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性交易的潜规则你知多少?

发表日期:2008-10-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娱乐圈:
现在众说纷纭“潜规则”,只有淇儿说出来了。只是“潜规则”这个词用得不好,没什么可“潜”的,现在都明着来。特别要说明的是,“生扑”不是女孩的专利,很多男孩子也是这样。
张钰说自己是在“用明摆着的无耻对抗潜在的无耻”,当她把与黄健中等一些导演性交易的录像公之于众之后,国人当然相信张钰说的确有其事,但她还是遭到了全世界的唾骂。这中间的心理自不必说,在中国,做女人还是要“良家妇女”点。
谁都以为张钰自我炒作了一把,事情持续一段时间以后,全国人民神经麻木了,这事情就这样形单影只过去了。
张钰在交代了自己的不清白史后,豁出去了似的又扯出一个知名演员:还未成年就出道的一位F姓女星没出名时,为博得上戏的机会,首先是她母亲打头阵,找导演“交易”,“因为其母亲还算风韵犹存,长得也还不错,比有些导演还年轻,还是有人愿意和她这么做。等她母亲搞定后,再把她奉献出来。就靠这样的套路,她拍了很多部戏。”张钰指出这个F姓女星就是美若天仙、貌似冰清玉洁的范冰冰,这出“聚麀”的丑剧在圈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且不只一次被一些台湾演员在台湾的娱乐节目里不经意间提起。
这则丑闻还没让观众们回过神来,一篇让人不能不相信的博文又横空出世。
2006年12月7日,在黄晓明版的《神雕侠侣》中,扮演黄蓉的演员孔琳在自己博客上写道:现在有些新演员,表演真的很差很差,为什么?因为很多人都把心思用到不正当的地方去了,都想着怎么搞关系,怎么利用自己的资源(大多是身体)换取角色。逐渐形成恶性竞争,导致这样恶劣的后果。特别是近几年,影视人才供大于求,太多人一窝蜂揣着明星梦来闯世界。但僧多粥少,就那么几个上角色的机会,这时候就只能看谁能豁出去了。现在好多女孩基本都是“生扑型”的,就是目的很明确,直接提出“上床”,最好是导演,导演那里排不上号,别的什么类似的能起点作用的职务也行。不求一次成功,只求多撒网,蒙上一回算一回。前几天有个搞制片的朋友到上海办事,和拍戏没什么关系,更没有想过要有什么艳遇。遇上几个学表演的女孩,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影视沾点边,马上要求上床,直白得让他这老江湖目瞪口呆。
不巧的是,孔琳刚刚爆了这样一条猛料,第二天,全国各大报纸的娱乐版就登出了另外一条爆炸消息:张国立也不是什么好乌,与金巧巧和刘孜搞性交易。
这事得感谢各密切关注大小博客的记者们,他们发现:2006年12月6日10时5分,有一名叫“搂着鱼睡的猫”的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开、指名点姓地写道:张国立做了导演以后,一些女星也自己送上了门。当年邓婕把金巧巧和张国立堵在了床上,但是当时张国立的事业正在起步,邓婕顾全大局,把这件事忍了下来,因为自己的忍让大度可以挽救自己的婚姻,可是没想到,金巧巧之后是刘孜。刘孜当时为了能获得走红的机会和张国立勾搭在了一起,张国立立即在自己的戏《我这一辈子》里给刘孜安排了一个角色。
淇儿和圈内朋友分析这事的可信度有七成。可笑的是,就在这个消息爆出来的前几天,邓捷在《艺术人生》做节目,与张国立还相互印证,彼此是无话不谈的朋友。邓捷称自己唯一不满意的是张国立不是不恋家,而是不回家(因为拍戏忙)。
事儿还没完,几乎同一时间,袁泉与滕文骥的性交易传闻也如火如荼,据传袁泉和滕文骥在《春天的狂想》中的合作不仅在作品中而且也在性上一触即“发”,袁泉在滕文骥的推举下由此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
一条条丑陋的新闻,让娱乐圈的性交易丑闻再也遮掩不住。张国立,张纪中、张铁林、黄健中、杨义巢,这些以前在观众心中受到尊重的导演们,形象一夜之间崩塌。所谓无风不起浪,淇儿认为娱乐圈的丑事对外界观众来说是。潜”的、“隐性”的,娱乐圈的人对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当年张艺谋和巩俐合作,几部电影下来,张艺谋与糟糠妻子离了,与巩俐在一起,算是名正言顺、合理合法了。在香港,早就有女星的所谓“饭局价”、“包养价”。“港风内渐”,内地早就把香港风气学得八九不离十了。
资深电影摄影师程先生说:“娱乐圈确确实实是乱得一团糟,我不敢说80%一90%都是这样的,但我可以用‘绝大多数’这个词。这种事情目前在圈里可以说是‘民不举官不纠’,大家心知肚明,基本没有人去揭露。”
其实,只有全国的观众被糊弄了。

教育界:
“他说两套题都准备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2006年,有学生大学即将毕业的那两个月,院里发生了一件“秘密”新闻:学院某老师提前退休了。可惜之余,一打听才被同学咬着耳根子告知,说此老师发生了“洗澡门”事件。一考研女生“应邀”去该老师家补习,不知道怎么又在该老师家洗起澡来,结果浴室门被闯开。事情没有像我们想象中那样进行下去。不过,这个老师倒是被抓到了把柄。后来,这名女生没有如愿考上研究生,于是张钰式地站了出来。据称,此老师带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漂亮女生,那种长得黑不溜秋、达不到他要求的女学生,他从来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这事情暂时说到这里,因为终究只是“秘密新闻”,没有闹到报纸上定性论罪去。下面说两个闹到报纸上去了的。
2006年5月,北京外国语大学女博士被校方离奇开除引发争议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事件真相众说纷纭。当外界都在猜测究竟是女博士恐吓老师在先,还是北外草菅学位在后时,互联网上又出现了指控该女博士的导师何××教授与女学生性交易的传闻。一位自称是该研究生老师学生的神秘女性发帖称,她在硕士论文答辩前,被导师以论文无法通过为由,要挟到他家中并发生了性关系。这位神秘发帖人在文章中称:“他是风靡全国的新概念英语的编者,中国英美文学专家,又是副校长,经常在系里大会给我们讲话,风度翩翩人也非常帅!”“今天我看到了这位女博士被莫名其妙地开除了学籍,导师又是这个姓何的禽兽,十之八九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另外那个叫张××的老师与何是半斤八两,每到学期期末,每天晚上都会有我们系的女学生去他在北京舞蹈学院的住所‘讨论问题’,都是第二天早晨才回到宿舍。这种事情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是有“光荣传统”的,上届校长王××就因为和自己的女博士生在俄罗斯传出绯闻,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听说那个女博士生还去做了人流。”
几乎就在同时,2006年6月初,一位化名为阿芳的女子向媒体报料:“北京交通大学一老教授在2005年硕士研究生专业课试题出题中泄题”,并反映该教授以专业课试题为诱饵,诱奸了自己。阿芳称,泄题者是该校人文社会科学院教授欧阳林,是她所学专业2005年硕士生入学考试专业课的命题人。2005年11月初,她到欧阳林办公室要求辅导,此后又找过教授五六次,并请教授吃过饭,双方逐渐熟悉。2005年12月23日,她和欧阳林电话联系要求辅导,来到了欧阳林在学校的宿舍。阿芳回忆,当天她进到宿舍不久,欧阳林说到了试题,“他说两套题都准备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于是她和欧阳林在宿舍发生了性关系,因此得到两套专业课的试题和答案。
教授嫖娼、校长抄袭、老师舞弊、导师泄题、大师多“妻”、经济学家当“道具”、高级知识分子当“枪手”……教育界早就不是什么清明之地。功利化的教育和价值观,让教育界日益畸形。同样是性与色的交易,教授嫖娼曝光更容易被原谅,因为这大多说明男人本性如此。而师生“性交易”则天理不容,因为当事人同为高级知识分子,却做着侮辱知识的事情,所以,教育界的性交易隐藏得更深,但不要因此相信,那就等于不存在。

政界:
“自古红颜多祸水,许多落马官员不是被政敌打倒的,是被女人给淹死的。你懂吗?”
某杂志发表了《省委副书记与市委副书记共用一个情妇》一文,详细叙述了一出典型的官场性交易案:
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在娶了当地曲艺团的一位女演员做老婆后,先把自己的大舅子由中学化学老师提拔为淮南市气象局局长、安徽省气象局局长、宣城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接着又把二舅子由一名货车司机提拔为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后来又把自己的老婆安排做安徽省行政事务局接待处处长,把自己儿子安排到共青团安徽省委联络部副部长。这样一来,形成了“安徽第一权力家族”。作为族长的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为了尽量减少负面影响,于是委托妻子对两个舅子“天天监控,月月报告,不出漏子”。当妻子对此不以为然时,王昭耀教育她说:“自古红颜多祸水,许多落马官员不是被政敌打倒的,是被女人给淹死的。你懂吗?”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省委副书记的两个舅子,一旦掌权之后,却挡不住权力、金钱和女色的诱惑。当了市委副书记的大舅子玩弄了不少女人,由于没有协调女人们的关系,导致情妇争风吃醋,终于有人捅了娄子。此时,为了避免姐夫选择“弃车保帅”,于是,大舅子就把自己的两个最铁杆的情妇送给了时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昭耀,即自己的姐夫。姐夫在情妇的勾引诱惑下,终于在夜深人静时把持不住了。这样一来,情妇共有关系随之缔结。
女贪官也好不到哪里去,也会因为眼馋某个职位而主动接近上级,利用男人职权探囊取物(职权),如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湖南省女巨贪蒋艳萍、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局局长安惠君。
民谚说,“自古贪官多好色”、“饱暖思淫欲”,近年被查处的贪官污吏,无论是高官还是小吏,几乎都有情人、二奶、小蜜,将泡妞、养情人作为有身份、有权势的一种表现。成克杰不是也说过吗,像他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没有风流韵事,实在没有面子。这样的“名言”老百姓已经听腻了,问题是,老百姓还要继续听下去吗?法律怎样才能好好管一管?

商界:
色情攻关,陪吃、陪舞、陪游、陪上床。
在当今不法奸商的眼中,“性贿赂”已经成为行贿者打开权门的首选。用美女攻击贿赂目标,命中率极高,几乎是弹无虚发,百发百中,因而“性贿赂”甚至成为一种比金钱还要管用的行贿方式。正因为如此,“性贿赂”已经成为不法奸商行贿的一种流行方式。在不法奸商的眼中,“性贿赂”就是一种以做行贿之用的“性消费券”。譬如,当一些私营企业主窥知胡长清有好色之特点,便主动陪胡前往珠海嫖娼,有的甚至将卖淫女空运到南昌,供胡长清进行“性发泄”。不法商人为何要这样“关心”胡长清?当然是看中了胡手中的权,通过肮脏的。权色交易”,换取巨大的商业利润。江苏南通市如东县有个“养鳗大王”顾成兵,在不到四年时间里,获得贷款竟达12亿元之多(其中有1.8亿元无法追回),被他拉下水的有1名副厅级、3名县处级、21名乡科级及20多名一般工作人员。为什么这个“鱼贩子”有这么大的“能耐”?他靠的是“二弹”:“金弹”和“肉弹”。前者指的是用重金贿赂,后者指的则是用色相勾引,色情攻关,从“陪吃、陪舞、陪游”一直到“陪上床”。他看准了一些贪官好财好色的两大特点,投其所好,适时地发出“肉弹”进攻,为这些贪官嫖娼“慷慨解囊”。这一招数尽管低劣,居然还百发百中,一帮贪官污吏都成了他从银行捞钱(贷款)的工具。

体育界:
接受性贿赂甚至成为不少裁判到赛地后的“主要业余爱好”。
说体育界也有性贿赂,可能让人不太相信。对此,你可以张大嘴巴惊讶,信不信由你。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从刚刚开始不久,俱乐部与裁判之间的关系就蒙上了“性贿赂”的阴影,后来更是发展为一定规则,接受性贿赂甚至成为不少裁判到赛地后的“主要业余爱好”。
俱乐部对裁判安排请吃、洗桑拿以及唱卡拉OK、找三陪小姐等接待项目,几乎是必须安排的。不少裁判在各赛区都有自己专门的“小蜜”,甚至有裁判把“小蜜”公然带到赛场,比赛结束后再一同坐专车返回宾馆。一些地方足协负责接待的人员手里往往还有这些三陪小姐的联系方法,以便在得知相应裁判要来执法的消息后,提前数天“预约”。
一位俱乐部人士曾经与某裁判兴致所至地聊起各地的“风土人情”,这位裁判很是炫耀地对各地性交易场所作了详细的比较。对绝大多数俱乐部来说,为官员和裁判支付高额性服务“小费”,恐怕也是接待费中的一个大项。一名南方某俱乐部负责接待的人士是俱乐部所属企业的办公室主任,他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记者,他接待裁判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在外面找来熟悉的“小姐”,直接送进裁判的房间,然后坐在宾馆大堂里等着事情“办”
完,然后再把“小姐”送回去。








此日志来自QQ邮箱!方便快捷写Qzone的新方式,详情请进>>

作者:GY摄影

《性交易的潜规则你知多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GY摄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