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君须记

发表日期:2006-03-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缕曲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除了哀婉,容若也深沉,大约是身陷官场覆雨翻云的事看多了,免不了吟罢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恐无多的消沉,就少了几分任侠江湖气,唯一例外的是答顾贞观的一阙《金缕曲》。这一首看似信笔拈来,数个""字,又两个字,全抛开词家死规矩,情感若红日喷涌而出,叫人读了大呼痛快,是可以佐酒忍不住干一大浮白那种痛快!


梁汾,是顾贞观的号。他是江苏无锡人。清康熙五年(1666年)顺天举人。著有《积书岩集》及《弹指词》。有才识,但时运不济,一生沉沦下僚。性又狷介,属于社会转型期的知名问题中年。皇帝也拿这拨人没什么办法。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应明珠之聘,为纳兰家西宾,容若与他一见如故引为挚友。

 

这阕《金缕曲》即是容若在认识他不久后在《侧帽投壶图》上题的词,既为自己写照,也为其交游写照,中间还交错着对娥眉谣诼的感慨,又照应了答应顾贞观营救吴汉槎的事,运笔疏朗有致,而情感又沉着跌拓。个人最喜当中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几句,直抒胸臆,意态激扬。言辞间大有扬眉剑出鞘的侠气纵横。往往太激扬了不好,有讲大话的嫌疑,一股艺术青年舍我其谁的酸味。但像容若这样缠绵悱恻的主儿,偶尔放荡形骸,无忌世俗礼教一把,狂一狂,倒叫人替他高兴!想来大家是差不多的心思,故此词成为《饮水词》传扬千古的名篇,


得黄金百两,未若得季布一诺。人生得友如纳兰容若,何止胜却黄金百两?要不是顾贞观走了纳兰的门路,恐怕就有个黄金千两也未必能把吴汉槎从塞外救回来。倒是纳兰说道有酒唯浇赵州土,大话罢了:他也不过是个赌书泼茶的主儿。以他当时地位,倘要效法平原君,估计等不及食客盈门,就被御史参了。

 

关于这阕词,有很多附会之说,有人说,“后身缘、恐结他生里。”之语不祥,而后来容若果然壮年而卒,仿佛词谶。这种谶的说法由来已久,大约由唐开始,唐以后说法更甚,人们开始相信诗文是一个人的心气所致,照应他一生的命运,像擅做“鬼语”的李贺,不但一生命途乖觉,而且短寿。二十七岁即亡故。而《炙砚琐谈》里有一段附会更是好玩:写容若与梁汾交厚,写《金缕曲》有“: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而梁汾答词亦有“但结记、来生休悔”之语,容若殇后。梁汾得梦。梦中见容若曰:“文章知己。念不去怀。泡影石光,愿为息壤。”是夜,梁汾得一子,观其面目,宛然是容若,知为其后身无疑,心窃喜。弥月后,复得一梦,梦容若与己作别。醒来惊动。询问之,其子已卒。

 

容若似被风吹落错地方生长的种子,感慨着“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仿佛这荣华是老天硬塞给他的。同是“乌衣门第”,这句话读不出对世事的感谓,没有“乌衣巷口夕阳斜”的惘然,身世之叹甚重,不以权贵为喜,不以门第为傲。他落落清朗,隐隐落泊。反而赢得一帮狂得二五八百的江南名士折节下交。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君须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