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王子归来——圣艾修伯里小传(一—二)

发表日期:2005-11-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
飞机飞入云层。

飞机上只有两个人,我身边的男人驾驶着这架老旧的侦察机,而我是不占空间的存在。

下面就是隆河河谷,今天和那天一样,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离开和相逢都是个好天气,他脸上一直带着微笑,看上去平静而美好,就像回到家乡,遥远星球上的小王子。

我看见看到窗外的白云,大朵大朵,厚重起伏。

他说的那天是一九四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距今天有六十一年。

他的死,是法国文学史上的一个传奇。

我想告诉他,直到今天,人们依旧在探索他神秘的死亡,不时有人会声称打捞到飞机遗骸什么的,渐渐不了了之。

最后,我依然选择沉默。

我现在可以看到这个侦察机的真身。它的机型和洛克希德P-38型闪电机相似。我这种军事盲会记得这么清楚,完全是因为这事和安东-圣修伯里有关。当人们关注喜欢的人的时候,会很自然地记住与他有关的细节。记忆会随着喜爱之心扩张或萎缩。

一九四四年七月三十一日,就在这里——地中海的上空。安东驾驶的侦察机被纳粹德军击中,坠海。

那天我再次偏离了航道,大约一两分钟的时间,你知道,这玩意儿很过瘾。他说,当我体验到飞行带来的喜悦以后,我就无法停止。即使母亲非常不喜欢我从事如此危险的工作,我依然违背了她。我喜欢机械和飞行,是从小就有的爱好。他说。

安东-圣艾修伯里,世界上第一代的飞行员,他的飞行技术和他的文字技巧一样高超。他热爱祖国,无惧死亡。然而,就在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九日,他在执行任务时擅自改变航道,飞越圣拉斐尔,到妹妹嘉布丽尔住的亚盖城堡上空探视,为此,他归营后受到了惩戒处分。

 “乡愁”——缠绕在安东心里的情意结,当我再次翻开《小王子》时。我被书里浓溢的忧伤所打动。我开始感觉到,乐观,因为简单而充满智慧的小王子,他并不快乐,为了他遥远的玫瑰,还有,在地球的沙漠里看星空,星星闪亮耀眼,故乡却始终遥不可及。

我们现在去圣摩里斯村——回到我的童年。他说。

法国南部连绵的海岸线,蔚蓝地闪着光亮的海水,太阳仿佛整个儿融入到大海里。

我感觉,我可以肯定,飞机飞行的高度很低,绝对低于飞行安全标准的六千公尺,如同那日坠海前一样,安东仍是想快点看到熟悉的童年王国。他是不愿意长大的,因此,不是我们的小王子不愿意长大,而是安东,他不愿意让小王子长大。

当孩提时的无限眼界变得狭隘,当他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回心里真实的世界。长大于成了无可奈何的事,进入成人的世界,正是他对生命最无奈的妥协。

他给母亲的信中曾这样写道——“我不确定告别童年以后的我是否真的活过。”

这个浑身沁满了乡愁的男人,他对童年时光如此眷恋不舍。即使,因此曾经被德国的战斗机发现也依然如故。

(二)
然后我们看见圣摩里斯城堡。

一九零零年的六月二十九日,安东出生于法国里昂市。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九日,他会违反部队的纪律去看自己的亲人了,那一天是他的生日。安东第一次踏足这个城堡,是在他出生后的六周,他在家族的礼拜堂接受洗礼,他的家族一直保持极虔诚的宗教信仰,这对安东的成长影响极为深远。

安东并不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以及一个妹妹。大姐玛德莲,二姐叫西梦,弟弟是方素华。嘉布丽尔,安东的小妹妹,一九零四年,她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尚-圣艾修伯里子爵过世。

城堡卧房的东面,是偌大的花园,花园里的菩提树是安东唯一的敌人,他对这些花过敏,因此每到开花季节,他就必须回到室内,安心又不甘心地读书。

相较于城堡的华宅正厅,孩子们更喜欢自在神秘的花园,这里才是他们的王国:菩提树和冷杉木林立的花园里,有柔软的草坪,灿烂的阳光,沐浴在阳光里的鲜花。他们在花园玩躲雨的游戏,最后一个躲雨的人会被封为“爱克林骑士”这个封号会保留到第二次暴雨来临前。这种儿童的喜悦之心,安东曾把它写进《战斗的飞行员》里。长大后他在躲避雷雨时依然想起,根本不曾忘记。

城堡座落在茱拉山麓的普吉峰下,风景如画。而圣修伯里家族只在春,夏和初秋入住圣摩里斯城堡。因此安东的回忆多是温暖而柔嫩的颜色。春光柔软的大草坪,开满花的花园。安东的二姐西梦曾写了一本回忆录《花园里的五个孩子》。这样的名字,说明无论是安东还是他的兄弟姐妹,都对城堡的花园有浓厚的感情。他们因此记忆清晰。

他们在花园里饲养宠物,由性格柔和的大姐玛德莲来照顾。而安东最常做的事,是在母亲玛丽的身边,画画,读书,听母亲讲家族的历史,先辈光荣的事迹以及圣经上的故事,并且对此百听不厌。

像童话里描写的一样,这座城堡里生活着很多人,有城堡的女主人,(严厉而受人尊重的提考德伯爵夫人),神父(公正学识渊博的蒙特梭),女管家(有爱心而又善良的茱喜),仆人领班(为了爱情多愁善感的西普林),厨子(经常因为来不及上菜怠慢贵宾而被伯爵夫人叱责)和一群忠于伯爵夫人的仆人。

现在小镇圣摩里斯因为安东-圣艾修伯里而声名鹊起。镇中的中央广场也因此更名为圣艾修伯里广场,这里和别处法国南部充满风情的小镇一样,随着时代进步而被开发出来,只有房子仍是明显的茱拉山麓建筑,保持着原来的风貌——屋顶非常陡峭,涂成深灰色。这里依然是雪季漫长,积雪很深。季节成为唯一难以被时光动摇的东西。

安东的童年时,圣摩里斯仍是个与世隔绝的清幽小镇,交通闭塞,人们习惯了自给自足,几百年来,生活形态一成不变,已经习惯依循城堡领主的教导生活。在如此单纯的气氛里,安东即使很小也能感受到贵族世家的优越感和特权制度。而后来,安东明白,这里所有的一切终将败亡,他可以听见时代如列车,前进时发出的隆隆响声。强大到他甚至不能装做不知,这使他感觉到矛盾和苦恼。

心底对旧日时光的眷恋,对家族荣耀的眷恋,心性里的天真完美和固执,这一切的原因加深了安东对童年时代的追忆与怀念,对安东来说,长大成人是无可救赎的原罪。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小王子归来——圣艾修伯里小传(一—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