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隐大恕

发表日期:2005-10-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下午我看到戴文采写《我的邻居张爱玲》看完之后,掩卷失笑,想起一个镜头:一个蒙面的人溜到张柏芝家楼下贼头贼脑地左顾右盼,拎走了她的垃圾。然后,在门窗紧闭的室内闷头使劲翻,翻出一点垃圾,乐得呵呵呵,眼睛放出银子的光。第二天诸大八卦报纸——头条,报道了张柏芝的某某隐私。

我猜测,在张柏芝气得七窍生烟的时候,某某小报记者接过厚厚地一叠钱,乐地不知所云。张柏芝除了痛斥一声无聊,以后倒垃圾之前先检查一遍有没有不宜外泄的“私人物品”之外,能说什么。

有人报导你是给你面子,你红,人家才去翻你的垃圾。就是这样的垃圾逻辑。一如狗仔队的前辈戴小姐的论点:“读者有知情权,再说这是张爱玲的垃圾耶!”

张柏芝可以骂,因为她年轻气盛,她还不像到老了的张爱玲一样与世无争,她也不能像爱玲一样悄悄地搬走,独自隐居。她又不能太得罪媒体,她还要在娱乐圈生存下去。不可以像爱玲似的“耍大牌”。

这是一个十多年前的追星故事了,发生在一九八八年十月,性质上也能算一个具有狗仔队性质的追踪事件。戴小姐并不算得职业的记者,却有现时狗仔队人的风采。她想办法住到爱玲的隔壁,寻芳未至,后来,又用一条长竿子勾住爱玲的垃圾袋。在房间里细细研究。

我真是服了她,想起去翻爱玲的垃圾,还亏她写地密密条条,把垃圾报道拿出来找人发表。原先委托她的U报自有考量。压下她的稿,认为现时不是发表的机会,等张爱玲百年之后拿出来更引起轰动。戴小姐不甘寂寞,于是又投至C报。她甚至认定C报一定会用她的稿,已经开始算计报酬了。不料C报的编辑季季很有职业操守,起码她知道尊重别人的隐私。

于是有了下面的一幕戏,台词摘自季季的《我与张爱玲的垃圾》,我添上表情,导演一下,在脑中模演出来,居然是栩栩如生。

季季(有点无可奈何的笑,有些厌烦):“但是D小姐,我并没有说我们要用你的稿件啊!” 

D小姐(吃惊,有些急迫,微微上火):“你们不用?有谁写过张爱玲的垃圾,你们居然不用? 居然不用!你们知道读者有知情权吗?”

季季(微愠):“不是读者知情权的问题,而是媒体的道德。(顿了顿)你知道张爱玲被你吓得马上搬走了吗?”

D小姐(心里一虚,面色如常)“知道耶!”

季季(让自己冷静):“你知道张爱玲前几年常常搬家,把《海上花》英译稿弄丢事吗?

D小姐(一惊,茫然):“我不知道耶!”

季季(语带哀求):“张爱玲已经快七十岁了,她身体不好,我们就让她安静的多活几年吧!”

D小姐(振振有词):“就是因为张爱玲已经快七十岁了,才……喂!”

(季季挂了电话。)

这样演下来,我笑起来,活生生是一场闹剧,因为爱玲已经老了,说句难听的,还不知道能活几年。所以就必须有人去做先锋。刺探她的隐私,满足大众的窥私癖。

后来这篇稿子怎样见诸报端我不清楚,真亏她写的细,不然我们真不知道爱玲爱吃什么,用什么,多遗憾!虽然窥测别人隐私是人的一种天性。可也要郎有情妹有意才行,这样引爱玲不悦,打破她生活的寂静真是不该。何苦去打破爱玲隐居的神话?但现时常有这样的人,高举着“我爱XX”的牌子,做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曾有刘德华的女fans因为迷恋他,而对媒体宣称,自己已经和刘结婚,刘德华现在不要她了,生生把刘德华塑造成个“薄幸人”。说起来戴小姐“追星”的狂热劲还是小儿科呢。不过如果她是为了钱的缘故去“追张”那真是不耻!

我忍不住告诉他我的不忿。喜欢一个鸡蛋,又何必非寻访那只下蛋的鸡呢?

那时候他在我的对面工作。此时是下午,他工作我看书。两不相侵各得其乐。他是极有才华的男人,我有不懂的即问他,有想法也告诉他,与他探讨。

他笑说,你再想想。应该还有别的。

还有别的?我又想。与他的对话时常会刺激我的思维,有个才智相当的人与自己做伴,或者和才华更高我一筹的人在一起真是受益 。对,是还有别的,被我忽略的地方——爱玲的反映:

她立刻搬走了!且是悄悄的。

爱玲的反映让我想起一个典故。《左传》上载:昔日晋文公曾与楚王约:一日两国交战,我一定命令军队先退避三舍(一舍等于三十里)。爱玲的反映正是退避三舍,但晋文公是为迷惑楚军,一举破敌。爱玲却是真的敬谢不敏,干干净净地退避三舍,她接到庄正信的电话,即刻在林式同的帮助下离开,静的连“猎人”戴小姐也没有发现她转移的痕迹。

戴文采的行为,按照美国的法律是可以被起诉的。爱玲或许深有不悦,因她一向抗拒陌生人的入侵,自己的存在分外分明,且她所受的淑女教育和天生疏离的性子让她对别人的隐私也没什么兴趣。却什么也没做。与其说爱玲宽容,不如赞她高傲。她是不屑与戴小姐这样的一类人缠夹不清。

东方朔有“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之语,爱玲晚年居于市井,又四处奔波,堂堂千金小姐落魄如斯,在别人看来是苦,在她则是毫不介怀,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老了的爱玲,心真是静如山岳,悠然有古代贤者乘风归去的隐逸之风了。
但爱玲绝非生人勿进的冷血动物。对于一些她信任的人,她又像婴孩一样毫不设防完全信任的。

譬如她和炎樱的感情是十几年如一日,1955年秋天到了美国还曾在炎樱家小住,又在她的陪伴下去拜访胡适。三人在胡适家交谈甚欢,胡适是温和谦逊的前辈,素来为爱玲钦敬,早在1954年《秧歌》单行本出版的时候,她就从香港寄了一本给胡适,并附了一封短信。

素来与人疏离的爱玲,竟然谦逊地请求胡适指点,并说:“希望有点平淡而近自然的味道”(胡适给《海上花》的考语)真是说是少有的热情举动。胡适的鼓励也给她带来很大的欣喜。与胡适的交往次数虽然不多,却很能劈刺交心,她也善于从细节观察胡适的内心,知道这个迟暮老人深藏的落寞和艰难。如果说她对胡适是出于仰慕的话,那对与自己只有一二面之缘的林式同,她则是全心的信赖了。可见爱玲也不是一昧孤高的。她信赖自己信赖的人。

当然,能辨别什么人是能够信任值得信赖的人。也是老天特别赋予的一种能力,算是天赋。

前几天,我与他玩一个游戏,他拿着照片叫我猜人,我亦没什么犹豫,立刻指出其中一个,他惊讶地说是。我心里得意得很,跟他夸口说我只要见到一个人,凭第一感觉能辨别什么人是我能够信任值得信赖的人。

敏感的人通常有直觉判断的能力,是老天为了弥补她的不足。爱玲即是有这样能力的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大隐大恕》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