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生怕芳樽满,任枕角,欹孤馆。

发表日期:2006-0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缕曲

生怕芳樽满,到更深、迷离醉影,残灯相伴。依旧回廊新月在,不定竹声撩乱。问愁与、 春宵长短。人比疏花还寂寞,任红蕤、落尽应难管。向梦里,闻低唤。

此情拟倩东风浣。奈吹来、余香病酒,旋添一半。惜别江郎浑易瘦,更著轻寒轻暖。忆絮语、纵横茗碗。滴滴西窗红蜡泪,那时肠、早为而今断。任枕角,欹孤馆。

[安言]:
芳樽:精致的酒杯。骆宾王《别李峤得胜字》:“芳樽徒自满,别恨转难胜。”
“红蕤”:花萼,疏花,指稀疏的花枝。此二句是容若将自身与庭前花比,红花落尽,花枝萧疏,这花是如此孤独寂寞,然而我却比这疏花还要寂寞。

“江郎”,古来有二指,一指南朝齐江斅。又一指南朝梁江淹。此处取南朝梁江淹,借指自己瘦若江郎。这两句是感慨自己二句自己本已为离别而瘦损,如今又偏逢这乍暖还寒的时节,于是就更令人生愁添恨了。

“倩”:请。浣,洗。“余香病酒”金蔡松年《尉迟杯》词:“觉情醒,晓马东风,病酒余香相伴。”

“轻寒轻暖”:春天的气候柔软易变。此处容若化元代黄庾《宴客东园》诗的后半句为词:“酒当半醉半醒处,春在轻寒轻暖间。

“絮语”:连绵不断地低声说话。与人一边品茶,一边低声说话,议论纵横。

欹孤馆:寄寓在孤独寂寞的会馆中。

[安语]:
静夜起相思。酒不但不能排解愁情,反添我惆怅。愁情绵绵不绝,比这春宵还要长。我此际的孤独无聊,比疏花还要寂寞。唯有梦里才可与她一会。拟请东风洗去忧愁不但不能,反倒添愁添恨。我为卿相思如花瘦,偏又遇这轻寒轻暖的世界,我的身心竟似不堪其累。原来当年剪烛西窗,对面絮语之时,我们已在为可能到来的离别而伤心了。如今在孤馆独宿,离思撩乱之时忆及当初的情景,心里更是情浓恨深。

这一首,有人解做怀友,有人解做悼亡,而我觉得容若此词的高妙恰好是这种模拟暧昧,上阕看是怀伊人,下阕读是怀故友,轻易将两种感情拨弄地像两生花亲密交缠。

爱煞那一句“人比疏花还寂寞”意境清疏,用情深切,是非得口齿嚼香对月吟,才有是笔花照人的好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生怕芳樽满,任枕角,欹孤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