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世界的边缘——苏格兰赫布里底群岛

发表日期:2010-01-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抢先阅读本专辑完整文字,欣赏更多本专辑精彩图片 >>
(本篇全部图文版权归《华夏地理》杂志社所有,转帖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在斯凯岛的特托特尼什半岛,玄武岩形成的山峰俯瞰着拉塞海峡。这些山体由一次古代山体崩塌的碎石堆砌而成,它们见证了造就群岛的地质巨变。

卡拉尼什石柱采自具有30亿年历史的岩石,这些石柱很可能在大金字塔完工之前就已经在此屹立。5000年前,人类就已在岛上定居,从事农耕、打猎、捕鱼和建筑活动。外围的石柱高约3.5米,中部的石柱则高达4.5米。同远在南部的巨石阵一样,这个直径13米的石头圆圈,是在方圆数公里内都能看到的重要仪式中心。

格里姆斯塔,刘易斯岛
在一片奔向大海的急流中,淡水从上游的湖泊和溪流倾泻而下,来到宽阔的石滩。“在这儿很容易远离人类的喧嚣。”刘易斯岛的居民艾丽斯· 斯塔摩尔说,“然而岛上并非寂静无声。”

红库林丘陵,斯凯岛
宁静的水面和浮动的晨雾,掩盖了将这些山峰雕琢成型的巨大威力。它们本是大型火山的岩浆房,数百年间历经大风和海水的严重侵蚀,被冰川磨去棱角。

博雷岛,圣基尔达岛
雾幕升起,露出大西洋远处一座小岛的真容。人类曾在圣基尔达岛上生活了数千年之久,然而,大约80年前,最后一批居民还是放弃了他们与世隔绝的家园。

乌伊格湾,刘易斯岛
远离1.5公里外大西洋海浪的惊扰,涨满的潮水倒映着夏日的天空。一个世纪之前,约有3400人生活在乌伊格湾地区。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伤亡,令小农和渔民前景堪忧,而对城市生活的向往,令当地人口减少到仅有几百人。

芬戈尔洞,斯塔法岛
一层又一层玄武岩柱整齐排列在这处海蚀洞穴中,被摄影师从洞内打出的灯光照亮。从18世纪晚期至今,石柱浑然天成的规整造型以及海浪拍击岩石的回声,都令旅者们着迷不已。

圣基尔达岛最主要的人类定居点遗迹高处,起伏的山坡上,石头垒砌的围墙仍旧圈着一块块耕土。当年在岛上定居的人们曾用这些石圈防止燕麦、大麦等作物遭受海风和家畜的侵害。而四散分布的蜂巢状石屋,则是用来保存食物和岛民用作燃料的干燥泥炭。迄今为止,保留下来的石屋多达数百间,其中许多房屋的草皮屋顶依旧完好无损。

海鸟成群结队地从天空中掠过,它们在狭窄的岩脊边缘筑满鸟巢。岛屿最北端的山峰高384米,傲然屹立于海面之上,常年被云雾所笼罩,6万对塘鹅——世界上最大的塘鹅群——在这座海岛以及岛屿附近的岩石柱上繁衍生息。圣基尔达岛上的岛民曾赤脚攀上悬崖峭壁,靠捕捉海鸟或偷鸟蛋在他们居住的这处穷乡僻壤维持生计。

曼戈斯塔,刘易斯岛
岛上褶皱岩层的历史同大陆一样悠久,外赫布里底群岛的海中岩柱和悬崖峭壁,记录着6000万年前北大西洋诞生时,令欧洲、北美洲和格陵兰岛四分五裂的自然之力。
欣赏更多本专辑精彩图片 >>
  苏格兰的赫布里底群岛环境严酷,景色壮美,它教几个世纪以来的艺术家、科学家、诗人和旅者懂得了珍视自然。
撰文:林恩·沃伦 Lynne Warren
摄影:吉姆·理查森 Jim Richardson
翻译:王丽蕊
  1948年,迈克尔·罗布森爱上了一处他从没去过的地方。
  一本画报让这个小男孩的想象从他熟悉的英国家庭生活,飞到苏格兰西北海岸附近怪石嶙峋的蛮荒之岛。在赫布里底群岛的召唤下,罗布森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先是趁学校假期,随后是利用工作休假),从英国大陆展开长途旅行,靠乘坐汽船、汽车、小舟或步行,在斯凯岛的山间与刘易斯岛和哈里斯岛的旷野及海湾探险,甚
至跨越数公里海域,到达一小块岩石遍布的陆地——一个世纪前,那儿最后的定居点终于也被遗弃。
  内外赫布里底群岛包括500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它们时常被薄雾和雨水笼罩,几乎时刻都经受着海风侵蚀,四周的海水变化无常,即便对经验最丰富的船长也是场考验,一天之内,大海时而微波荡漾,仿佛一块孔雀蓝的丝缎,时而波涛汹涌,变作青铜色,泛着无数泡沫。数千年来,这儿的人都挣扎求生。即便如此,凯尔特人、维京人,以及随后的苏格兰人和英国人,都争相要统治这些海岸。如今,赫布里底群岛中仅有几十个岛屿有人居住。“这片群岛难以征服。”罗布森说:“有些访客觉得它们荒凉,那只说明他们不曾用心体味。”
  战争之外的时间里,几乎没人注意到这些岛屿。性情古怪的18世纪伦敦文人萨缪尔· 约翰逊称,英国大陆居民对赫布里底群岛的了解顶多跟“婆罗洲和苏门答腊岛”差不多。仅有的文字记载都是关于如何“改造”这些岛屿:可以种什么粮食?开发什么资源?群岛能承载多少人口,能给土地拥有者带来怎样的收益?约翰逊在他的游赫布里底札记中,几乎通篇都在抱怨路途的艰难,以及难忍的乡村住宿条件。
  然而尽管约翰逊有满腹牢骚,关于这片险峻之地价值所在的另一种观点正逐渐受到重视。苏格兰启蒙思想家(尤其是哲学家大卫· 休谟和地质学家詹姆斯· 哈顿)使理性从神权统治中获得解放,他们强调通过直接经验了解世界,而不是盲目听从古人或宗教权威。对于他们,自然不仅是有待驯服的荒野,还是地球的教科书。书中最精彩的章节就在赫布里底群岛。
  1800年,地质学家罗伯特· 詹姆森(日后曾在爱丁堡大学做过查尔斯· 达尔文的导师)出版了共两卷的《苏格兰诸岛矿物学》,其中对赫布里底群岛的数百座岛屿进行了周详细致的描写。关于艾莱岛,詹姆森注意到,在比最高潮位高出许多的地方右贝壳沉积。“这证明,”他写道,“曾有海水从那片陆地退去。”如今科学家了解到,这些高于当今水位线35米的化石海滩,记录了最近一次大冰川期逝去的过程。1.5万年前,覆盖岛屿的冰川开始消融,陆地摆脱了冰体的巨大压力开始上升,最终大大高出了海平面。
  关于斯凯岛,詹姆森称“这座岛屿看起来,在较早的一段时期经常遭受激烈的震荡。” 黑库林丘陵高出海平面近1000米的尖利山脊,实际是一座火山的遗骸。火山外部结构已荡然无存,露出深处光秃秃、布满褶皱的岩浆房——早在6000年前,它曾在这里沸腾。
  詹姆森没能到达最西端的岛屿,因此漏记了那些带有条纹和杂色的岩石——它们是构成外赫布里底群岛的基石。刘易斯片麻岩得名于刘易斯岛(这种石头首次被描述时提到的地方),是30多亿年前地壳深处火山活动的产物。刘易斯片麻岩经历过剧烈且频繁的变化,通过复杂的构造变动不断上升,在大规模侵蚀作用下显露出来,它是不列颠群岛中最古老的岩石,也了新兴的工业革命——噪音、污染和城市拥挤从而也发展到极端恶劣的程度。在一个日趋机械化、城市化的世界里,大自然成了一处避难所,一处具有改变人类情绪和思想的伟大力量的,适于沉思、寻求灵感的地方。“每片山谷都经历过自己的战争,每条溪流都有属于自己的歌曲。”沃尔特· 斯科特爵士说道,他在小说和诗歌中描写了苏格兰的荒野。即便是绝对理性的罗伯特·詹姆森也向读者保证,他无法“面对跃入眼帘的幽静、震撼的美景而不为之动容”。
抢先阅读本专辑完整文字,欣赏更多本专辑精彩图片 >>

作者:sphil

《世界的边缘——苏格兰赫布里底群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phil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