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萧萧几叶风兼雨,轻尘在玉琴。

发表日期:2006-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安言]:
“长更”:长夜。人不寐,天未明,遂显更长。李煜《三台令》:“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

“蟾蜍”句:谓月亮已过了上弦,渐渐地圆了。蟾蜍,代指月亮。

“玉琴”:琴的美称。周邦彦《玉楼春》有“玉琴虚下伤心泪,唯有文君知曲意”之句,此句谓知音不在,琴也早就不弹。

本词通篇用白描的写法,从多个方面去描写和渲染,写思妇的苦情。“风兼雨”“长更”是耳闻,“蟾蜍下早弦”是眼见,“夜寒”是身体感受,“无处不伤心”是心理感受将。容若将离人苦夜长,相思难解,无处不伤心的苦况写得精细到位,末一句雅而伤,词中女子显然是淑女,风格姿态不同于《古诗十九首》里的“荡子妇”。“轻尘”两字更将闺阁寂寥的氛围摹写得深细。凄婉之情溢于词表。

[安言]:
容若尝曰:“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贵重。李后主兼有其美, 更饶烟水迷离之致。“可见他极称许后主。而人称他为“李重光后身也”。虽不乏溢美之意,不过容若小令善用白描写情语这一点还真是颇得李后主的神韵;其词品贵重处,又和后主相通,这大抵是因为两者一为君王一为相国公子,都是身份贵重心性不俗的人,平常人比不了。因此即便是频作情语也没有轻狎下流之意。

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虽缱绻太过,却也写透了闺中女子的离人心态。

眷恋是因为,那时的女子,除了男人,无可寄托。现时的女子,因为思念而流泪大抵是不可能的了,至多偶尔唉声叹气。大约巴不得有这些许自由,男朋友不在身边,暂时恢复单身状态,和朋友在一起聊天,shopping,泡吧,自己去做做瑜伽。对你纵有思念,也不至于缚住整个身心。
 
爱你,可我依然是我自己。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萧萧几叶风兼雨,轻尘在玉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