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生能几?愁多成病,此愁知向谁说?

发表日期:2006-03-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百字令

人生能几?总不如休惹、情条恨叶。刚是尊前同一笑,又到别离时节。灯灺挑残,炉烟爇尽,无语空凝咽。一天凉露,芳魂此夜偷接。

怕见人去楼空,柳枝无恙,犹扫窗间月。无分暗香深处住,悔把兰襟亲结。尚暖檀痕,犹寒翠影,触绪添悲切。愁多成病,此愁知向谁说?

[安言]:

“人生能几”: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此句谓人生苦短。

“情条恨叶”:比喻由于多情而惹来的伤感。宋洪瑹《水龙吟》:“念平生多少,情条恨叶,镇长使、芳心困。”

“刚是”句:明王次回《续游》诗:“又到尊前同一笑,覆綦经月断过从。”

“灯灺”:灯烛的余烬。

“爇”:燃烧。

“凝咽”:形容悲泣幽咽之声。宋柳永《雨霖铃》:“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接”:会面。史达祖的《醉落魄》词:“雨长新寒,今夜梦魂接。 芳魂:谓美人之魂魄。此处指恋人或卢氏。

“犹扫”句:谓柳枝遮掩了窗间的月色。

“无分”:没有缘分。宋黄庭坚《江城子•忆别》:“有分看伊,无分共伊宿。” 暗香,幽香。此句意谓若知你我没有缘分,不能共结连理,当初就不该那样亲密交接。

“兰襟”:本指香洁的衣襟,又比喻为知己之交,心心相连,此处指与情人之间浓密情意。宋晏几道《采桑子》:“别来常忆西楼事,结遍兰襟。”

“檀痕”:沾染香粉的泪痕。

本篇亦是容若长词的代表作之一, 上阕写幽会,似是与意中人“某夜偷接”,又像是因怀念亡妻而生的幻觉,词意扑朔迷离耐人寻味。开头便直言人生苦短却又坠入情感的纠葛之中,颇有自怨多情之意。率性朴直,语言浅而不陋真挚感人。接下去说“刚是尊前同一笑,又到别离时节”。欢乐与幸福总是短暂的,如今只剩下自己孤独无依,空自凝咽了。再下二句陡转,诗人突发奇想,说此夜倒可乘“一天凉露”,与她的“芳魂”“偷接”了。似真非真,似幻非幻,极富浪漫色彩。下阕写“人去楼空”后的孤独寂寞。前二句说怕看见她曾经住过的楼阁,却偏偏又看到了,如今已是人去楼空,但却已经物是人非了。接下二句转写痛悔之思,说既然没有缘分结合,当初与她就不该双双用情太深,那么多浓情密意,以致到如今还难以消解遗忘。又三句再转,说一想到她亦不免伤心流泪,只要想到这样的情景可能出现,就更令人添悲增恨。最后以此时孤独无告的寂寞收煞全词。一句反问,让一切尽在不言中。全词折转跌宕,递进层深,读来令人黯然销魂。

[安语]:
誓言是开在舌上的莲花,它的存在是教人领悟,爱已入轮回,你们之间已过了那个不需要承诺就可以轻松相信的年代。而这大抵是徒劳的,人总以为得到誓言,才握住实质的结果。于是,给的给要的要。结果,在誓言不可以实现兑现的时候,花事了了,莲花也转成了愁恨,愁多成病,此愁还无处说。

若知早知与你只是有缘无份的一场花事了。在交会的最初,能忍住了激动的灵魂,也许今夜我就不会思念里沉沦。

但,拒绝一场花事,荼蘼心动,可以那么简单轻快么?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人生能几?愁多成病,此愁知向谁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