐士的味道,比如隐居在西湖孤山“梅妻鹤子”的林君复。每到满山梅子熟时便使童子换农夫上山,将梅卖给他们,作为一年的收入,他让小童将钱装在一个陶罐里,需要买酒买菜的时候,童子自己去取。南宋,金元,气候的数百年间是没有的小资的,那是乱世,遍地哀鸿,战火劫灰。乱得不适合小资这样的娇花生长。明朝唯一比较靠边的人是唐寅。桃花人种桃树,又折桃花当酒钱,是唐才子才有的风雅;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是伯虎才见的风骨。

 

清朝虽是满人统治,凭良心讲满人将江山打理的不比咱汉人差,尤其是前期,经济大好,文化更是振兴复苏。所以众文人又开始小资了,容若属于理想派的,李渔和袁枚是比较务实的,袁枚写了《随园食单》,对吃讲究得让人咋舌,丫愣是能把花生米和萝卜干就在一起吃出烤鸭的味道。用周星驰的话来感叹就是:“Wa KoI服了YOU!”

 

李渔其实也不遑多让,在《闲情偶寄》中,记述了自己不少的品茶经验。其卷四"居室部"中有"茶具"一节,专讲茶具的选择和茶的贮藏。比起只懂得在宜家和百安居淘宝来装点自己的现代人,古人小资起来可是有深度多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到谢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