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知君此际情萧索,钱塘江上潮。

发表日期:2006-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菩萨蛮 寄梁汾苕中

知君此际情萧索,黄芦苦竹孤舟泊。烟白酒旗青,水村鱼市晴。
柁楼今夕梦,脉脉春寒送。直过画眉桥,钱塘江上潮。

[安言]:
“苕中”:浙江湖州有苕溪,故称湖州一带为“苕中”。

黄芦句:化用白居易《琵琶行》中“黄芦苦竹绕宅生”之句。

柁楼,船尾舵工操舵的小楼室,借指乘船之人。

“画眉桥”,顾贞观有咏六桥之自度曲《踏莎美人》,谓自删后所留“其二”中有句云:“双鱼好记夜来潮,此信拆看,应傍画眉桥。”自注:“桥在平望,俗传画眉鸟过其下即不能巧啭,舟人至此,必携以登陆云。”但平望在江苏吴江县南运河边,并不与苕溪相通,此处用画眉桥,一是代指梁汾故乡,二来暗用汉张敞为妻画眉的典故,容若喻祝他合家团聚的用心是很明显的。这两句是容若戏谑梁汾归心似箭,望他得享和美的家庭幸福和隐居钱塘江畔的安逸生活。

这亦是容若寄赠友人之作,约作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时梁汾在苕中。全篇都从想像落笔,化虚为实,颇有浪漫色彩。上阕设想梁汾此刻正于归途中,心情萧索,颇似当年被贬的白居易。但途中停泊处却是水村鱼市,烟白旗青,一派平静安详,下阕进一步想像夜间他在舟中作着孤寂轻梦的情景。但最后两句容若却由萧索转为慰藉,以“直过画眉桥,钱塘江上潮”的谐语慰之,既温情又佻达。全篇立意不无伤感,却在伤感中翻出豁达新意,尤其是最后两句,虽然有同情有隐怨,却又令人宽慰解颐。无怪有评家极口称赞结穴两句:“笔致秀绝而语特凝练。”

[安语]:
我是深爱这一阕,不同与容若词中别的送别赠友词。不再是一片普天万物同愁,而是有豁达的劝慰和祝福。

许我是江南人,所以格外喜爱词中“烟白酒旗青,水村鱼市晴。”这两句,清淡疏朗,褪淡全词的悲色,更绰绰有孟浩然诗中“水村山郭酒旗风”的气象。

比起悲情缠绵的容若,我更喜欢见他阳光灿烂的天真恬淡。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知君此际情萧索,钱塘江上潮。》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