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何事添凄咽?又萧寺,花如雪。

发表日期:2006-0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缕曲 慰西溟

何事添凄咽?但由他、天公簸弄,莫教磨涅。失意每多如意少,终古几人称屈。须知道、福因才折。独卧藜床看北斗,背高城、玉笛吹成血。听谯鼓,二更彻。

丈夫未肯因人热,且乘闲、五湖料理,扁舟一叶。泪似秋霖挥不尽,洒向野田黄蝶。须不羡、承明班列。马迹车尘忙未了,任西风、吹冷长安月。又萧寺,花如雪。

“西溟”:姜宸英(1638~1699年),字西溟,又字湛园,浙江慈溪人。擅词章,工书画。生性疏放,时人识为“狷狂”,屡试不第,后为人举荐修《明史》,年七十方成进士,又以主持顺天乡试案被牵连而死狱中。有《苇间诗集》、《湛园未定稿》、《湛园藏稿》等。 容若叹“福因才折”竟是一语成谶。

“簸弄”:玩弄、播弄。磨涅,磨砺浸染。比喻外界考验影响。语出《论语•阳货》:“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意谓既然命运不济,试而不第,不如放开胸怀,任老天爷播弄,毋须因此而折磨自己。

 “藜床”:用藜(莱草)茎编织的藤床。北斗,指北斗七星,古代诗文中常以北斗喻指朝廷,此处亦寓含不忘朝廷之意。玉笛,笛之美称。这两句称道远离繁华闹市,归隐山林,独自高眠,卧看北斗七星,吹笛自乐的种种隐逸好处。
 
 “谯鼓”:指谯楼上之鼓声。古代于城门望楼之上置鼓,为鼓楼,击鼓以报时。

“因人热”语见东汉班固等撰《东观汉记》卷十八《梁鸿》:“梁鸿少孤……不与人同食。比舍先炊已,呼鸿及热釜炊。鸿曰:‘童子鸿不因人热者也。’灭灶更燃火。” 此句意谓大丈夫不应因求官不成而急躁。

“五湖”:即太湖。《史记•货殖列传》载:春秋时,范蠡佐越王勾践灭吴后,浮舟太湖,易名鸱夷子皮,陶朱公。后人以此为不贪官位,隐居自适之典。料理,安排、安置。容若以此安慰姜西溟,你求官不成,又不屑依附权贵,那不如学范蠡泛舟五湖,隐居自乐。

“秋霖”:秋雨。“野田黄蝶”:郊野田间黄蝶蹁跹之景,意可引申为家园、知己。这两句是是说纵有伤情之泪,亦当洒向知己者。容若痛惜好友才华,

“承明”:即承明庐,汉代侍臣值宿所居之屋,后为入朝、在朝为官之典。班列,位次,即朝班之位次。

“马迹”句:取“车如流水马如龙”之意。谓京城里的衮衮诸公忙于奔走仕途,西溟有真才却不得志,不若应以达观心态处之,任那些身陷名利却自鸣得意人儿去奔忙吧!

“吹冷长安月”:喻在京为官的希望破灭了。

萧寺:佛寺,相传梁武帝萧衍造佛寺,命萧子云书飞白大字‘萧寺’所以后世遂以萧寺为佛寺之称谓。西溟居京时曾寓萧寺。

姜西溟康熙十七年 (1678年) 到京参加“博学鸿词”考试,但未能中选。容若对他深表同情,并不以之狷介为异,与其交情甚厚。康熙十七、十八年 (1678年,1679年) 留西溟居于府邸,二人诗词往还,多唱和之作。康熙十八年 (1679年)西溟又遭母丧,其不如意,痛苦忿闷可想而知。秋后西溟决计南归奔丧,容若赋词慰勉之。”

[安语] 
容若是聪明人,或许聪明到剔透的地步,一眼洞穿富贵功名的假象,了然天意。如同皆站在迷径里,世人多一生一世执迷不返,惟有他轻巧巧就道出真相:失意每多如意少。这样的人,既不执迷于功名,也惟有将省下的心力,放到“情”字上,然而也做出了千古文章。

“独卧藜床看北斗,背高城,玉笛吹成血” 写得极好,有景有色,慷慨悲怆,气势不凡,不下盛唐风。

福因才折!四字,我竟失语。这是劝慰姜西溟,但何尝不是容若的自警自怜自伤。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何事添凄咽?又萧寺,花如雪。》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