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发表日期:2006-03-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安言]:
“昏鸦”: 黄昏时分,天空飞过的乌鸦群。“恨因谁”:因何事而伤感。

“急雪”句:乍,忽然。香阁,香闺。胆瓶,长颈大腹,形如悬胆的花瓶。此句意为急雪好像飘飞的柳絮,散落到香阁里。微微的晚风又轻轻地吹拂着胆瓶中的梅花。

“心字:心字香。明杨慎《词品心字香》:“ 范石湖《骖鸾录》云:‘番禹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著净器中,以沉香薄劈层层相间,密封之,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 又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安语]: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 :“ 词之为体 要眇宜修。缪钺先生在《论词》又将其深入浅显的概括为四个方面 即 “ 其文小 ”、“ 其质轻 ”、“其径狭” 、“其境隐”。容若小令丰神迥绝,婉如清扬,正合这四个要旨,而这首《梦江南》在他的《梦江南》组诗里最是出色代表。

这首词,抒写的是黄昏独立思人的幽怨之情。题材常见,容若所取的也是寻常一个小景。但此寻常小景经他描摹,便极精美幽微。尤以结句最妙,一语双关。心字已成灰既是实景又有深喻,既指香已燃尽,也指独立者心如死灰。很是耐人寻味。

此词可解做闺情词,是女子在冬日黄昏时思念心上人,然,解做容若思念意中人也未尝不可,他本就多情如斯。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