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断肠人在天涯

发表日期:2005-11-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天净沙 秋思》

我始终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仅仅用28个字,就可以把秋意这样深刻清晰的描摹出来,下笔又是那样浅淡。

看上去,浑似——漫不经心。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离人”哪一个不是寻常季节,寻常见的景物,就是道上随便扯个农夫,樵夫,也能认得出,说得清的东西,怎见得到了他马致远手里这么组合排列一下,就通了灵窍,轻轻的挣壁而出,化身为龙了呢?

“枯藤老树昏鸦,” 小令伊始,由近处着笔,“在一株枯藤缠绕的老树枝头,寒鸦数只,哑哑枯叫。

若你是离人,天涯道路无尽,日暮乡关尚不知在何处?又怎禁得,老树寒鸦的逼促,一声声叫得人心惊梦寒。归途漫漫,动了乡愁泛滥,脚步沉重又如何能够涉水而回?

“藤”、“树”、“鸦”,本是郊野司空见惯的景物,并无特别之处,可一旦与“枯”、“老”、“昏”结合匹配,一股萧瑟肃杀之气立即从字里行间弥漫开去。像一朵渐行渐近的黑云,渐渐笼住人心。

“小桥流水人家,”枯涩发黄的归途中,突然看见远处有小桥流水,绕水而居的村户,天空有炊烟飘荡,随风青天上,像游子羁客身体里按捺不住的乡魂。

长风几万里,梦魂不到关山难。

这个人,牵着那匹瘦马,走过桥上,溪水清透,他看见自己的脸,皱纹纵横如山岳。鬓发已白,苍老,这个从未在心里停伫的词,突然,突兀得出现在面前,凛然得无从逃避!

那时是多么年轻的少年,策马扬鞭。以为功名理想全在远方,以为匹马单枪,凭着胸口的一股热气,天下?何处不可以成为天下,再旷世绝代的英雄也不是这世间唯一一朵花,成王败谢,时候到了,自然有新花顶替,后来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与众不同,命里带着的福禄寿,格外要比别人重。

可是,所有的壮志雄心都在时光中消磨成灰烬,才不得不认识到,或许我,不过,是一个寻常人。然后,想起那些昏黄如豆的灯光,温热的汤水,母亲温暖的手,凄凉的叮咛。妻子的清亮眼眸,纤瘦身影,想知道。她们在家怎样?

那些赖以生存的温暖存在,曾经觉得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从没有像现在一样对悠闲恬静的田园生活有如此的向往与渴望。步履蹒跚地行在古道上,遥看日影衔山,落日也知道回家,那么人呢?

为什么总要等失落了,才拾起寻常好,年轻人,不出去经历一番,又怎么能甘心平淡终老?人心的贪婪,或者说追求,如果空阔的海,无法满足。

古道,西风,瘦马。曾为情重负情浓,而今才知相思重,人和马,都载不动的如山如海的乡愁。

夕阳西下,断送得一生憔悴,只消得几个黄昏?

断肠人在天涯。原来,心里翻云覆雨的痛苦,到最后也不过是断肠,人依旧在天涯。

马致远的一曲小令,短短28字,意蕴深远,结构精巧,平仄起伏,顿挫有致,音韵铿锵,直贯灵心。其四射的艺术魅力,倾倒古今多少文士雅客,骚人才子。全曲不着一"秋", 却写尽深秋荒凉萧瑟的肃杀景象; 不用一"思", 却将游子浓重的乡愁与忧思写得淋漓尽致。正所谓:“不著一字, 尽得风流。”

——曲中意味,既“深得唐人绝句妙景”(《人间词话》),又兼具宋词清隽疏朗之自然,历来被推崇为描写自然的佳作,堪称"秋思之祖"(《中原音韵》)。

马致远是一种情调。在中国,马致远并非代表一个古代诗人的名号,而是混同于那首名叫《天净沙 秋思》的小令,成了一种萧瑟,苍凉的意境——马致远意境。

马致远就是枯藤,马致远就是老树,马致远就是昏鸦;而背景则是小桥,流水,人家。当然,马致远也是古道,马致远也是西风,马致远也是瘦马……

当夕阳西下,马致远还是那个远在天涯的断肠人。但天涯又何尝不是马致远?夕阳也是。

对于在暮色苍茫中,那个骑着瘦马,远离家乡几率漂泊的人而言,他的形象凝聚着典型的中国落魄文人气质——潦倒失意,惆怅无奈,鬓先秋,泪空流,等待江山都老,颓唐带愁归……这样一幅年代久远,画在那种宣或绢上的水墨国画,具有天然的颓废之美,很适合骚客、雅士,乃至达官贵人的口味。

时至今日,马致远依然是秋风肃杀,黄尘漫漫,红日西沉时那条天涯归路,大多数中国人都想去站一站,使疲惫无羁的灵魂稍稍休憩……

这样的小令,不是可以去苦吟能够得到的,即使在马致远身上,也应该是个神话,好象某一夜漫天繁星流落时,当时有一个仰望天幕的人,他有幸沾染了整个衣襟的光辉,摇摆震颤,不可言说。 却最终,慢慢地讲述自己那一刻的惊艳。

《天净沙 秋思》是一个朴实动人的神话。它像是上天感触苍生哀苦,所以借马致远这个人说出来,慰籍离人。马致远之后,秋思这盏离愁,渐渐馥郁成断肠之毒。绝世的香浓,可惜饮一口,会断肠。

我由《天净沙 秋思》想到马致远的《汉宫秋》,王嫱奉了君命,抖擞精神全副銮架地出塞。也不过是个离乡别井的女子,着了浓妆,艳服,环佩琳琅,上戏台,唱一场昭君出塞,眼看得身姿婀娜,耳听得青史流芳。人生是戏。说到底都是戏子,皇上,阏氏,单于,都只是人生的一个过场。即使是一出大戏,依然躲不过台上空落落,台下各自伤。

纤弱的昭君上了马,往胡地行进,风撩着鬓发,割面的疼。怀抱琵琶作胡笳,《十八拍》的悲歌不绝,雁闻声坠落。不知是因为她的美貌还是哀伤?

华服下,是单薄苍白的身躯,她无法忘却自己的汉宫岁月,一个又一个秋天,她倚宫门,梦承恩。君王不至。一切,只是因为当初倨傲,没有给那个可鄙的毛延寿一点贿赂。

红颜绝色,本应是这世间夺目的一抹,为什么要以黄金来玷污,她不屑。

看见树叶飘落,曾经的碧绿如玉,转为枯黄,她笑,不知道自己还能挨几年?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

后来,远方的呼韩邪来求亲,她决意出塞,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忘不掉,大殿上初见他的第一面,那个端坐在龙庭的人,是她魂牵梦萦的君王。这个男人一样看她看得痴了。她笑,像秋风一样萧瑟,人生,是这样荒凉。他和她之间的初见,亦是收稍。

陛下,斩了毛延寿又如何,我们,回不去了。她冷凝的站住,把这几年的幽怨倾覆出来。曾经是属于他的人,他却亲手赐给了别人。她就站在他面前,咫尺天涯的距离。再爱,也不能够接近。

汉家青史上,拙计是和亲。他的决定酝酿的悲苦,必定要亲自承担。

离去,最后一次回眸这宫阙和玉阶上黯然伫立的男人。

天边,汉宫月,冷浸浸。悲无声。

一骑红尘妃子泪,纵然有车如流水马如龙的队伍随驾。远方还有呼韩邪的盛大迎接。可是,别故乡,别故国,别故人,怎样的繁华如锦也掩不住,她灵魂里荡漾的萧瑟。

岂能将玉貌,便拟净沙尘。

极目黄沙,青史流芳的王昭君也只是个断肠人在天涯。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断肠人在天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