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远古的回眸--黔东南行迹 IV

发表日期:2010-10-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IV 神秘占里--草根文明下的“幻花草”

  来到贵州第3天了,经过小黄这么一走,感觉反而渐渐迟钝,来之前那种对黔东南神秘的期盼也渐渐疏淡默然。当我们气喘吁吁的爬上陡坡,上接不接下气的小跑下山,在我们抹黑走进林木繁茂,高大恐怖的森林不久,耳边突然传来的犬吠声使我们心中一震:肯定是占里!原来它在这样一个地方!远处虽然漆黑一片,但借着手电微弱的灯光和凭着一路的感觉,我们已经能感知到它被群山环抱,四周层峦叠翠。听!是潺潺的小溪声.....看!芭蕉树,古榕,竹林,高大的禾架.....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渐渐走近了占里......不再顾及一路疲惫,在冷冷的黑夜中开始欣赏这典型的世外桃园,众里寻它千百度的占里竟然隐藏在这样的茂密山林深处......
  “神秘占里”之行是最艰苦的,但我们一致认为这一站却是最值得的,这座隐藏在大山之中的古老侗族村寨有何神秘传说?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感受?下面摘录同行同伴非是和T的文字........

(小黄的热闹让我们决定连夜赶到占里,想象中风雨桥上的行歌坐夜是没法体会了。那种表演性的节目,也只能当节目看,包括那歌声,老实说,确实很动听,但确不能听进心里去,远不如寨子里人家饭桌上的歌声来得真切。
  已是下午4点过了,之前打算一起到占里的帅哥因为儿子喜欢这里,决定留下。好不容易找到一面包车,确只答应送我们到占里的路口,无论如何不愿意再进去,说路又窄又烂。另外的十公里山路只有走进去了。之前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上讲:占里森林葱郁、溪水潺潺。有一种让他们传了几百年的神奇花草,可以平衡人口性别。由一位叫吴刷玛的老人掌管着药方。真有这样神密?
  司机把我们三个丢在路口就走了,路口开始就是转山路,转过山头,就象换了一境,山青水秀起来,远远地可见到山窝里的寨子,层层的梯田,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光,三人走得轻松愉快,偶有一些骑摩托车回家的人,会友好地告诉我们还有多远。翻过一座又一座山,村民们告诉说顺着这路,走到尽头就到了,但总感觉到老不是尽头,这时,看到几个青年男女在田边玩,说说笑笑,背境是梯田,很美。她们告诉说,要走快一点,天黑才能到。我们继续往前走,一会儿,女孩子们搭着男孩的摩托车远去了。我们的步子越来越快,天也越来越黑,打开了手电。T很历害,居然还可以小跑起来,走在了前面。不知转了多少山头,路好象更崎岖,周围一片漆黑,完全没有尽头。除了我们匆忙而杂乱的脚步声,四周寂静得有些可怕。用手电照了照周围,山上的树也不知何时高大起来,密密麻麻,鬼影崇崇。突地背心有些发凉,说,我们不会走入迷魂阵了吧,怎老是到不了,感觉就是在围着山转。这样一说,大家都有些紧张,好象树林里真的会窜出什么东西。T赶紧靠过来,三人开始并排走,不管走前面还是后面,感觉都总有点那样不踏实,步子跨得更大,更快。大家都不说话,好象一说话就会惊醒什么,就这样绷紧着神经,奔走在山林。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前面有光,接着听到了声音,是人说话的声音,感觉终于有了点人气。原来是两位到占里走亲戚的,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们说马上就要到了,转了几个弯,终于看到寨子里昏黄的灯光星星点点在山间闪烁。
跟着老乡顺着溪水走进了寨子,路两旁有高大的禾架,隐隐约约有芦笙传来。不知怎的,有点象是走在梦中。海纳和T都说,这个寨子给人的感觉太好了,和别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这么晚了,找村长最好。因为来之前,就从网上知道,在乡村寨子里有困难找村长这条锦囊妙计。
踏着石板路,亲切又迷幻,几乎每家木楼前面都有水塘,木楼窗户有雕花,T说,这里的人很能干,房子修得整整齐齐,美观大方。其它寨子都是一家挨一家,显得拥挤。木楼里透出温暖的灯光,详和,宁静。遇村人,问:村长的家在哪里?
  村人友好笑答:往鼓楼方向走。芦笙就是从鼓楼方向传来,循声而去。不多会儿,听到欢笑声,鼓楼到了,一群年青人还在吹芦笙喝酒,一群小孩子还在玩游戏,对深夜到达的不速之客,他们围了过来,有热心者说村长是他的朋友,便拿出电话联系,说村长正在朋友家喝酒,马上过来。
  海纳一点没闲着,看一人,问一人,你们家有几个小孩,男的还是女的之类。都回答,两个,且都是一男一女。海纳一直不信邪,说这完全没有科学根据,那种草根本不能改变染色体Y,背后一定藏着不可告知的秘密。。。。
  不一会儿,一个有些东倒西歪的人走了过来,打电话的人告诉说,是村长,村长很年青,不停地表示着欢迎,明显看出,他已经喝高了,但还是能听懂我们的意思,晚上要住在这里,现在要紧的是找吃饭的地方。村长热情引着我们到他家里去。村长家里快乐、温暖,村长爸爸给我们做了可口的晚餐,又是醇香醉人的米酒、朴实动听的歌声。

  打动你的,往往就是这些质朴的笑容。
  村长家里住不下,一再道歉。安排我们到一家有客房的人家,带着酒意,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村长走在夜里,听着他和海纳断断续续的絮语,忽远忽近,恍然不知身在何处。
到了一处整齐的人家,敲门进去,见一和寨子里人有很大区别的男子,独自在客厅里烤火,显得有些孤单。屋里有很多现代的东西,饮水机,地砖,沙发等。村长和那人交谈一下,马上就去给我们准备床铺。村长告诉我们客房主要是医生,村里唯一的医生,怪不得看起来不一样,带个眼镜,完全一副文化人模样。顿时对他有些好奇,他怎独自呆在这个大房子里面。不一会儿,医生就准备好下来,村长也醉得差不多,该去休息了,让我们明天上午再去找他,他答应带我们去看那个神密老药师。告别村长,我们来到二楼客房。哇,舒服得让我们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这里还能如此享受,好大的凉台,还有一把躺椅!!!!
  放好
背包,海纳和非是还想去转转,再体会体会占里美妙的夜,尽管T很累了,但还是被忽悠着跟了出来,吹着凉风,晃晃悠悠,怕明早醒来,一切美好会消失,因为有时夜晚会给人虚幻的感觉。T第一次走这么远,确实累了,小逛一圈也就回来睡觉了。非是、海纳继续兴奋着,继续在凉台躺椅上听溪水的声音,听狗叫,偶有人走动的脚步声,还可见远处树枝摇动的影子,听风吹过的声音。。。。
  我喜欢夜晚,夜晚有很多白天不能体会的东西,如同占里的夜晚,空申的夜晚,如同黑夜盛开的花,神密而美丽,幽远而芬芳。闭上眼睛,就可以回到那样的夜,星星闪烁,歌声回荡,月摇梨花落)--(非是文)

 


有关“换花草”,来之前在网上曾经查到这样一个片子,接待我们的这位村长可是名人,CCTV曾经两次采访此人。村长叫吴永富,那时还只是村里的会计,一儿一女,这是他女儿,据CCTV的记录片中介绍当时她只有八岁。

  昨天进寨子那段路太难走,很累。这一觉睡得非常舒服,一声鸡鸣将我从梦中叫醒,昨夜进入占里时一路的神秘感并未散去,决定早起一个人出去转转,主人也住阁楼,就在隔壁,担心吵到主人,于是轻手轻脚下了楼,天刚蒙蒙亮。



  寨子里小溪边的小路上还没有人,却见许多的鸭子在溪边徘徊,这里的鸭子有的意思(也许我是对占里神秘感的心里作用,也许是我见得少),一大早,几乎都是成双成对从各自家中走出来,由公鸭带着往溪边走,到了溪边,先由公鸭带头往小溪的水里跳,似乎这条流过占里小寨的小溪被各个鸭群分割成好多段,每段都属于不同鸭群的“领地”,如果有谁冒然“侵犯”,被冒犯的公鸭便会追咬“入侵者”,直至将其赶出“领地”.

    既然千里迢迢经过艰苦徒步翻山来到这神秘的占里,不找到'换花草'哪肯罢休?
    一定要找到药师吴刷玛!哪怕就看看也行。雨也渐渐停了,天也变亮了些,从寨子里走出几个村民,见我拿着相机就乐呵呵的笑,占里男侗族服饰和小黄的侗族服饰是有区别的,特别是老太太,服饰显得更古老。(后来发现有点像空申苗族头饰,不知是否是越偏远,越闭塞的地方,这样古老的传统保持得越原味),我一路上问了好几个村民在哪里可以看到换花草,一听我问'换花草',这些村民神情或多或少都有点不自在,有的指那边,有的指这边,有的在回避,有的干脆说不知道,......越是这样我越是纳闷....

  这下也终于看清楚了用来晒糯禾的禾架,禾架并非每个侗寨都有,占里四面环山,寨子本身也依山而建,很难找到一块平坝,勤劳智慧的占里人则想出了这样晒庄稼的方法,一来不占地方,向空中发展,二来放在上面的庄稼所受的阳光充足,几乎每个禾架地下都有水池,后来我们问了好几个村民,答案不一:有说是洗稻禾的,底下有个人洗,上面有人接;也有说禾架挨着房屋,房屋间距很小,是用来防火的;还有说是用来养鱼的......都有点道理,也许正是这禾架有多种功能,才能在占里长期存在。

    不知不觉来到寨子中心,昨晚醉醺醺的村长好像就是在这里迎接的我们,这里是占里人开会和聚会的地方:鼓楼。对于没有自己文字的侗族,鼓楼就是他们生活的记载,文化的体现。这个鼓楼比起前一天在小黄看到翻新过的鼓楼破旧了许多,我问了问旁边的一位老者,这个鼓楼大约有二三十年的历史,我仔细看了看,鼓楼每层都有绘画,上面的彩画记载着他们的历史,也记录着他们的生活,还有他们的节日,还有曾经的梦想。侗族人的祖辈们为了躲避战乱逆都柳江而上,千里迢迢来到贵州,隐藏在黔东南大山深处,而占里人无疑是最幸运的,他们爬山涉水终于找到了属于占里人自己的世外桃源。从鼓楼绘画上看有战争,斗牛,侗歌对唱。另外不解的是上面怎么会有飞机和汽车?估计这样才能表达他们的梦想,这些居住在大山深处的人们,时代农耕纺织,以前这里交通极为闭塞,哪怕走出去买点生活用品,都要付出艰辛汗水。也许,便捷的交通生活就是他们的渴望。



  (村长来叫我们去吃饭,完全酒醒了,问昨晚如何,自然是赞不绝口。
  来到村长朋友家,已经有一大屋子人,热闹,摆了三桌,老人们围了一桌,年青人围了两桌,除了我和T,没有女人上桌子。菜很丰盛,有一道萝卜丝拌生鱼丝,加香菜点缀,特别鲜香可口,奇怪,这里怎会有如些时尚的菜品?在这么闭塞的地方,应不会是引进菜品吧,完全不亚于日本料理里的生鱼片。用手抓一小团糯米饭,搭配上各菜,吃起来比起寿司更有风味,再喝上一口米酒,那滋味,永生难忘。同样的饭,盛在碗里用筷子和用手在碗里抓,怎就这样不同了呢?大盆酒摆在桌上,喝完就用酒杯在里面舀,随意豪爽。能不醉?
  饭吃得很尽兴,时间不允许再逗留,还得去看吴药师呢。告别热情的主人,走出门来,见小姑娘已经等候着我们,真是好姑娘,这才发现走路有点成问题了,飘忽忽的,T赶紧扶着我,海纳在一边幸灾乐祸大笑。就这样三步一摇地来到吴药师家。没想到吴药师热情地
接待了解我们,并耐心回答我们的好奇。这个吴药师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个吴药师,那个吴药师确实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吴药师是她的传人(传女不传男)。没想到海纳队长说了一句惊人的话,他竟然要求要吃一点,我吃惊地看着他,这念头太疯狂了吧,这样神秘的东西都想吃。更不能让我相信的是吴药师竟然同意了。我不信地又问,我们可以吃?她含笑点头,那笑可比蒙娜丽莎。我们品尝珍般地小心翼翼把换花草放进了嘴里,有些激动,有点不安,是换花草哦,主宰着村子幸福的换花草哦,但真就被我们吃下了,有些淡淡的甜味,味道是没什么特别,但感觉有些特别。神奇的换花草也被我们吃下,带着惊喜而又满足的心情告别了吴药师。
  占里是古老、封闭的,大多还是自给自足状态。但同时又是先进、智慧的,人口理念,房屋建造布局的合理。人们生活的宁静安然,是外出打工人口最少的村子,大多安居乐业,零犯罪率的记录,不能不让人惊叹。
  占里朴实又充满诗意)--(非是文)

  在占里感受是全新的,这里的点点滴滴与小黄差别很大,传奇和神秘充满着整个旅行。我们从未见过这样切肉的方式,显然占里和小黄截然不同。


  谢谢女主人,难忘的手抓糯米饭,难忘的生血烤肉,难忘的米酒.....


  谢谢你,吴药师,是您让我们见到并“品尝”了大多游客无法见到的“神奇换花草”,让我们的旅行变得非常幸运和有趣。


  谢谢你,美丽的占里小姑娘,你的淳朴和诚信深深打动了我,临走回眸说再见的那一刹那,你的目光让我们感到“换花草”来由的真实性并不重要,而占里这来自“远古”的回眸却是真实的,难忘的,现在回顾在占里的整个旅行,感觉没有“换花草”就没有占里,我宁愿“换花草”永远是个谜,谜底永远不要揭晓.........

   再见名人村长!再见小妹妹!,再见!永远的占里!









 

 

 

关键词:黔东南占里

作者:海纳

《远古的回眸--黔东南行迹 IV》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