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复留君住?身世恨,共谁语。

发表日期:2006-0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缕曲

谁复留君住?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最忆西窗同翦烛,却话家山夜雨。不道只、暂时相聚。衮衮长江萧萧木,送遥天、白雁哀鸣去。黄叶下,秋如许。

曰归因甚添愁绪。料强似、冷烟寒月,栖迟梵宇。一事伤心君落魄,两鬓飘萧未遇。有解忆、长安儿女。裘敝入门空太息,信古来、才命真相负。身世恨,共谁语。

[安言]:
“最忆“二句: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容若化用李义山诗句述说西溟与自己交往的情景。 “衮衮”句:杜甫《登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衮衮,同“滚滚”。此句化用杜甫诗句描绘深秋的景象。这两处容若将名句化的恰切妥贴,不着痕迹,兼具俊爽苍劲之美。

“栖迟梵宇”:栖迟,淹留、隐遁。梵宇,佛寺。“飘萧”:犹飘动。杜甫《义鹘行》:“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

“有解忆”句:杜甫《月夜》:“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此处容若反用其意,慰籍西溟家中尚有思念你、盼望你归来的家人

“裘敝”:破烂的衣服。《战国策-秦策一》:苏秦“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后以此典形容为功名奔走,其志未遂。容若用此典固然说西溟不第而归,徒自叹息,却也未尝没有鼓励的意思,苏秦日后毕竟配了六国相印,盖世事多变,不全在人意料中。

[安语]:
第一次看见“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当中时就惊住了,心中辗转低回不已。时光的流转,一生的光阴,可不就是在几个挥手,几次转身中倏然而失的吗?于是,这首词的其他都成了海上月明的落在水里的余影而已。

我又小心眼的揣度,容若的心意,情意可曾真为友人解?比如顾贞观、姜西溟,他们毕竟是在红尘功名中挣扎谪堕的,落泊文人,可曾透晰过容若灵魂里的动荡不安和不染冰雪?《金缕曲》中一路读来,或者劝慰,或者开解,或者为其帮忙,容若竟成了开解他们的情感信箱。到底是落泊才子,表面再洒脱,也虚了底气,没有苏子“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的豪情跳达。

朋友之间,解意不如远不如会意。我眉一皱,头一点,弦未响,你当知我曲意。这样的绝色聪明才登对,可惜举世无双。

无论顾贞观、还是姜西溟,他们至多是容若的知己,而非知音。

一事伤心君落魄,两鬓飘萧未遇。身世恨,共谁语。或有杨过那种绝色男儿,湖海断涯边的一遇。际遇如斯,心境如斯,至情狂放如斯,才会得容若词中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谁复留君住?身世恨,共谁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