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春日暖》

发表日期:2010-04-1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1000D 点击数: 投票数:



IMG_2570.JPG

《春日暖》

 

南风醺。西郊吴家有景秀

你是山庄的大地主,身后跟着花衣地主婆。

检阅面前的湖,拂拂背后的山

一头老牛卸下磨盘,默默害羞地把你望。

 

辛苦啦,请戴上这油菜花的贵

一大片金色水汪汪地涌入你眼眸。

两条黄狗不识远朋,吃过我丢的骨头

停止吠叫,欢快地跟着我们去后山

看浮出地面的奇石如何排列出生活的奥义。

 

石上干渴的地衣,夹缝中求生存的香松

湖中,三寸鲫鱼养在春深处

弄乱了她盛开容颜的倒映。一株桃树低头阅读

无数小蝌蚪摇头摆尾写就的关于未来的诗。

 

荷锄戴笠的假地主,掘地三尺的大地主

转遍满山也只收获了一朵玉兰花的地主婆。

她羊脂琼般的肌肤,正是他年少便心仪的

重又勾起味觉馨香的一朵。

 

春日短。红尾巴飞机拖着一截白光阴

飞往山旮旯后,那里暮色将要降临。

而满山的蜡烛草正待擦亮

属于我们的节日还未开始。

 

《归来》

 

那是三月的一个黄昏

远行的燕子从南方归来。

像一道黑色闪电

它们带来雨。

久违了,这弹性而优美的弧线

欢快的音符柳枝上舞蹈

起起伏伏的黑白键

从心的幽深处流泻出音乐

黑夜是一场弘大的背景。

 

呵,远方归来的人

归来,如从历经磨难的往世。

一切都是旧的,又仿佛都是新的。

黑汽车永远等在来处

等着一朵娇艳玫瑰的芳踪。

我们从理了平头的灌木丛旁滑过

缓缓地

      ——这从心底移除的荆棘

整齐,密集,随时觊觎着我们的领地。

 

从哪个季节开始,燕子飞出我们视线

它在神秘之地,唱一首致命情歌。

春风劲,樱花一夜白头

绿台阶空响梦中。

那远人走在云霭遮蔽的丛林中

他留给你背影,给你声音

让你追,像走失的一小节时间

不能移动的一株冷杉

青葱着,看远人走远,再重新归来。

 

归来,像从未离去。

 

《衍生之梦》

 

铁桶之外套着竹桶。
咔嗒一声,铁扣锁好
绳短而力怠
左摇右荡,铁桶滑落,只剩竹桶。
三两匹浮叶旋转,托不住一个下沉的梦。

 

树被放倒。几个男女抬着它
像抬动一个暮色深沉的中年。
是腐朽的都必将砍除
而它分明枝青叶茂着。

 

听命于一把隐形斧头的修理,訇然倒地
众鸟各衔一枚种子四散离去。
我看见那树被人抬远
参差斫痕却从我的身体显露端倪
渗出绿色液体。

 

一定有美好大伤元气
像你大度于我的没完没了。
有些必要沉入水底,荡漾不着痕迹
如一个冬季的无限延期
是谁缓缓掳去坚冰易感的泪水。

 

而我却为何想不自量力
替它浇水?像梦的外延被瞬间放大
一圈一圈,于井深处
衍生心底柔软而持久的梦。

 

《仙海湖骑游》

 

星期六下午,七里香一路相随。

朝阳的陡坡落满喘息

滚动一串急促的铃铛。年轻的夫妻

骑着双人自行车,冲下缓坡

又轻又快。长风的耳朵

长长凉凉地拖曳

“扑噜噜”弄出惊颤的响声。

 

她捏了捏刹把

想大声尖叫,却咬紧双唇

像生活在忍受不期而遇的低谷和波峰。

俯冲呵,俯冲

目不旁逸,一心一意飞起来。

飞起来呵——

他们向下,又快又稳。 

 

 

《好雨》

 

久旱。昨夜一场透雨

携着绿意姗姗来迟

沙沙着脚步。你听——

不很清晰,尚为朦胧的节奏

尚无飞机嗡响着开过。

天空穹窿着舌头,覆盖雨伞

舌头的穹窿

平行而无缠绕的一日。

 

这好雨,闪亮着落入花园

饱飨雨云浇灌的种子

急速破土。

两瓣娇脆沉厚的小手伸出

似要拥住什么,又似乎

什么也没拥住。

手心里的一滴泪,晶莹剔透

像你我命运的又一次反照。 

 

 

《月亮名片》

 

怀揣一枚闪光的名片

黑夜多么富足。

 

没有姓名:姓名随形赋意

没有地址:地址一日千里。

 

遮遮掩掩

露出指甲丝的一点。

 

嗨,得追究出黑夜的所有秘密

弄清她的正反和虚实。

 

由此,关于一枚名片的拉锯战

旷日而持久,拉出月圆月缺的巨疼。

 

生活里的一幕轻喜剧,于世界各地

轮番上演,我们彼此看见又互为被看见。

 

《四月之心》

 

窗外的鸟鸣,一嘟噜一嘟噜

甜蜜地喊醒四月的早晨

叮当作响的厨房

两个相依相偎的荷包坐享其中

刀叉小心翼翼,不去刺破

两颗包藏着的柔软之心

那将挑起怎样美好的食欲和记忆的吞咽

如多年前的某个傍晚

你来我家,星星之门为你敞开

母亲温暖地笑着,为你端来白糖荷包

一轮银白的瓷碟,在你手心捧了多年

釉颜磨损,斑纹丛生的瓷碟

坚脆之心从不舍弃上升的信念

外逸自白瓷中弹起,鲜红地

跳上群峰之巅

叫叫草腾空几粒珍珠样豆荚

哨音嚯嚯,欣欣然紧随其后

总能追赶上呀,你这年轻的诗的神

这如影相行的完成与未完成

在四月的早晨甜蜜地喊醒

一嘟噜一嘟噜,被窗外的鸟鸣

 

《初雪》

 

如此,拉开窗帘

将阳光放进来

照见屋子里的雪

像灯光下,照着泛白的文字

 

总会融化的

如果没有我,而只是雪

轻轻下,漫不经心地下

为你轻薄的痛

 

 

《你我之间》

 

从玻璃开始

嘴唇爱上杯子

爱上杯子里的酒

杯中的小纸伞与冰焰两重天

 

从玻璃开始

先给你一面窗户

一个庇护,透明的看见

看见能看见的和不能看见的

 

 

冬天和春天隔着玻璃

冬天你就是窗外雪漫天

窗内是为我而备的一炉春天

瓶中花落尽,只有草木情

 

 

《为一段婚姻哀悼》

 

我为你们准备了一场雪

只想堆一个雪人

借他的肩膀哭和你们一起哭

 

雪人也哭

为一场好婚姻

——好婚姻不会散

 

散吧,散吧。是宴席

就散吧。撒一把雪

像撒你们死亡婚礼上的彩纸

 

你们终将擦去彼此的一切

擦去蛋糕、衣服、音乐、舞蹈

昵称、房屋和没有孩子的简陋

 

重新开始吧,我只能祝福

惟愿不为你们再哭

在我的雪人融化之后

 

 

《弱智问题》

 

“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么,春天来时鸭子脱毛吗?

若不,我家有条没枯的河供它降温。

 

你若纠缠上第一句

那好,我只能说弱智是种传染病。

 

 

《台风&沙尘暴》

 

从海面刮来的风,我知道

叫台风。多年后,我的头脑被沙化

用比台风强劲百倍的沙尘暴固执认定

从台湾刮过来的风,才叫台风。

 

 

 《站立的水,也是哭泣着的水》

 

水,从玻璃幕墙滑下。缓缓地
从坚硬之上无声流淌的,是
一张面容模糊,易碎的脸。
我想起那个叫伤水的诗人。
他哭泣:一条鱼赴死的决心
与最后的挣扎。总有时候
烈日将收走大海最后一滴泪。
他就是那名叫秋刀鱼的人
锋利的身体刺穿大地的刀子。

作者:半溪明月

《《春日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半溪明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