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时只道是平常(二)

发表日期:2005-11-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康熙二十四年暮春,容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然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于五月三十日溘然而逝。终年31岁。

七日了,我来到这花树下,梨花苍白如雪,暮春的风又起了,扯碎梨花瓣,零落无情,我已去过你们定情约会的回廊了,看见卢氏的倩影,她给我常戴的翠翘。现在我来到这充满回忆的地方,听君诉,一生愁肠。

你的绝色表妹,站在阳光里,黑发如丝缎,对你微笑,她身量未足,再过几年,不知美得如何?你以为她可以嫁给你,却选进了宫,做了皇帝的爱妃。

少年时的绚美如蝶的梦。翩然而落。

你也有了妻,卢氏雨蝉,高官名宦之女,和你是一对壁人,不是不爱她的,只是当时,仍有一点心绪记挂表妹,直到,她郁郁而终,你不知道年少深爱,竟催她速死,心伤难补,却凛然,古人早说“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至此时,才明深意。

不能再辜负一个,人会由痛苦变得记忆清晰。记得那日春睡,她为自己披上衣衫的体贴。记得她也是吹花嚼蕊弄冰弦,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灵慧人,于是琴瑟相和,“锈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倚斜阳”。

谁知,好夫妻恩爱不长,三年后,卢氏因难产而亡。

古之悼亡词,由《绿衣》开始引而不绝,纳兰的悼亡词,是绝对可以与潘岳,元稹,苏子并举的,潘岳热衷名利,元稹风流有余,有时口不对心,东坡天生洒脱,他是以天地为家的人自然之子,不似你隽隽深情,甘愿在对亡妇的思念中耗尽生命。看她的画像亦题——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南乡子》

生活于衣香鬓影中的相府贵公子,不是走马章台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以善良忠诚之心对待所爱,对待朋友。“一片伤心画不成”如此深情仍自悔薄情,容若呵,你要置天下其他男人于何地?

你的《饮水词》少了悼亡词会怎样?后来的十一年,日夜缠绵的,不是继室,不是侧室,甚至也不是那个红颜知己后来怀了你的遗腹子的江南女子的沈宛,只是卢氏雨蝉,你纳兰容若一生最爱的女人。

丁巳重阳前三日,夜已阑,月华如水,你在晃动的烛影里渐渐睡去,白日所思夜入梦来:“丁巳重阳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

醒来遂做《沁园春》:“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戏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这阕词在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里成了纳兰容若和冒浣莲相识的契机,塞外,纳兰容若以马头琴弹出了这首哀歌。

冒浣莲闻听之下,不禁心旌摇荡。这种不加节制的悲伤,正是纳兰词动人心魄的地方,正是所谓哀怨骚屑,中国诗学讲究的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一贯尊崇传统美感的梁羽生这次却借冒浣莲的口说出一番好诗好词不必尽是节制的道理来,书中纳兰和冒浣莲一见如故。书外,我对梁羽生也有改观,看他的小说,总觉得他正邪观念太丘壑分明,人物个性单一,然而他对诗词,看法却新鲜亮丽。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一句,翻出前人新意,用词浅淡,却将深情写到极致。梦醒后,想起她,心底充满不可言说的惆怅。你又在深夜痛哭一场,日日如此伤筋动骨,你怎么能不早殇?

十月初四夜,风雨交加,卢氏生日前一天,你终宵不眠,写了《于中好》,提醒自己明日是亡妇生辰。

尘满疏帘素带飘,真成暗度可怜宵。几回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见翠翘。
惟有恨,转无聊。五更依旧落花朝。衰杨叶尽丝难尽,冷雨凄风打画桥。
——《于中好》

中国的诗词真的不可以逐字逐句去解释,否则意境全失索然无味。“几回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见翠翘。”仍是爱你这些淡语,当中有不识字人也能体会的好处。犀奁是她的妆盒,翠翘是她常戴的首饰,你睹物思人,偷拭青衫泪,翠翘在《饮水词》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成为你们爱情的印记。

其实你几曾忘记七月初四是她忌日,如果忘记了也许还不会这样难过。你又写《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夜不能寐,生活里点滴都勾起你对她的思念,担心她黄泉孤寂,恨不得有书信相传递,问她年来苦乐,有谁可依靠?可惜没有法术高强的道士替你上穷碧落下黄泉去寻。于是自叹两人薄命,怕结不了来生缘,一片飘扬的纸灰里,清泪尽。

开始明白为什么纳兰容若喜欢用梨花,金钿,因为痛失爱人的纳兰容若和失去杨贵妃的李隆基一样,都是悲伤无助的男人。

“寒更雨歇,葬花天气。”纳兰的悼亡词直逼凄切,有一种伤心处,不忍卒读。

今日我又来到这花树下,来到七天前你站的地方,容若,你的灵魂若还没走远,请为我暂留,托清风传递消息,诉说前世未了的情缘。

翠翘落地,一片梨花入手心,又有风起,容若,告诉我,春归何处?因何总要决然远离?

我最爱的是你那首“谁念西风独自凉”,落寞之意不加渲染透纸而出,爱那一句“当时只道是平常”。直白隽永,点破人心。我们的缺憾是,拥有时不知珍惜,回首时爱已成灰。

秋风又起了,你在斜阳中黯然伫立。沉思往事。回忆如名剑割破喉咙。珍贵凌厉。

她弱柳般的身姿,嫣嫣的笑脸.往昔的一切已化入西风,生死之间是不可逾越的沟壑。死亡如同一场盛宴,你我都将赴约,她只是比你先行,所以挽留不住。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平常。
——《浣溪沙》

你不知道,今天,有人会把读你的词和看张爱铃的书,王家卫的电影一起列入小资的标志,我们爱你,容若,不是小资,况且小资也是一种情绪。虽然有时显得宛转骄矜,然而并不可耻,我们爱你,是懂得你的金消玉碎的悲伤。因为每个人都会悲伤。

人是懂得回忆的动物,寂寞是因为失去。只是,很多事,当时只道是平常。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当时只道是平常(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