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远古的回眸--黔东南行迹VI

发表日期:2010-10-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VI.夜探空申--星空下的断肠情歌

    这趟黔东南之行,空申和占里这两个地方给人带来别样感受,所经历的一点一滴都会永久的留在心里,这两个常被游客冷落的原始村寨非常值得多次深入。
  “你们是从天生掉下来的,你们的到来我们太高兴了!”这是我们夜里踏进空申苗寨时一个苗族小伙迎接我们的第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那个夜晚无法入眠.......

下面楷体字为同行同伴文字:

  要怎样来说空申呢,对我来说,空申最美,就是那个梦般的夜晚,总怕一说就破了那个美丽的梦。
  空申,苗语的意思就是清澈的小溪。 到空申其实有点巧合,出行之前也未对这个地方做功课,只是在路上听海纳拿着地图说,这个地方是世界上最短的超短裙苗,并未在行程中列为必经之地。所以从芭沙回到从江,我们已经上了到凯里的车,准备在那边找些寨子玩。只是这车久久未动。在等车的过程中,海纳问,到不到空申?我说,时间够不够?他掐指一算说,如今晚能到那里,就没问题,这地方肯定原始,因为很多功略上都没提到这地方。我回答,那肯定去啦,快找车,看看有没有车到。好个海队,立即火速找车。不一会儿,过来说,到那里只能包车,师傅硬要三百大洋,你们两个再去讲讲价。我和T领命上战,一看,太奎侈了吧,怪不得师傅要三百大洋,装二十几个人的小型客车呢,好说歹师傅同意280元,但路上还要装人,还只能到那个转弯的地方,因为里面路太难,车进不去。还是嫌贵,要是能再找两个旅伴就好了,猛然想起刚才车上不是有两个吗,游说一下。刚好,车上的那个女孩正好下来,我马上对她说,去空申吗?世界上最短的超短裙苗。她眼睛一笑,空申?在哪里,海纳立马拿来地图忽悠起来,是超,特意强调,超,超短裙苗。。。。女孩动心,说上车问问男友。她男友是是个高大的外国朋友。一会儿,她和男友一起下车,说,一起空申,还有她们同路的另外两女孩还在犹豫,因为她们明天必须要赶到贵阳,怕时间来不及,误了飞机。简直,太好了,我们又一起来到包车的地方,女孩一看,还是说,这车太大,是有点奎侈,干脆去看看没有面包车。讲价的事,就由她和海纳去了,老外不懂中文,我们不懂外文,除了哈喽,就只能彼此傻笑一下,算是认识了。一柱香功夫,那两人笑哈哈地走过来了,成功找到车了,280元成交,包送到,咦!忙把
背包搬上小中巴,准备出发,就在要出发时,另两个女孩子又拿着背包赶来了,这下子,三人行变成了七人行的国际大队伍,浩浩荡荡地奔向超短裙苗——空申。。。。

  一路上,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声音象唱歌一样,讲着一路上的趣闻。她们四个也是在逛某一个寨子时遇到而结伴的。记得最清楚的好象就是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肉,原因是她们同路中管点菜的人特别固执,平均一人绝不超过10元钱。相比起来,我们三个腐败了许多,几本每天都是大肉、小肉不断,大酒、小酒不离。听我这样说,其中一女孩子真的跌掉了眼镜,说,怎不早遇上你们呢!四个女孩都是上海的,外国朋友很沉默,是瑞士人。海纳队路很得意,时不时点评一下这趟东南行,哪些地方是亮点,听得女孩子们崇拜得紧,哇,这么有趣,直后悔怎不早遇上,便一路都称海队了。当然这得意是很有道的,这不忽悠了一车人,还有国际友人。真是意料之外!出行就这样,总会有意外。
  七个人坐在小面包里,还一人一大
背包,很拥挤,坐后排的人都只能轮流坐直身体,很难受,但大家都兴奋着,超短裙苗。T说,她看过图片,那短裙象天鹅裙一样。这更无法想象,天鹅裙,是怎样被深山里的人穿在身上?未知的东西总是勾起我们十足的好奇,不会是人人都穿着天鹅裙吧,那会是怎样一番风景?
  车很破,但师傅开车的水平超级好,在盘山路上,飘移得很潇洒,行如流水。她们都说,这是赛车级别的车手。那山路盘得蜿转呀,一个S连着一个S,差点让我崩溃。在蜿延盘旋中天黑了,可路还在没有尽头。这空申,难道是在半空中?
  夜行,有夜行的美丽,透过车窗,看山间的寨子里闪烁的灯光,就象萤火虫在飞
  从公路岔口进去,路明显巅簸起来,不小心会弹起来碰着车顶。这时听到宣大声说,哇,有月亮。这时,大家都伸出头看月亮,弯弯地挂在天上,是上弦月,哦,月亮,在山里,只要有月亮,夜晚就是美丽的。就这样,看着月亮,随着车子在坑坑哇哇的山路上摇。
  远远地有芦笙的声音传来,点点灯光出现在眼前,一车人梦游一般下车,舒展了腿脚,这下看清楚了,除了月亮还有满天的星星,几个女孩不停感叹,这么多的星星,这么多的星星。外国朋友更是感叹,他从未看到过这种形状的月亮,他只看到过反方向弯的月亮。真是奇怪,自己从未注意过月亮弯曲 的方向,以为都是那样呢。
  顺着芦笙,我们往寨子里走去,自然还是要找村长。顺着芦笙,踏着月光,我们来到了鼓楼,一群人正喝酒,吹芦笙,跳舞。我们还在左顾右盼时,他们已热情地端着大碗的酒围了过来,酒已递到面前:天上掉下的朋友,喝酒!天上掉下的朋友,喝酒!
  “天上掉下的朋友,喝酒!”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让人热心。大家都被这种豪情所感染,大碗的酒一口喝下。爽!人群里面有一个穿着警服的朋友最热心,和海纳热烈地交谈着,如多年不见的老友,一会儿村长也来了,我则因一碗酒下去,晕乎乎地跟着他们的步子跳芦笙舞去了。芦笙高低音配合,乐声雄厚,声音可以传得很远。很有气势,这又是一种亲切的气势,节奏明快,旋律自由,那舞步看似简单,确又自由发挥,在你认为找到规律的时候,脚步确又错了。旁边的朋友,耐心地帮我数,左右左,奇怪,再怎样没规律性的变化,他们的步子都很整齐,然后,发现是对芦笙的曲子不熟悉的原故,但管他呢,跳吧,踏着节奏跳就行了,这种有着慢摇风格的芦笙舞,会很让人上隐的,只要芦笙一响起,不自觉地便会踏着那样的步子跳起来。确实,我们就是这样,伴着芦声,踏着舞步跟着村长往住宿的地方去。
  主人家太历害了,不知用了什么祖传密方,为我们做出了一锅风味独特的火锅,和我们前几天吃的还又不一样,这个味道更香浓,原来底锅里面加了一种有点象折耳根样子的什么参,是当地的特产。这对几天没吃好肉的女孩子们来说,简直就是美味之至了,都一改淑女模样,吃得豪放起来,米酒也是用碗装着喝。刚半醒的酒意,这下又被吹起来,其间的说笑,变得模糊,刚学会老外朋友们的家乡话,又给忘记了。记得是干了很多次杯。。。。
  住宿的地方很简陋,五个女的,只一张床,我和T睡了床,另三个女孩打地铺。
  早就说好了的,要夜探,可T和那几个女孩都说疲倦了,不去。海纳又邀老外朋友,没想到他兴致很高,说很喜欢这种方式。他征得女朋友同意后,狡诘地笑起来,并迅速地带上头灯,三人随即潜入黑夜。
(非是文)

    这趟黔东南之行,空申和占里这两个地方给人带来别样感受,所经历的一点一滴都会永久的留在心里,这两个常被游客冷落的原始村寨非常值得多次深入。
  “你们是从天生掉下来的,你们的到来我们太高兴了!天上掉下的朋友,喝酒!”这是我们夜里踏进空申苗寨时一个苗族小伙迎接我们的第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那个夜晚无法入眠.......
    几乎每次出游,“夜探”便成了不可缺少的行程计划。在超短裙苗寨空申的美丽月色下,这次由非是,瑞典老外和我临时组成的“三人夜探小组”行走在迷宫般的空申苗寨,空申寨子里的房屋很相似,手电微弱的灯光根本无法辨认道路的正确方向,夜探直接进入迷路状态。可大家兴致未减,根本顾不上该走哪里,怎么回去。这个老外太好玩,完全被这美丽夜色迷住,在瑞典根本就没见过“上弦月”,他爬一段坡便停下来仰望星空,嘴里连连冒出”Wonderful!Perfect!',透过竹林的月光的确太美,我们干脆坐下来慢慢欣赏,不知不觉已经临近午夜12点...“嘘,listen!”可爱的老外突然起身.........

  趁着酒兴,加上有两位男士垫后,非是大胆地充当了探路先峰,手一挥,并搅尽脑子,搜索出了一句----follow me!话一出口,海纳大笑说,太占了嘛。我得意地说,迷路是强项哈,反正都是乱窜,到哪算哪。所以,出门就往竹林里走。老外跟在后面连说,神密。。刺激。
  一般有月亮的晚上,看不到星星,或者能看到少量的星星。但那晚很神奇,月光下是满天的星星。我们关掉灯,竹叶随风月光里摇曳,星星透过树枝闪烁。我听懂了老外呢喃,dream …..隐隐约约,似有什么声音。“listen!”老外起身:“嘘”。好象是念经的声音,我说,再听,好象是唱歌,“Singing”老外点头。海纳提议,加入他们,老外迟疑说怕再喝酒。歌声又起,仔细聆听,在风中,有些断断续续,但出奇地婉转动听。。。。脚步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似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们,没转几个弯便来到一房子前,声音就在这里,因我们的到来,声音停住了。暗暗地看过去,一群人正围在一起,低着头,很专心的样子,我低声说,他们好象在举行一种仪式。并不敢打扰他们,就静静地站立一旁,这时一个男孩儿站起来,我问,没打扰你们吧,我们顺着歌声过来的。他说,没有,一点不影响,很年青友好的声音。并抬了几个凳子给我们,我们就静静地坐旁边一棵树下,好奇地看着他们。。。。
  歌声响起,天,这是怎样的声音呀,声音就象是从心底深处发出来,一下子又飘入了天空。只见他们,低着头,用手捧着脸,那样地投入。一人领唱,众和声再起,似又有多声部的组合,配合得那样随意又完美。声音明净清澈,曲调深情忧伤,曲折迂回。深情得渗透心底深处,忧伤得打动你最柔软的地方。我们惊呆了。。。。半晌,同时说了一句话,太美了! Dream。。。。
  太想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了,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唱呢?抑制不住的好奇,在他们停下的间隙,我问那个男孩,你们唱的是什么意思呢?他笑着说,唱的是情歌,是唱给女孩子听的,就是表达心情,希望女孩子们听到我们的歌声出来约会。。。。。。哇,太浪漫了。
  歌声回复婉转,一首接一首,抬头望天,月亮如此柔美在挂在枝头,星星如花般盛开在天空,月夜情歌让我们意外的碰上了。女孩子们能听到吗?她们会出来吗?
  我们好奇地期待着,我多么希望女孩子听到这醉人的歌声出来。就象美丽的童话,那样的单纯美好,象是雪花飘落的声音,花开的声音,风吹的声音,溪水的声音,流星的声音,月光洒在身上的声音。。原谅我的语无论次,实在太想表达出当时那种美的感觉。。我沉浸在歌声的想象中,很多时间过去了,似乎感觉到歌声越来越忧伤,女孩子们还没有出来。。
  我又问那个男孩,女孩子会出来吗?他说,她们被感动会出来的。又问,如不出来,你们会一直唱下去吗?他说,会的,会一直唱到天亮。。
(非是文)

  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女孩们仍然没有出来。这群小伙子仍然蹲着围成一个圈重复着同样的歌,这歌声抑扬顿挫,婉转悠扬,在如此迷人的夜里,渐渐的,感觉这歌声愈来愈凄凉(回来后我才知道,他们唱的就是空申“茅人歌)...
    小伙们很友好,没有觉得我们是在打搅他们,还拿来几个小凳叫我们坐在旁边看,并且给我和老外递来香烟......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午夜一点过,我开始怀疑是否像男孩们说的那样,女孩们听到这样的歌曲真的就会从四面八方走出来?真的有这么浪漫是事情发生吗?好奇心决定让我们等下去看个究竟,哪怕等通宵都值!
    这时,老外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我担心老外想返回,于是开始忽悠起老外来:“If you follow them sing the same songs,the girls would come and sit your side ,side by side!”.......老外先是一愣,随后狡黠一笑,并连连摆手“no,no,no”,但明显能感受到他精神倍增!哈哈,可爱的老外!

  他们唱会儿,也歇会儿,抽支烟,但没有太多的话,然后又接着唱,深情不止。我又问旁边的男孩,歌词到底是什么?他笑说,就是,我被你迷住,很喜欢你,我在这里等你,希望你听到我的歌声喜欢我等等,很多的心情。表达炽热而质朴。
  我在心里祈祷着,女孩子们,出来吧。
  许久,许久,风吹得有些凉,终于,终于,听到有脚步声,有灯光过来,是女孩子们来了,期待的奇迹终于出现,感觉我们三人都屏住了呼吸,真的来了!!男孩们的歌声婉转中带了喜悦。我问,女孩子来了,我们呆在这没关系吧?他说,没关系的,很高兴你们在这里,可以和我们一起唱,也可以和女孩子聊天。女孩子们还搬了个火盆出来,约5个女孩子一起,大家团团围住在一起,歌声仍在继续,女孩子有些害羞,低着头,刚开始小声地和,几个回合后,女孩子这边开始领唱,男声部和唱,听得我入迷,我问旁边的男孩儿,他们和她们是不是事前就有好感呢,他说是,哦,想来这算是求婚的一种方式吧。唱了一会儿后,一个男孩儿走到他心仪的女孩身后,和她窃窃私语,歌声仍继续。。
  旁边的男孩儿告诉我,如那女孩子有意的话,男孩儿今晚会把她抢回去,明天会宰鸡宰鸭大请寨子里面的人,很热闹。哦。抢回去?不就是抢亲吗?我还没回过神来,只见那男孩儿抱着女孩子就往山下走了,女孩子不停挣扎,男孩子们帮助抢,女孩子们帮助拖。有哭泣传来。。。我有些不知所措,问,女孩子为什么要哭呢,她不愿意吧?他说,她们都会这样的。。。。
  我们三人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以前,抢亲的镜头只存在于想象中,存在一种野蛮的吸引力。这次亲眼所见,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子被抢走,加上那哭声惊心动魄,感觉到,这女孩是真的不愿意,这种情况下的抢亲变得不那么让人接受。还好,女孩子又被娘家人抢回来了,我们终于松了口气,征得同意,跟着女孩子们进了屋子里,围坐火塘听她们气愤而激动地讲着刚才的险情,那个被抢的女孩子惊魂未定,头发弄乱了,衣服也扯破了。同伴们安慰着她。她们的话,一句都听不懂,只能从表情上来判断情况的严重性。慢慢地,那个女孩平静下来,别的女孩子气愤的声音也变得欢快起来,好象偶尔还开开那女孩子的玩笑,因为那女孩的脸红了。看女孩子欢快起来,知道这下完全没事了,心情也快活起来。看时间已凌晨3点过了,便告别了这群美丽的女孩子,没入黑夜。抬头看天,星星还在,月亮还在,可来时路完全找不到了,转了几圈,感觉是越走越陌生,海纳说,不要走到别的寨子里去了哦。
  哈哈,这下是真的迷路了。。。。
(非是文)

  时间已经过了三点,非是在前面带路,我和老外小心谨慎跟在后面,可越走越不对劲,感觉完全偏离了大方向,如果真迷了路,那可惨了,得在这寒冷的山上度过下半夜,周围没有一家人家还亮着灯,没有办法,只能继续乱走。老外似乎有点着急,不断提醒“Round!round?round!,go back!”,谁还有更好的办法啊?只能ruond了。
    幸运的是,我们没过多久居然转回到了刚才听歌的地方,那女孩的一家人还围着火炉絮叨刚才的事情......经女孩母亲带路,我们总算回到了住宿的农家。

  第二天,我们分头在寨子里逛逛,这下不会迷路了,我独自一人再次来到昨晚发生抢婚的地方,原来这家有三姐妹,春节期间都在家里,老大二十出头,已经结婚并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老二大概十八岁,去年刚出去开始打工,老三好像不到十五岁,现在还在读书。我也搞不清昨晚被抢的女孩是否就是老二?也许是她们的朋友。三位苗族小妹妹见到我这个昨晚见过的外来游客,热情的打着招呼,并邀请我进家里坐坐......

  家里很简陋,没有什么家具和家用电器。进门左边是厨房,有一木梯可走到楼上,阁楼上放着织布机,再进去就是睡觉的卧室,楼下的每个房间中央都有一个火塘,也是围着吃饭的地方,屋里光线很暗,屋中央火塘上挂着腊肉,走廊的侧墙没有窗户,就像我们这里的阳台。走进去给人感觉真的很舒服,全木质结构的房屋,木墙上挂着这里特有的农具和晒干的农作物,显得非常别致,就像特意装修的小饰品。令我惊讶的是窗外居然有一只鸟笼,笼子里画眉见到有客人进屋,不停的叫。

    空申超短裙苗族女子平时基本上都是穿着空申短裙苗特有的服装,只是在平时劳动时的服装和节日时的盛装区别很大。
  老大虽然刚二十出头,但已经是一个可爱小男孩的母亲。她就嫁在不远的外村,春节回到娘家过年。从她的言语表情便能感受得到她与久别妹妹们团聚的幸福快乐。

  二妹大约18岁左右,穿着现代,现在在广东一厂里打工,能走出去打工的基本上都是被先出去打工的乡亲带出去的,一个人走出去,慢慢可带一拨人出去。我问她们现在的年轻人出去打工是否就准备长期在外?她们回答很坚定:怎么会哦?!如果结婚了就不会再出去了。
    二妹很腼腆,我再三要求,希望她们能穿上自己的民族服饰,在大姐的帮助下,她两个妹妹换上了空申苗族平时穿的服装.....


老三还在读书,非常单纯,不爱说话,一问她也不回答,只是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当我问及昨晚抢婚一事,为什么你们听到歌声要走出来,但为什么抢婚时却不答应,大人也出来干涉,而且当时你妹妹还哭了?
  大姐的脸上立刻显得很无耐,说到:其实我妹妹不喜欢他(昨晚其中的一个小伙子),只是认识,不好意思不出来,我们的风俗就是这样,我们出来也是为了大家都能高兴一下....


    透过窗户远远的看见家里的大人正在往家里走,估计刚从田里劳动了回来。很奇怪的是脸上有红色痕迹,一问大姐才知道是这是昨日节日里残留在脸上涂抹的红,这里的苗族过节每个人脸上会点上红色标记,也不知是什么含义。

  由于之前约好非是和T等一行在11:30在住宿的地方集合返回,看看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也该往回走了。听说我们中午就要离开空申,姐妹们便告诉我今天中午寨子里还要继续过节,很多人会穿着短裙苗的服装聚集在一起跳舞唱歌吹芦笙。但我只能表示遗憾,因为来之前已经定赶飞机回四川,没有办法多停留。
    既然来到短裙苗寨,没见到短裙服装肯定会很遗憾,当我再次提出想见见她们节日里穿的衣服时,姐姐很爽快,不多久便换上了节日盛装。

    回到集合点,吃过午饭,收拾行囊准备返回。这时,屋外突然热闹起来,传来悠扬的芦笙声。
    吹奏芦笙的小伙子们早早的来到节日聚集地,芦笙声也吸引了不少村民,人也慢慢多了起来。虽然先来这里的大多小伙子在外打工,衣着时尚,但空申这特有的节日习俗仍然很好的被传承了下来,很可惜没有办法再多点时间驻足停留,只能与美丽迷人空申这特有的节日擦肩而过......

  再见,迷人的空申,美妙的星空,再见,美丽善良的小妹妹!

我想不久我肯定还会再回来,不为别的,只为能再次聆听那首断肠情歌,能再次见到这来自远古的回眸......




关键词:空申黔东南

作者:海纳

《远古的回眸--黔东南行迹VI》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