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她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发表日期:2005-10-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日看到,有人把张爱玲与胡兰之间的情感比做“旧时的才子佳人”。乍看,很有些不破不立的味道,看下去,心底终是怏怏不乐,何况,又说了,这两人的种种情爱,大抵,不过一个是春心萌动少女,一个是风流成性的情场荡子,相爱,不过是一对自恋的人,龙华会上巧得见,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结果。

这文,看得我老大不舒服,且齿冷。这话,比我们这些游走在文字故纸堆里拨拉垃圾,拾人牙慧的还要“无耻,无聊。”不论,写爱玲的人有几许,她的事被说烂了几遭,我想爱玲是可原谅我们的,她本就不是计较的女子,我们这些人也可原谅自己,我们心底或是爱她,或是惜她,或是敬她。或是懂她。总之不是为了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排揎张爱玲的。论人,必得意诚。而后才能两两相望,彼此心照。

我想,那个人不知道,爱玲爱胡兰成有多深。他更不知道爱玲是多么情意深重的人,对胡兰成如是,对赖雅更是如是。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她在《红玫瑰和白玫瑰》里如是说,后来我却发现,缔造这段话的主,爱玲她亦是这样的因缘。与振保不同,她一生中的两个男人都是她用自己心血浇灌的,俯仰无愧的壮丽。


清酒一盏。月色昏沉。你我素手纤纤,且把那只红玫瑰来赏,你看他,娇艳欲滴,如花解语。“对人如对花,虽日日相见,亦竟是新相知。”这是他的话,一如既往让人惊艳,如他本身艳如红玫瑰,情场上纵横的寂寞的不见对手。

这个人,从相逢的那一刻起,注定成了她心口的朱砂痣。谁叫!你恋他儒雅端然,谁叫你恋他博学敏思,谁叫,你恋他趣而多闻,恋他君子如响。

你爱上他是一种激情的喷发,无可逃避。你暗沉晦涩少女时代情感累积如洪,他的到来令闸打开。

他是上海艳阳,温暖你心底暗伤,照得你如生如死,你在上海的街道,弄堂里,翩然起舞,是天真快乐的女子,与他在一起的身影叫做双宿双栖。

真的,这就是爱了,不管爱有多长,至少他给了你快乐,爱情在心底盛开时,红玫怒放的快乐。爱情的丰盛,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体验,他们只是暮暮的爱,暮暮地凋谢,而你毕竟因他盛放过。曾经痛爱过。

所以爱玲。我们不怨,我们不恨,我们一笑而过好不好?我知你会点头。毕竟这个人,是你独一无二的红玫瑰。

因着《今生今世》的缘故,我对胡兰成的印象要比对赖雅深的多,且不论胡的人品如何,至少他在才情博学上,是与爱玲相当的。而赖雅,真的要差很多吧。他只是美国一个不太有名的剧作家,但这个无关名利,爱玲晚年的隐居说明她是可以舍得,懂得放下的人,何况张爱玲刚到美国时是赖雅照顾她,安慰她。她对她也是有情的。

我只是在想,赖雅能够懂她吗?即使懂,又懂多少?可会?两个人在灯下挨的好近,细语喁喁,可会谈红楼论诗经,彼此各有如同弃了尸身的惊动?可会在一起看印度壁画及日本浮世绘?可会?她只管喜孜孜的看他,说:“你这个人就像上海话说的,头顶敲敲,脚板亦响……”

这样的娇音谑语?她给了她的红玫瑰,还能再给别人吗?别的那个人再好,亦只是俗世相携相扶,蹒跚到老,再不能神交意会照胆照心。

赖雅更像她的白玫瑰,色彩淡得只能用生命的余光去描摹,不能轻不能重,笔笔是慎重。红玫瑰的花期已过,就要渐渐接受平淡,接受床前那一抹明月光。

她的书在美国的销路远不如在故国,所以经常折回台湾香港赚取生活费,她为了写剧本累的眼底出血,这般凄凉的事,爱玲亦做的响当当,因为心无卑贱,自然人无卑贱。

她在年老时,赖雅数次中风,都得爱玲的悉心照料才康复,很难想像这个在上海连自己也不大能照顾好的女子,是怎样,学着慢慢去照顾别人。女子亦是会长成女人的,她当自己是他的妻。

她是天生的贵族,亦是真正的贵族。红尘冷漠湮灭不了她温热善良的心,世间曾有张爱玲。是我们的幸!

我听恍惚听见爱玲说,我的生命里有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的红玫瑰,一个是我的白玫瑰。这两个人我都不负,“生死契阔 与子成说”。这样苍凉的誓言,壮烈的诗句,你看我是尽力去完成了。用我的人生。

我相信,她是真的,倾尽全力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她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