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壹個成功的女性

发表日期:2007-03-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似乎..从来不主动去接触的算命师所言皆實現,後知後覺ing... 我是一個幸福的小孩,希望以後會是一個幸福的女人.

以下轉一位好榜樣的[从没钱到有钱的经历]以鼓勵自已.  ^______^

不同的性格决定不同的生活.
    我是一个38岁的女人,有老公和有一个13岁的男儿。
    同多数平凡女人一样, 过着平凡的日子
    我是个成绩平平的学生,从一年级到高中毕业,从来没有进过前三名,连考大学的资格都没挨上。从小到大,一直是个乖孩子,能察言观色。用现在的话说:情商比智商高得多,特别是对钱有着特别的敏感。。。
可能是姐妹中的老大,父亲又在外地工作。所以家中外面的事情母亲没空就有我负责。小时候的几件事记忆很深。大伯养的兔子剪下毛到收购站去,只能作2等,而一次他送给我的一些很次的边角料,我却作了1等品。那是因为我将兔毛 用梳子整理后再拿到了收购站。
   妈妈是个很节俭的人,跟她上街,蛮多的是将存单转来转去。怎样利息多就怎样弄。
    小时候很少有零用钱,也谈不上过年的压岁钱。那时打一瓶酱油是1毛8,妈妈总给我2毛,2分就作为奖励。
    为了我的储蓄罐,暑假去割过牛草,晒干后5分一斤,那天我收入5毛。是我的第一笔劳动收入,那年我10岁。后来妈妈给我找到了轻松的活:给服装厂锁钮洞,男裤1毛/条,5个钮洞和2个裤脚撬边。
    20年前高中毕业,我进入个一个外资企业工作,那时的高中生还算可以派用场的人,我进了办公室。工资52元,出差的差旅费是2.5元,我总是留下1.5存起来。妈妈说了,我的工资除每月交30元的饭钱后,能存起多少,等你结婚是就给我多少。也就是如果我有1万,妈妈就另外再给我1万。这样对我来说1元就等于2元了。
    这样工作了4年,我共存了4000元。那时只能买了一只21存的送下电视机作嫁妆,很是起眼. 
    经同学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LG,那时他已大学毕业四年,因为和父母不在一起(单身生活),每月100元工资没多少积蓄。谈朋友时就对我说,没积蓄,父母因责怪他手脚大无积蓄,且培养他大学毕业,结婚不会再给他钱。我说我两都工资不低,双方老人都不用负担,还愁什么,你大学生就是无形资产。因为自己没上得了大学,所以一定要找个有文凭的。(和《人生》里的女主角一样)。
    婚后的生活紧巴巴的,每月开销多下的钱可以给新房添置些东西。
    一年后,有了一点积蓄(不多)。那时在摊派国库券,虽然利息比银行高,很多人还是喜欢现金,80%的换取,而且有的3个月后就可以兑换了。我拿出家里所有的钱,再问妈妈借了点全部换成了国库券。等国库券到期兑换成现金后,那时有厂家要筹集资金,付20%/年的利息,到了第二年,感觉风险太大,抽出来了。(后来果然有人拿不到本去上访、睡马路的)  
    记得一段时间外国人在中国消费要用兑换券,公司里来往的外国人很多,用外汇换来的全是兑换券,按规定住招待所外国人要付兑换券。公司客人走后,有的是客人自己支付住宿费的,就将兑换券给了我,而我去支付时,因熟悉人了,就付了人民币。那时人民币和兑换券的比率高的时候到1比2.
    
    真正赚到钱的,还是在房子上,得从第一套房子开讲....

    我们的第一套房子是LG单位分配的,55平方。有了小孩后就觉的小了,但那时不可能买大房子。
    单位里的科长们陆续拿到房子了,我还轮不上。
    93年娘家房子拆迁可拿3套72平方的房子。因要多享受点优惠,其中拆迁房的合同上写上了我、LG、孩子的名字,其中一套户主是我。弟妹各一套,我的一套是父母住。父母的意思姐妹3我条件较好,就不给我了。(因为他们担心自己最后没地方住)。这套房子上要贴3万元,父母拿不出。我和单位领导商量了:我轮不到分房,那就借我3万拆迁吧。领导同意了,写好保证每月还700,分3年还清。每年余额用年终奖还。
   当我拿着3万元的支票给我爸时,爸感动地说,我想房子还是要给你的。
   我说,我们现在50几平方,装修不错,也够了,这房子还要装修,以后再说吧。这样房子没有换,每月帮着还700元。  

    3万元是无息贷款。当时的债券都是15%的年利息。算是单位的福利了,而对我每月就只剩300元了。用LG的工资开销又紧绑绑了。
    不行,这时父母的积蓄也全用在弟弟的那套房子拆迁上了,靠着退休工资要帮弟弟结婚太累了。妈妈有做小生意的想法。她看好一小商品市场的摊位,每月只需很少的摊位费和定额税。找到市场管理处,问有没有摊位租,那人回答是:有也不会给你的。后来还是LG找了工商局的关系,写了个条过去,马上给了个门口的位置
    就这样,2个老人在学校退休后,为了儿子结婚,做起了小生意。妈妈很早就有做生意的想法,只是因为爸爸是同济大学毕业生,高级教师而一直碍于面子。现在退休了,周围做生意的人多了,人们的思想逐渐开放了。
    妈妈为了进货要赶早上4:30汽车,每次爸爸都送她到汽车站。
天还是黑蒙蒙的,有一次汽车站的大门还没开,妈妈为了旁摊位的几个人都有位子坐,翻过了铁丝门,到了汽车上发现进货的小包不见了,再回到门口发现小包就躺在那里。可想那时连路过的人也没有。
    妈妈的吃苦耐劳一直感动着我、影响着我
    小生意开始正常运作,每天有3-50元的净收入,超过了一个人的工资,爸妈很满足。平时我有空就去摊位上帮着讨价还价,总能有好的收获。
   一次出差到上海,到中央商场闲逛时,看到一双市面上非常流行的休闲鞋才28元,而在我们那里的大商场里要买2-300元,仔细一看,原来是仿鸡皮的。
   我给父亲买了一双,回单位。办公室的人围着看鞋,都觉得合算,都要帮着带.
   下次上海鞋子回来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时正逢5.1前夕,人们总要给父母买点东西,太贵不行,工资都不算高。且5.1不似过年一样的大节,买点东西表表心意即可。而这28元的鞋子正合适
    说到上海单价28元鞋子买回后发到办公室各位的手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车间里400多的工人都围着我要帮忙带。
    我对他们说,先到你们班组长那里去统计吧,将姓名、鞋的大小、颜色、式样报上来一起给我吧。
    这样,车间里第一批就是500双。
    我直接找到了厂家,谈好15元/双的批发价,我也让利一点给工人,收他们25元/双。
    这500双的鞋子到了各位的家里后,又引起了他们邻居、亲戚的热情,断断续续沿至5.1以后。公司领导不满意了,找过去谈话:生意不要带到公司里来。我说,以后有人再要买,就让他们去我妈妈的摊位上吧。
    一晃3年过去了,把握住每次生意的机会,不管大小。这样艰苦的3万元还贷日子过去后,还有了一定的积蓄。
    父母忙着给弟弟筹备结婚,又倾其所有的资金。。。。
    

    因公司内部变动,我被安排到集团下的另一公司工作。虽没有进升,但工作对公司来讲算是比较重要的位置。单位里的科长们都有房子了,开始考虑我们这帮人了。我从工作到那时也整12年了,我被安排在第一轮拿房,但房子都在较偏的新区,10万元80平方的房子。
    因为手里有积蓄了,就可以考虑卖大一点的。看好一套4楼120平的,在老区我父母家附近的房子。
    分房的具体消息还是封锁着的。但我凭感觉这次领导会给我的。
    当工会主席从总经理室出来后,高兴地对我说,要给你买房了,不过是统一购买在新区。
    我也不管分房还没公布,跑到经理室说明了我的要求:想拿这10万元自己买到父母家附近。
    你同工会商量吧。经理同意了,工会也没反对。
    除了单位的10万,我加上自己的9万,买了一套120平市中心的三室2厅....
    120平的房子是拿下了,办证装修的钱还在天上飞。
    父母为没给我拆迁房感到亏待了我,现在看到我买了这么大的房子总算松了口气,贴了我1万元的装修费。
    我对妈妈说,要争就要在外面争,不和自己人斗。那套我名下的拆迁房我决定放弃了,于是办好父亲名字的房产证。妈妈看到有的人家兄弟间拆迁分房为了少几个平方闹矛盾,逢人便说:我家老大怎么好怎么好。
    原有我还贷的3万元钱,妈妈说弟弟刚结婚,等有钱了一定还我。

    又没钱了,但好机会又来了....
  

    记得那年在国庆前夕,父母的小店保持着每天50-100元的净利,隔壁摊位的人几天没来了,后来知道是去参加政府组织的摊派给各单位处理积压物质的跳蚤市场。那人弄到一个位置,每天收入过200-300元。我让父母也去,妈妈觉得要关了这里的小店有点舍不得,且又拿不到跳蚤市场的位置。
    为了给父母增加信心,我先到了跳蚤市场觅位置。找几个摊主谈,问他们能否给我一个人的位置,我在桌上放点东西可卖就好。总算有个人同意了50元/天租给我。(他们摊位是免费的,且有的单位不大愿意参加,只是为了应付政府组织)。。。
    每天50元的租金才1/3的写字台那么店平方,现在看来真是超贵。但只要做得出还是值的。
    父母进场后,每天净收入超过300元,感觉非常好。LG看到这跳蚤市场真的好赚,但我们又在付那合1500元/月的摊位费,就和他认识的一个有摊位的厂长说了这事。那厂长说:你不早说,我们单位也没多少积压物资,就这么一点没人买的东西.但上面安排了摊位,不来不好,每天还得安排人过来。
    LG对厂长说,那你也不用派人了,我来人帮你看摊位,你的那些东西就放摊位上,有人要就帮你卖了。
    就这样我们的摊位一下子从里面搬到门口,从1/3的桌子那么大变为连排的3个桌子。。。 
    到了门口的生意可以用热火朝天来形容,光靠父母2人是顶不住了。亲戚表姐夫忠厚老实,下岗在家一时找不到工作,他身强体壮,有的是力气。妈妈请他来帮忙,工资1000元/月。妈妈进货量大的时候他就一同去。
    弟媳妇正休婚假,也过来看生意,大家平时有空就去,父母及我姐弟3家做饭统一有妹父他妈妈负责,开销直接从摊位上抽。
    星期六、日是生意最好的日子,我们就全扑到摊位上。因为摊位后面有很大一块场地供我们堆货,所以妈妈进来的品种很多。大都是应季的用品,有床单、被套、枕巾、毛巾毯,还有汗衫、浴衣、烫衣板等等,价格都便宜商场里很多
    记得一个刚发好工资的星期天,妈妈称之为“发财休息日”,大量的外地打工者和本地想来觅便宜货的涌入市场,为了更吸引顾客,在大家抢购漂亮的枕套时,我将个和我衣服颜色相配的枕套扎在了头上,逛过的人们总要停下看看.... 
    很多人买东西都带有冲动,特别对便宜货.本来在原来摊位上也买的毛巾毯,到了跳蚤市场会特别好买,进价28元的毛巾被在杀价后38元成交,生意到最后忙得容不得挑挑拣拣,要的话排队,先付钱后拿东西。
   一阵风头过后,摊位上来了个人,就是跳蚤市场开幕时上台讲话的副市长,问问价格,说货好便宜,有意要买毛巾毯。也许他是买去送乡下亲戚的吧,市长怎么可能会用这东西。我笑嘻嘻地对他说:是晴棉的,用的话还是全棉的舒服。真的喜欢的话,拿2条吧,不用付钱的。现在想来,堂堂的市长怎么会白拿这么点东西。副市长看我这么讲,就说:我让司机来买吧.....
    累了在空闲时,就躺在货上眯一会,特别的开心。弟弟说,如果这跳蚤市场不是暂时的,每天这样象摞银子我们可都要辞职了。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跳蚤市场谢幕,生活恢复正常。爸妈又回到了原来的小店了,慢慢消化市场上留下的库存。
    这一个月对我们正象是天上丢馅饼,父母还清了我的3万元后,另父母再留些,大家又平分点。我房子装修也有钱了。
    住进新房,旧房要是卖掉的话55平当时才值5万元,不舍得。就留着出租给了2个外资的白领,700元/月,车库出租给别人堆货100元/月。房子出租让我明白,出租房子比钱存银行的收益率要高得多。
    第二年的5月,政府又组织跳蚤市场,主要任务是帮助下岗工人。
我家比上次更有经验,利润更高。
    退休老师的待遇越来越好,2人的退休工资加起来过3千,老人所有的事情都完成,是该享享清福了。 

作者:Candy

《壹個成功的女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Can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