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桐花万里路 连朝语不息

发表日期:2005-10-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几日来,与一个人“桐花万里路 连朝语不息”。因着他的缘故,每天几乎都可以言及张爱铃,谈多了,免不了要写,但我动笔来评张爱玲,总觉得是不相宜的。第一,我不是纯正的“张迷”,不管写的如何,总怕失之偏颇。她的书,小说散文俱看过,总觉得刀兵气过胜,那软软的俗世香里,无处不浸着悲凉肃杀之意,心底总是凉浸浸地,倒是有点惧避的意思。

其二,我亦不觉得“我只觉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这样感觉的该是胡兰成,我算不得张的“临花照水人”,有些话便不得位置去说。但是有时候,这样隔岸观花,亦可看做灵魂上的冷静对观,没有爱憎缠夹世事得以通明。比如李碧华论张爱玲就有这样难得的意趣。相比之下亦舒倒是着意了.

张爱玲,这个被人称为旷世才女的人,人生亦寂寞的如同繁花,一场热烘烘,终免不了花落人散两阑珊的结局,或人的生死是悲壮华丽,无可撼动的,而她于着悲壮华丽中,生生带出一笔苍凉来。而这笔不过是一个男人轻轻画上……她的文或者可以和他割裂开来,自成一派,而她的人又实实的和胡兰成不可分.竟是这样苦涩地对影成双人.

张爱玲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四日致夏志清)的信里写道:“胡兰成书中讲我的部分缠夹的奇怪,他也不至于老成这样。……我若复信,势必‘出恶声’。”读到这段时,觉得爱玲为人干净利落,爽直地可爱。相对的,可以说胡兰成不仅是“缠夹的奇怪”,更是“缠夹的厉害。”但张爱玲忘的了胡兰成吗?终是不能罢,以张的脾性,能这样忍住气,不复信,已是十分难得,也许后来张韬光养晦不比年轻冲动时,但我更小心眼的揣度,是张对胡兰成不能忘情,压抑着,惟有做大方,免得“势必出恶声”时两人难看.到那时才真是“缠夹的奇怪了”!

我素来最敬张爱玲灵性绝世,知道人生如朝露,缘分来时欢短,去日苦多,豪宴一场也难免散场,与情感上拿捏得当,痛也不多言的豁达清冷的性子。总不成让张爱玲像《白蛇传》里的白娘娘指着雷锋塔哭骂许仙一样委委屈屈地骂胡兰成:“你手摸胸膛想一想,有何面目来见妻房?”

如是,如何是掷地亦作金石声的张爱玲呢!

有人说张爱玲文里的字头句尾。密密行行,一针一线挑出来都值得玩味半天。如上“缠夹”两字就用的极当,男女之间,事事如丝缕,原就如其所言“缠夹”,难以了断。

想来。张爱玲和胡兰成之间的“缠夹”起与《天地》杂志上张爱玲的一篇文章。据胡兰成自己说:“原是在草地上般过一把藤椅,晒太阳看书。翻到一篇《封锁》笔者张爱玲,我才看得一二节,不觉身体做直起来,细细地把她读完一遍又读一遍,见了胡金人,我叫他亦来看,他看了赞好。我仍与心不足。”试看,这时候胡的举止作态也是极天真可爱的,好一个与心不足,便是这样意动,缘起。开始交缠。

蚕已吐丝,情在作蛹,两个人都逃不脱这个茧。爱是这样的缠夹伤人,亦可以是这样“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

我相信胡兰成是讨人喜欢的男子,或者他是她的劫。几次刀兵相见之后,张爱玲便如在那阵前遇着意中人的樊梨花一样,兀自刚强,心底早缴了械,不堪一撩了。他的才,他的人,他与她之间的意趣不尽,都让彼此生大喜悦,高傲如爱玲也臣服了。与胡“两人伴在房里,男的废了耕,女的废了织,连同道出去游玩都不想,亦且没有工夫。”

曾记否,《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和苏丽珍躲在房间里写小说的情形,也是这样的美,想来不是着意模仿。而是爱本身就该这样静好。

所以,后来的波折,竟也是过往尘烟。不如笑忘书.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桐花万里路 连朝语不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