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近来无限伤心事,痴数春星。

发表日期:2006-02-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青衫湿 悼亡

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从教分付,绿窗红泪,早雁初莺。
当时领略,而今断送,总负多情。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 

[安言]:
“从教分付”:意思是一切都听从安排。

 “红泪”:晋王嘉《拾遗记》:“ 魏文帝爱美人,姓薛名灵芸,常山人也……灵芸闻别父母,歔欷累日,泪下沾衣。至升车就路之时,以玉唾壶承泪,壶则红色。既发常山,及至京师,壶中泪凝如血。”后遂以“红泪”代指美人泪,亦有血泪,伤别伤离之意思。此处容若将两种意思兼而用之。

“当时”三句:用王次回《予怀》诗意:“也知此后风流减,只悔从前领略疏。”容若将诗断成词,如将冰化为水,不减其意,反而更绵长深宛。

“漆灯”:用漆点亮的灯,灯光特别明亮。另《世说新语•容止》谓王羲之见杜宏治,叹曰:“面若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又李贺《南山田中行》:“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 这里的“漆灯”语出于李贺。

“风飐”:风吹之意。毛文锡《临江仙》:“岸泊渔灯风飐碎,白蘋远散浓香。” 五代词人喜作此语。

“痴数春星”:谓痴情地数着天上的星斗。语出梁简文帝《神山寺碑》:“澄明离日,照影春星。” 

从“忽疑君到”四字隐约可猜出,这首词作于卢氏故后不久。容若心理尚不能完全接受这打击,才会出现幻觉。词中所抒发的仍是对亡妻深切怀念的痴情。上阕起句便痛陈自己的心情:自爱妻亡故后,无限伤心无人倾诉,凄清孤苦,用语直凉已极。下阕起句即陷入自悔当中,懊悔自己辜负了妻子往日深情。值得注意的是全词结穴处宕起一笔 “忽疑君到”。这一句用虚拟之景收笔,虚中有实。笔法虚,情却不虚。因此情形正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思念太深时,才可能出现的幻觉。容若的凄苦自悔如雪上红梅,斑斑可见。

[安语]:
“忽疑君到”。这一句词家纷纷赞好,因与卢仝《有所思》:“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贺铸《小梅花》:“一夜梅花忽开疑是君。”;周邦彦《过秦淮》:“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等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也正因为著名,它不免就烙下个技巧性的烙印。

悼亡词,技巧如何重要也不如情感深挚重要。死人不会关心你文章做地如何花团锦簇,如果是做给活人看的,如同张爱玲《花凋》里写到的:“……川嫦是一个稀有的美丽的女孩子……十九岁毕业于宏济女中,二十一岁死于肺病。……爱音乐,爱静,爱父母……无限的爱,无限的依依,无限的惋惜……回忆上的一朵花,永生的玫瑰……安息罢,在爱你的人的心底下。知道你的人没有一个不爱你的。” 那么就没有在这里品评的必要了。

我觉得“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已足够好,才是夫妻间的感慨。如同藏在心棉里的那根针,一碰,指头便狠狠哭出血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近来无限伤心事,痴数春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