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誓三生

发表日期:2006-03-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红窗月

燕归花谢,早因循、过了清明。是一般心事,两样心情。犹记碧桃影里、誓三生。
乌丝阑纸娇红篆,历历春星。道休孤密约,鉴取深盟。语罢一丝清露、湿银屏。

 

誓三生

容若在这阕词中提到一件广为人知的事:“誓三生”。“三生石上证前缘”是属于中国式的誓盟,从古到今,从帝王到贵族平民,无论是神话还是现实。安顺和婉的中国人用行动和言语演绎出东方千年的深细情感。而在西方,同样的感情却往往炙如烈柴,一定要燃尽自己和对方的心血,拥抱着化为飞灰才痛快。即使是宙斯,宇宙间的神王,他的情感也只是热烈轻率,需要的是得到和占有,从来缺乏等待的耐心。也难怪赫拉会醋劲大发。谁也不愿自己老公逮谁爱谁,末了还四处播种。在中国连凡夫俗子也比他庄重谨慎。

 

即使现代人已经对誓言淡漠,对承诺怀疑,我们不相信别人不变,如同别人不相信我们不会变一样,却仍会被这样柔韧坚定的表达所触动,像纠结在指间的丝。在网上敲入“三生”这个关键词,会出现无数关于“三生”的凄美故事和传说。这些在现实中被打磨地铜皮铁骨金刚不坏的人们哪,在网路上一路编织赞颂着那些浪漫的故事,寻找着传说中的“三生石”,憧憬着与谁“三生有幸”,“缘定三生”。

 

滴水穿石,而滔滔流年,却洗不薄冥冥中对某个人的一点坚心。如果不是失望,如果不是害怕伤害,谁又不是真的铁血无情?

 

 “三生石”典出唐代袁郊的《甘泽谣》,《甘泽谣》中有的一篇《圆观》,写圆观和朋友李源三世相交的故事,颇有禅意。袁郊借圆观之口吟出禅诗:“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遊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此身虽异性常存。”一句袁郊导人向善,放下执念的用意明显。而佛家确有“三生”之说,意指前生,今生,来生。佛家相信灵魂没有特定形态,没有实质,也就不存在死灭的问题。灵魂于不同的生命中流转,如同一盏灯的火,这盏灯点亮第二盏灯。第二盏灯又点亮第三盏灯,一直延续下去,直到这个锁链的终点,其火焰既是同一个火焰,又是不同的火焰。这原是佛教的用语和精深教义,流传到民间来的时候却衍生了更为浪漫世俗的传说,比如有人说夫妻是三世姻缘,而有人说是九世。三生石的位置也有争论,然而不论结论怎样,都已深切地影响了后世的人。

 

容若也是陷入爱情的人,所以免会遵循爱情的惯例,誓言盟约一样不少。在碧桃影深处,幽香初动时,他看着眼前的佳人,心中情意涌动萌生要表达爱情的想法。

 

执起她的手,看着她的眼,许下誓言,是说给她听,其实更是说给自己听。乌丝纸上写下叠好深藏的是——你跟我共同的心愿。

 

那时不会相信,誓约会有无法实现的一天,那时不会想到,日后回忆起你我之间的情事,会忍不住泪如清露,打湿了银屏。

 

因为有了轮回,我们原先微薄短暂的生命有了希望,今生难了的夙愿,可以寄望于下世,对你难解的纠缠,也可以自解为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

 

三生,与迷信无关,与信仰无关,我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许自己一个期限,可以在等待时更坚定。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誓三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