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关于青少年的早恋问题……

发表日期:2010-03-24 摄影器材: 索尼 DSC-T50 点击数: 投票数:

关于青少年的早恋问题……
(文:火神纪
  图:来自网络)

My Dear Baby:
  人们往往把任性也叫做自由,但是任性只是非理性的自由,任性的选择和自觉都不是出于意志的理性,而是出于偶然的动机以及这种动机对感性外在世界的依赖。
  理想的人物不仅要在物质需要的满足上,还要在精神旨趣的满足上得到表现。——黑格尔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原谅爸爸——近来一直文思枯竭又兼有懒惰,所以想着在你出生之前要给你写许多信的计划到现在一直搁置,仅仅只是写到了第三;而临产期,已近。
  今天不是突然来了兴致,而是已经酝酿已久,关于这个我想着也许可以避而不谈的事,终究还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所以,有了这样的一封信。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几天前送你母亲去机场,开着小摩托车穿越闹市,偶遇到一对小情侣。你父母生生活着的这个年代还不至于过分闭塞,所以这种事情似乎也就见惯不怪了。他们穿着的是某个本地名校的初中校服;已然是上课时间了,而他们驱车慢行的方向与该名校所在的方位几乎是南辕北辙……这个其实在当下也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他们如此悠哉游哉地一路驱车慢行,旁若无人般地紧紧拥抱,小脸蛋紧贴……这些亲昵的肢体动作和置闹市却依旧自我的神情,与他们脸上稚嫩的青春年少显然是极不相符的。
  但是,这一切也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我向来不是一个好管他人闲事的人,所以一般情况下见到这样的情形也就淡然,道一声“年少轻狂”而已。而这一次,我突然有点怒了,虽说依旧事不关己;只是,也许自己给自己的定位不一样了,所以看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再那么轻漫了。

  年少轻狂的时代,我们能做点什么;所谓爱情,就算还是那种朦朦胧胧的似是而非的感觉,同样也架不住他们正打得火热。可是,我现在似乎已经无法这样轻看这个现象了;是的,我已经身为人父了。所以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我现在驱车在路上,遇到的这对小情侣是你和某男,我该作何感想,我又能做点什么。
  黑格尔说:家庭教育的一个内容是培养子女的服从性,服从性的培养可以使子女产生长大成人的渴望;反之,如不注意子女服从性的培养,他会变得唐突孟浪,傲慢无礼。我想,这是对的;对你进行一定量的服从性培养,如果你做了什么我无法接受的事,我会直接禁止,然后对你说——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如此这般了;现在,还不行。

  我和你的母亲当时就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你母亲说,驱车近前,鸣笛,同你们八眼相望,然后加速前行;给你点时间在回家之前先行自我反思做些对策预算……我颇有些担心,你会因为害怕被责罚而不敢回家。
  我还想过另一个方案,让你带上你那位小男同学上我们家来,咱们好好聊聊。只是,聊点什么呢;我突然有种突然失语的担忧。所以我说:放轻些脚步,保持车距,跟上去看你们前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可是,知道了那是一个什么所在我又该做点什么呢?搅了你们的茶局;搅了你们的饭局;甚至一脚去踹开你们的房门……嘿嘿,暴力事件估计会立刻发生;不把那个小家伙打个头破血流我是不会罢休的……

  我承认,这些都不是什么好法子。咱们还是理性一点地谈谈吧。先请你原谅我和你母亲的不理智和冲动,因为我们也只是初为人父母者,所以难免经验不足,做事也有欠妥当;但希望你会明白,不管我们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做了什么样的事,我们的初衷其实也只是为了要保护你。
  换个角度说,我们为人父母经验尚浅,但作为年少轻狂的青少年,我们却已经是身经百战而后余生的骨灰级玩家。所以,趁着我还未完全变成一冥顽不灵的小老头之前,我以一将死的青少年前辈,传授你一些经验。

  人的一生,可以分为多少个时期呢——婴幼儿、童年、少年、青少年、青年、壮年、老年……当然,这里面还有别的分法,比如有某方面的论点认为,人的一生应该以七为单位,每七年为一个阶段;而我这里所划分的,只是我的观点,你在长大后也可以去参照其它的观点。
  婴幼儿时期,我认为是从你出生大概到你三岁;在这个阶段里,你的记忆会极为模糊。就我而言,基本上这段时间我是没有记忆的;你母亲说,她最早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她三岁的时候。也许,这因人而异吧;我的观点是,在没有记忆之前的那段时间,应该算是婴幼儿时期。我本来可以上网查一下比较权威的关于幼儿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不过我还是希望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言传身教;所以,你别在长大之后回过头来揪我的小辫子,呵呵。
  童年时期,大概是三岁到十岁左右;这是根据马克西姆·高尔基(Алексей Максимович Пешков)的自传体小说《童年》里阿廖沙的年龄来界定的。这个时期,你的身体会快速地生长,你的许多重要的习惯会在这段时间养成,你的兴趣和爱好也会有一个大致的发展方向,还有你的性格也会差不多定下来并且逐步发展起来,你的许多快乐的或者不快乐的回忆常常会集中在这个阶段里,……这个时期很重要,重要但常常会被父母亲忽略,往往会等到进入下个阶段以及下下个阶段父母亲会突然明白过来却已然为时已晚。
  少年时期,大概是十岁到十五岁左右;这个时期很重要,这个时期的你依旧还会很依赖于我们,并且依旧显得顺从。孔夫子大人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世界观、价值观会在这个阶段里基本形成,这将是决定你以后人生的几个最重要的时间段之一;志于学,或者志于其它,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段时间形成的“志”,如果童年时期还只是出现一个大致的方向,这个时期也许就会确定下来或者发生逆转,我和你的母亲也许只能引导你,但最终做决定的只有你自己。
  青少年时期,十五岁到二十一二岁左右;随着你知识量和积累和知识面的增广,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会进一步成熟,但尚未完全成熟。而因为你掌握了大量的知识,同时也接受了大量的新资讯,你也许开始感觉我和你的母亲已经跟不上你的脚步开始和属于你的这个时代脱轨。然后你开始会心生叛逆,因为你会觉得我们已经不再是那个还能给你指导的人,我们已经老了,我们所掌握的那些知识其实已经不再适应你的时代。
  青年时期,在二十一二岁到三十岁左右;也就是我和你母亲现在的这个年龄。我们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观点,然后开始做着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开始尝试着把握自己的未来。也许可以说,直至现在,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才真正地成熟;当然,还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只是我尚未经历,所以我也不确切。
  壮年时期,大概三十岁到六十岁;是人生开创事业的时期。老年时期,大概是六十岁以后;到那时,我也许就可以退休了。当然,别拿黄宾虹之类的大器晚成式的人物来调侃我;那是他个人的坚持不懈与努力后的结果,当然,你也可以以他们作为你作为你的榜样,不过一个首要的条件是你必须得长寿而且还得在“大器终成”之前耐得住寂寞。这是后话,我们先来谈一谈今天的这个主题。

  你母亲看到我给你写这样的一封信,她说我太心急,总做些多余的担忧,说你现在还没有出生,我居然已经担忧到你的青少年时期了;其实我担心似乎还不只,有时候思绪飘散,我甚至会想到你成年后的就业和婚姻……
  其实我在给你写的第一封信里我就说过这个问题,只是当时只是点了点,没说太多;而为什么我在这里还要单独把这个问题抓出来如此郑重其事地展开来说呢,因为我觉得,这个时期太重要了,而这个问题太严重了。
  首先,你的身体会有许多明显的变化,第二性征开始进一步发育,然后你开始明白了性别的真正意义,于是你会横生许多没来由的闲愁,许多朦胧的情絮;你的心智正在飞速以展却还没有完全成熟,所以你会很容易地犯下许多也许将来会让你自己后悔终生的错误。而这个时期你已经远不如前面少年时期那么顺从了,许多事物你也会有你自己的一切判断和看法,你更不会理睬我们的想法和看法,所以你会陷入孤军奋战的个人英雄主义里无法自拔。如果有人向你投以共同的孤独与哀怨,你会有种遇到知音的快乐;然后,你将变得不那么理智。

  如果,你能站在我现在的这个年龄的高度去回望那个时代里的种种狂妄的梦想和朦胧的情感,你会发现那只是一些如过眼云烟般无足轻重;但是你不可能有这样的高度,在那个时代里,那些其实什么都不是的所有,也许就是你的一切了。
  爱情,所谓爱情;其实是不是两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人每天卿卿我我,谈点不切实际的风花雪月呢。是的,那是爱情,那是这个时代里特有的爱情;只是,当你过了那个时期,你会发现这样的情感不外乎只是情感,不是爱情。爱情要比这样的情感更深沉得多,也更丰满得多。
  许多年过去之后,你会遇上一个真正的爱情,你会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发现,原来自己曾经所经历的那些不过是生活中的小小意外,而你遇到的这个,才是你愿意耗尽自己一生华彩去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你愿意放弃你的所有一切,只要有他在你身边你就感觉到身满意足;你愿意用你的双手去给他编织温暖的毛衣,以至于给他编织起他的整个家,小至他的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大至他的整个人生;你愿意,不管他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你都会原谅他,并且帮助他度过人生中的每一个坎坷……然后你再回头望,你会发现在你生命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成了过客,只有他才是你的真命天子;这时候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

  《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我想,这是对于“爱”这个字的最贴切的一个注解。而所谓爱情,其实是关于“爱”的情感。当然,这是神对世人的爱;世人能做到的几乎寥寥。但是,当你对任何一个人,至少有了类似这样的渴望,而那个人对你也有同样的渴望,那才可能成就为一段真正的爱情。
  我以前总说,爱情是在一个适当的时候遇上了一个适当的人。其实很笼统;适当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适当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在你的身体和心智都已经完全成熟了之后,当你和那个人都同时生出这种渴望的时候,那就是了。

  我是你母亲的初恋,所以,我不知道她的感受是否如同我这般强烈;我在你母亲之前也经历过其它恋情,在那些恋情里我也曾经以为那些就是所谓的爱情。可是,只有当我和你的母亲真正决定了在一起之后,我才明白——所谓爱情,真的是如同《圣经·爱的颂歌》里所说的那样:爱是永不止息。
  我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才明白,真正的爱情应该是这样,而不是过往的那些。所以,我在这里敢于如此直白地说起我之前的那些经历,因为我相信,真正的爱情之后,回忆起那些过客式的往昔,不过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想,当你长大我这般年纪,当你在适当的时候遇上一个适当的人之后,你会明白我现在写说的这一切——爱情不乏激情却不等同于激情;爱是责任,是包容,是承诺以及义务。而青少年时期,为什么我说那是早恋;因为蠢蠢欲动的身体会蒙蔽你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让你误以为那就是爱情。

  也许,我之所以把人生的那几个阶段给划分得那么仔细,并且一一作了说明,就是希望你明白,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那个阶段要完成的事;而青春期的早恋,也许谁都无法规避,但是我却希望你能够不放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下去,以免受到太多的伤害。
  你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也许应该放在每个阶段都要去完成的真正的大事上去。这也许,是我作为一个父亲最欣慰看到的……
  好吧。你的母亲说,我实在很啰嗦;我也不说那么多了,这是一封写了两天的长信,希望在你成长的岁月里,对你而言会有些裨益。

Love you,Dad.
2010-3-22;庚寅虎年己卯二月辛未初七;晨;8:04。


扩展阅读: 壹:我的不器孩儿,从此你不该叫陈不器了……
      贰:也许,我真的做不了一位好父亲……
      叁:关于青少年的早恋问题……

作者:火神纪

《关于青少年的早恋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火神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