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煊赫旧家声

发表日期:2005-10-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生难描,如桃花难画,因人世浮光掠影,千头万绪,写人山河浩淼,写得博而静最不易。如雪芹写荣府所说,千头万绪,竟如乱麻一般。要从刘姥姥身上写起,慢慢地牵引出事来才妥当。

又有说评书传奇的人,任凭故事人物再怎么纷杂繁复,心底总是静的,口上说来,才有条不紊。我写爱玲,虽是随心随笔而至,不拘理法。心底亦是要理出个头才好。因为,其实我也只是个看故事,论传奇的人。观,浮生如梦,旧梦如欢。看,张爱玲的一段华丽缘。

从1921到1995,时光漫长无尽。我看见一条河。却只能临水照影,呆呆的站在河边,与她相对惘然,她深静娟秀,让我不能轻易动步。

可是。蓦然间,蒙神恩启,我的笔,轻轻地点中了尘埃里的几个人,看他们浮沉的模糊面容,我突然间明白了,她的父母——黄逸梵和张志沂,是她的源,甚至可以上朔到,祖父张佩纶和曾祖李鸿章,那是她的头。

据《清史稿》记载,因马尾之败,张佩纶罚满归京,听候起复,李鸿章不念旧恶,以女妻之。大概是为了延揽人才,也可能是张佩纶得到了其女儿的垂青。张佩纶后来虽然娶了李鸿章的千金,但李鸿章与他为翁婿,反而不便保奏他了,张佩纶夫妇因此避居南京,住入张侯府。

《孽海花》里写李鸿章的千金擅诗,有诗评马尾之败云:“论才宰相笼中物,杀贼书生纸上兵”,对张佩纶颇有怜才爱惜之意。这是话本小说之衍,无非谈资。如果没有《清史稿》的史笔我至多当它是一段红尘艳事,诗词曲赋里的粉末香屑。

我觉得李鸿章真是霍霍君子,他能成为晚请的中流砥柱,并非无因。能不拘门第,慨然将小姐下嫁。这一点心胸就极高,古来仕官重臣莫不拘于门第,此风尤以魏晋为盛,拈着自己身上几根羽毛,以为是凤凰,像李鸿章这样肯把小姐许给一介清流,而且是战败之臣的能有几人?

若没有他的成人之美,张佩纶与李小姐不结秦晋,没有爱玲的姑姑和父亲出世,爱玲又毛将焉存呢?中国的家族血脉如河流,不可割裂着看,亦如黄河长江,潺然流动渊远不息。

张志沂是李鸿章的外孙。乱世人自有乱世人的活法,邀友狎妓抽打烟存了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念头也不一定不好。可惜太不成材。黄逸梵是黄军门的孙女,门第相当,在当时的婚事想必也是轰动一时。

如果她只是一个安于守旧,做少奶奶美梦的女子,不问世事,怕还是很幸福的。不幸的是,黄逸梵深受五四新潮的影响,20年代出国留洋,学过油画,跟徐悲鸿、蒋碧微等都熟识,是真正的新派女子。嫁与张郎,抽身地快。虽然不至于终身误,但大凡女子嫁得不如意的夫君,受的煎熬是总深重,怨是不免的。

爱玲说:“我母亲还有时候讲她自己家从前的事,但是她憎恨我们家。当初说媒的时候都是为了门第葬送了她一生。”由此可窥见黄逸梵哀怨之深。

她绝代风流,开了爱铃一生的风,甚至于,爱玲在她面前,也是低落的,不及她光华璀璨,爱玲人如一树清梅。清寒彻骨。一生疏影横斜,暗香浮动。而她母亲的一生丰盛如洛阳牡丹。有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凌厉风情。

这样算起来爱玲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真正的贵族之后。张爱玲虽然出生在上海的张公馆,但她的命运,她的作品都与南京的祖宅隐隐相连。

我不介意有人批驳我的门第观念。絮叨叨说了一堆家族血统,又扯到门第相当,贵族之后。典型的阶级思想,但我终觉得人与人之间是有阶级的,纵使有人批驳张爱玲。“什么名门望族,什么贵族之后!李鸿章不过是叶赫娜拉氏座下的一条狗,见了她口称老佛爷吉祥!如此的奴颜媚骨,有什么好拿出来显摆的?对这样的人,我只是冷嗤一句:“就是看你没有,显摆给你看的!”

我最厌这一类道学先生,俨然他自己的劳苦大众的代言人。其实不过是禄蠹之流假清高。名利之心比谁都炙热,欲火焚身。表面上还得忍着,糁人得紧!

血统不需提,这是天生的,亦有古人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隔了千年,亦是金石之声,铮铮入耳。但贵族家风,如何不能宣扬?中国的王道便是世袭,一家之言,一脉风流,好的东西经时岁锻打留下来,化做中华的经脉,时间在其中缓慢流动,融入中国人身体里的精气神,亦可刚亦可柔。成就中华文明千世不衰。

爱玲的祖母有四句诗:四十明朝过,犹为世网荣。
                蹉跎暮容色,煊赫旧家声。

多情人看到凄凉,我无情之人却只闻到朱楼碧户的脂粉花香,砖头墙缝里渗出的繁华遗迹,赫赫风流。看到高高门楣上挂的四个字——煊赫家声。使是旧的,也是一脉相承,便做个贵族之后,没落了,有煊赫旧家声可供遥想,有什么不好?

风流亦可自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煊赫旧家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