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

发表日期:2006-03-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东风齐著力

 

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勉为欢谑,到底总无聊。欲谱频年离恨,言已尽、恨未曾消、凭谁把、一天愁绪,按出琼箫。

 

往事水迢迢。窗前月,几番空照魂销。旧欢新梦,雁齿小红桥。最是烧灯时候,宜春髻、酒暖蒲萄。凄凉煞、五枝青玉,风雨飘飘。

 

[安言]

“电急流光”:谓光阴流逝疾如闪电。孙楚《除妇服》:“时迈不停,日月电转。”蒋捷《一剪梅》词有:“流光容易把人抛”之妙句。

 

“谑”:开玩笑。此句谓强颜欢笑,其实内心难过。“谱”:填词制曲。“频”:多。

 

“按”:演奏萧笛等乐器,就口言,称吹,就手言,称按。琼箫即玉萧。

 

“雁齿”:像雁行一样排列整齐,多以喻桥的台阶。虞信《温汤碑》记:“仍为雁齿之阶。”倪璠注:“雁齿,阶级也。”》,《白帖》:“桥有雁齿。”白居易《新春江次》:“鸭头新绿水,雁齿小红桥。”

 

“烧灯时候”:元宵节。烧灯,点灯。“宜春髻”:古时女子立春日梳的发式,以彩纸剪成燕形戴在头上,贴“宜春”二字。

 

“酒暖蒲萄”:蒲萄酒暖的倒装。“五枝青玉”:五只灯,亦暗指窗前竹。

 

上阕起句即直抒胸臆,抒发人世匆匆却依旧滞留红尘的矛盾感慨,定下全词悲切无奈的基调。接着道生活中强颜欢笑,欲说无语的空寥。说一千道一万,心头恨难消。下阕陷入对往事的漫漫回忆里。写夜半梦回,醒来后对钟爱的人思恋之情,窗前月明,梦里情景宛然。结句“五枝青玉,风雨飘飘。”更约约有李贺“鬼诗”的凄切。

 

[安语]

回忆仿佛烟雨飘杳的江南,人在往事中渐行渐深,一幕幕掠过眼前:雁齿小红桥,元宵佳节的漫天烟火元宵佳节的漫天烟火,佳人的宜春髻。她把起葡萄美酒劝饮,酒映红颜悄。品词意萧瑟,容若心意悲凉,必是有隐情。绝非一句“天遣明慧,多愁易感”能敷衍地过去。又想起关于“宜春髻”的种种,是古时女子立春日梳的发式,以彩纸剪成燕形戴在头上,贴“宜春”二字。这种风雅别致,不是我们现在花个几千块去买一件巴黎春装可以抵得上的。

 

《牡丹亭-惊梦》里有一句极春光旖旎的唱词:“你侧着那宜春髻子恰凭栏”,读来让人真让人意会微笑,心神动荡。

 

如今的男人也一样,他们的眼睛再也看不出这种微妙春光了,他们一定要泻得满地都是才有兴致观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