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去大吉看北洋崎

发表日期:2008-05-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去大吉看北洋崎

去大吉看北洋崎/北洋崎的几个名词/北洋崎,你诉说什么/清山秀北洋崎

(/网 摄影/走聿)

 

去大吉看北洋崎

 

    没有准备什么惊喜,当然也就没有料到有这样的意外。在大田县广平镇大吉村,当我与一座叫北洋崎的高山相识后,我听到了从大山深处流淌出来的溪流清纯的水声里一种自然的天籁。

    是一个传说吧,这条在当地人眼里至今没有名字的溪流,像一条玉带缠绕着高耸入云的高山向我飘来时,那个叫道士潭的传说令我有些猝不及防。说的是溪流中的一口深潭,此潭形状像一口大缸,口小中间大,两旁是悬崖陡壁,地势险峻。潭水深不见底,据说潭底通向很远的大河,水量大时可明显看到一个大漩涡。潭上原有一条木板桥,某年某月某日,一位美丽的村姑过桥时不幸掉入潭中,亲人们按当时的风俗请一位道行颇深的道士到桥上为村姑招魂。意外的是这位道士居然也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深潭不知所终,由此这口潭就有了一个不俗的名字——道士潭。当我们小心地沿着石壁爬到道士潭上方时,没看到传说中的木板桥,当然也没有什么道士和村姑,清幽的潭水里泛着的涟漪像是一个一个环环相套的圈,宛若时光老人额头上深浅不一的皱纹。探头俯瞰道士潭,只感觉到传说像清凉的山风悄然地抚摸了我一下溜走了。一刹间竟有些恍惚,而这时就在主人的指点下看到这个天然的石臼,这石臼舂出的米果和糍粑是不是也和传说一样诱人呢?在潭上方的岩壁上还印着一双显然是男人尺寸的脚印,这是时光给坚硬的岩石留下的如此巧合的印迹,还是当年道士的失足落潭时留下的最后的脚印呢?不得而知,这个自然与传说巧妙结合的秘密大约只有清清溪水里自在畅游的小鱼们知道吧。

    而此时的心已被这条无名的山间溪流深深的震撼了。

去大吉看北洋崎

    实际上当我心里揣着这么一个多少有些悲戚的传说,穿过山脚下一片长满紫云英的农田进入北洋崎时,那在春风中怒放的紫云英像是绿色田野上撒着的点点火星,我的心就已悄然被点燃了。而沿着溪流行走,河床上别致的各种形状的石头则像是一些调皮的走兽,让人的心里开始流溢着惊讶。没有名字的溪流是北洋崎山一条绿色的飘带,将山与林点缀出了别样的风韵,多了灵动的风姿。当地人说溪流没有名,却从道士潭将上游分为上盘水,下游分为下盘水。也因此,我觉得这条从远古的自然历史里流到今天依然风姿绰约的溪流如果叫着盘古溪,当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或许它真的是盘古开天地里就开出来的吧。因此,当我沿着盘古溪一路向北洋崎山攀登里,真没想到登山的路会是如此的富有诗情画意。清澈的溪水让水底的石头显出一种别样的美,珠圆玉润的感觉轻轻叩头眼帘。更奇的还有红色的溪石河床,起初让我以为是石头本身的色彩,细观过露出溪水的没有色彩的部分,方知一定是溪水经年累月浸蚀才会产生如此奇异的效果。这红色的水底溪石有的很有规则的分层连接排列,宛如一层层的水下梯田。难道说这是生活在溪水里的精灵们种植粮食的田么?转念一想不禁为自己的浮想而暗笑了。但这水与石通过自然之手锻打出来的色彩和构图,无疑是一幅最自然的不可重复的山水画,给北洋崎山水打上了重重的个性色彩,让人欣喜之余只有感叹了。

去大吉看北洋崎

    沿着盘古溪而行,不时需小心踏溪中的石头而过。耳听哗哗的流水声,眼观清澈见底的溪水,不由地心情缓缓地生长出最自然的绿意来,上山的路不觉地变短了变容易了。跨过一口口没有名字,其实也不需要名字的水潭,突地一口水潭呈现在眼前。首先吸引我视线的是潭上方溪流冲激出的两折平展展的水瀑,白得耀眼,平展得仿佛落下时被人小心地用手扯平了皱折一般。这水瀑落差也就一米右右,远不能称为瀑布,但这短短的水瀑落入半圆形的潭里时激起的波纹让我似乎看到一幅在传说中才能存在的沐浴图。那两折平展展的水瀑若是躺着沐浴,水流就像是天然的按摩师定然可以把身心在尘世间生长出的皱折全抚平了的。没来有由地想到了仙女沐浴潭这样俗气但如此方可代表此潭个性的字眼。而这样的想象在我面对落差近百米的三叠瀑时完全被击碎了。

    据热情的主人介绍,这条壮观的三叠瀑叫着大坑瀑。站在瀑下,抬头只见一股白练如倒悬下来的白云摔打在岩壁之上,于是云有一些被震碎了成了落下来的水花。但是变得不规则的云带依然紧紧地拥着岩壁,仿佛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它们分开。扶着溪边的小树我极目也无法看到整条瀑,只是远远地看着它折了三折,似扭动了几下腰肢就奔流而下了,它撞入瀑潭的声音是欢快而轻松的,好似完成了一个诺言和约定。而这条溪与这美丽的山水是不是也一直在践行一个天长地久、地老天荒才能结束的约定呢?

去大吉看北洋崎

    在北洋崎茂密的山林中攀行,我就想,那些年代久远的树对于山是怎样的一种约定呢?当我看到这棵藤缠树时,对这样的自然之约就有了一种更深的理解。如蛇般沿着树攀援的藤一圈一圈的与树日日夜夜生长呼吸在一起,树与藤都在时光的抚慰下生长着,直到有一天树不堪重负地枯萎了,藤则长成了树。有人说这是藤对树一种触目惊心的绞杀,但我认为这是它们之间一种生命的约定,大自然严酷的法则注定了必须树做出牺牲,而当藤长成树时,藤还会心存感激么?还有三颗在主人指点下放大感叹的树,其实是一棵树头,不知是一种怎样的自然造化长成了三棵。同行者纷纷给这棵树命名,有的是说“第三者插足”,有的说是“一家子”,而我更想说的是“有情树”,不管这是一种怎样的情,它们能生长在一起就是一种天地造化的“情缘”啊。

去大吉看北洋崎

    在北洋崎山,这样生长在一起树不少,有的是五六棵生长在一起的。据当地人介绍,北洋崎山在很久以前住过人,这从山上不时可看到原先垒叠得很整齐的明显人工痕迹的墙基上可以得到验证。但这些最早的先民来龙去脉,现今的大吉村人连他们的祖先也说不清楚,看来,这些北洋崎最早的居民与这山水的缘已沉进传说里去了,在历史的记录里是无法找到痕迹的。而更重要的当然是这片古老而焕发着永久新鲜活力的山水,看着这些奇树,我只能悄然疑问:这是北洋崎给每位走进它的人最深刻的警示么?

去大吉看北洋崎

    沉思间又攀上一面陡峭的山坡向北洋崎山顶峰接近时,变粗的呼吸间就闻到了一股隐约的清凉,不觉间,最长最大的瀑布铜锣崖瀑布躲在一片丛林里探出头来。惊喜中小心地走到瀑潭边,或许是为了让我们更领略到这条足有七十余米高的瀑布风韵,刚才晴朗的天空忽然飘起小雨来。当我站在瀑潭边仰望瀑布从天而降时,落在脸上的除了瀑布溅起的水花还有雨点。一时间只见瀑布最高处的崖顶一股溪流绵绵不绝地争先恐后地奔涌而下,像是一个个勇敢的跳水健将,将矫健的身躯在垂直的崖壁上尽情地伸展,前滚翻、后滚翻、旋转、腾跃等高难动作表演着它精美绝伦的艺术。这精彩的表演让每个身临其境的人都陶醉了,同行的人不时地发出各种各样的赞叹声。我想,当地人把这条瀑布叫着铜锣崖瀑,一是要表明它的壮美,二是要描绘出瀑布落下里如铜锣般壮观声响吧。此时,所有声音都在我的意识里消失了,没有同行者的惊呼声,也没有瀑布的声音,整个心田里挤满的是铜锣崖瀑布完美的艺术表演。然后,在短暂的失音之后,我捕捉到了在丛林中潜行的山风送来山轻声的耳语声。

    这种耳语当我站在北洋崎海拔1304米高的顶峰,视线试图绕过眼前茂密的树林放远,体验如何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时清晰地听到了。我听到北洋崎说,来吧,来吧,让那清纯的溪水带你上山,你会得到意外的惊喜。于是,我深深吸口气悄悄点点头,然后,揣着惊喜下山了。我相信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这个惊喜都能保持着新鲜。

 

 

北洋崎的几个名词

作者:岩风

    引子:大田县境内海拔在1300米以上的山峰共有9座。第一高峰大仙峰(海拔1553米)因以第一众人知晓,第二高峰象山(海拔高度1432米)因山顶上有广茂的草场让许多游人趋之若鹜。在中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大陆性和海洋性气候又重影响下,到了海拔1300米高度的山上大多长着矮瘦的树木,风霜岁月中透着坚硬孤寂的品质,而那样的山缺少水分滋养,阳刚骨气十足,少了阴柔妩媚之美。跟大田县毗邻的两座名山德化九仙山(海拔1644米)和尤溪蓬莱山(海拔1289米)也存在着同样的缺憾,它们因寺庙存在有了仙气而得名,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了。紧挨着大田吴山乡的牛姆林(属永春县)因高大原始的林木和丰富的水资源有着闽南西双版纳的美誉,洁净的水流淌着山的灵魂,水附于山生命,山因为水灵动。牛姆林海拔高度不足1200米,潺潺水流在山的身体里,它是那样地柔软,经受不住一次破碎跌打,没有山间流水应有的气势,牛姆林的水看不到山的力量与性格。位于广平大吉村的北洋崎海拔1304米,在全县山峰海拔高度排名第九位。她的存在弥补了闽中众多高山的缺憾,它丰茂的灌木林和原始富足的水源常年不竭。北洋崎的水离不开山,北洋崎的水在山的峰回路转里风情万种,或娇羞或果敢,或轻歌曼舞或豪情悲壮,或温柔缠绵或磅礴洒脱。北洋崎沉寂无声,像深闺中一位纯洁的姑娘,美丽的面纱等待钟情者去揭开。

去大吉看北洋崎


  蜂房:先看到蜂房,再看到北洋崎。蜂房随意地搭在山里,在长满春天的杂木和芦苇丛中,蜂房在流水边上,有着流水的洁净和芬芳。那是蜜蜂温暖而又诗意的家,没看到放蜂人,四月初,我想蜜蜂的家空空的。北洋崎的杜鹃花、紫芸英花、竹子花、野兰花,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花,会结果的和不结果的花,它们是蜜蜂另一个家。位于北洋崎的盘古坑有三两座古老的木房屋,斜依着,似乎要跨蹋。那屋子里也有蜂房,人们把家搬到了山下,屋子成了蜜蜂的家,那是更大意义上的家,蜜蜂的子孙后代在那儿繁衍,那儿没有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我只想是一只蜜蜂,在开满花的山里有一个家,一样勤劳,一样热爱着自然,热爱着北洋崎最为原始的那部分。
  山溪:丰满而又清澈无比的溪流穿过山的身体,穿过丛林,来到平坦地带,形成更宽大的水流,水中花水中树水中石水底的阳光在浅浅地飘,它们静若处子。水流从高处跌入潭中,溅出大朵的浪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北洋崎许许多多潭水只有唯一的一个故事,当地人叫着道士潭。我以为命名为少女潭更好,因为那是关于一个少女落水的故事,水之洁净与少女的灵魂有关。水之源头是瀑布群,瀑布高达数十米、数百米,或倾泻直下,仿若来自天外,或者折叠奇险,仰望无尽头。它们飞扬的水花落到眼脸,打湿衣衫,或消失在风里,幻影一般神秘。水是北洋崎的生命,北洋崎的温柔,北洋崎的壮美,与她有关。这是等待命名的一条溪流,我希望她拥有一个温暖的名字。我无法描绘她,她如梦如幻、多姿多彩,用文字无力抵达,只有心灵才可以触摸。

  榨笋坊:一个被遗弃的榨笋坊,乱石垒成的房子,粗糙,结实,古老。依水的场院,杂草丛生,破烂的榨笋工具陈杂其间,高高的笋架似乎要倒下来,那儿充满了腐朽的气息。竹筒子引来的水流还在流淌,依稀看到时间远去的痕迹。只身路过,似乎看到了劳动的脊背,古铜色的肌肤和阳光下的汗水。青青翠竹,在云里雾里,在一片带雨的阳光下,竹子的海洋,那是梦的一种,是北洋畸美丽的肌肤。下山,路经盘古坑,也有榨笋坊,一对夫妻在忙碌着。我知道,春分时节这儿开始出笋,榨笋经剥、切、煮、泡、榨、烤六道工序。向晚时分,溪流穿过盘古坑大片竹林,山间小路依傍着溪流穿过,愜意的晚风,最后的粉嫩夕阳,暮色渐浓里,一对夫妻留在山里,演绎原始的生活。
  村庄:海拔1304米的北洋崎顶峰不是嶙峋险峻的苍石壁垒,而是一块盆地,这儿存活一个村庄,过去的村庄,消失了的村庄。登临绝顶,来到了村庄,我是一个客人,是村庄五百年后或者更加久远的真实的访问者。潺潺的溪水,缓慢绕过村庄,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碎石堆里的陶片、墙基,隐约的残垣断壁中看到一个巨大的房屋和院落,屋前临水处是否有一块光滑的青石板,一浣衣女子在某个清亮的早晨擦拭着娇羞的容颜。也有稻花谷香,也有青青碗豆花开,有牛羊马匹,有劈柴的人,有生火的人,有一场婚事,唢喇铜锣与鼓点,欢乐的歌与酒。传说中这些人间的富足和怡然的快乐在一夜间消失,血与火的杀戮将村庄摧毁。故事还在传说,人事已经不在。这是长满了杜鹃树的村庄,我们在杜鹃林丛里寻找时间的风证,脚印重合着脚印里,一些古老的故事和情感是否在这个春天里透露出生命的气息。人间四月芳菲尽,这儿杜鹃花还未开放,说要等到五六月份,要过两个月来,那就是初夏了,这儿成了花的海洋,这满村庄的花祭奠着一个消失的村庄,祭奠三千多人的冤魂,年复一年。六月,我们再来,看望一个开了花的村庄,看望那些生长出花朵的生命。
  诗歌: 请求
  请求北洋崎的水安慰我清澈的童年安慰我的青春和初恋的女人
  请求从天上来的她离我们近些再近些
  请求空谷幽兰山间翠竹
  请求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条流瀑拥有一个温暖的名字
  请求她们干净的身体没有伤害
  请求她们的灵魂在地下再安息五百年
  小小溪流穿过还未开花的杜鹃丛里少女的影子老人和小孩的影子
  久远的土地、风、阳光、雨水,醒来。安睡
  那些传说他们爷爷的爷爷讲给爷爷们听他们确信无疑
  也请求九瓶酒文笔山天芦杆峰们一起来
  从高于一千二百米的那一地方来
  所有的人都来请求所有的人都不要留下也不要带走
  都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北洋崎,你诉说什么

高珍华

 

    北洋崎,你静静地伫立在大田、永安、三元的结合部,如一个孤独的老人,守候着一个万年不变的诺言。你海拔1456米,这个高度在大田县百座千米高山中不算显山露水,所以你在当今旅游界不具有话言权。被誉为“南方天山”的象山、被称作大田“明珠”的大仙峰,即便是高不过你、神秘也比不上你的白岩山,也都比你名气大多了。于是,你只好默默地等待,等待着那个万年不变的诺言有“芝麻开花”的一天。

    这个时刻终于被你等到了,你听到了它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那是一阵阵吹绿千山万水的春风——“世界地球日”刮起的“生态旋风”。于是你很沧桑很沧桑的脸上荡漾起笑容,如同百米高崖跌落的长长的铜锣崖瀑布一样,欢腾着银白色的浪花,蹦蹦跳跳地隐入丛林去了。

    你终于要开始诉说什么了,你到底要诉说什么呢?说说你拥抱在怀的宝藏吗?千年古树摇曳着漫天碧意,将大山裹覆的严严密密。香樟、红豆杉、福建青岗栎;千里光、金线莲、七叶一枝花;山糜鹿、穿山甲、狗熊大蟒蛇……不,不!这不算什么,哪座大山不都是敞开宽阔的胸怀,将许许多多珍宝奉献给人类,可人类记得它们么?

    或许,你要说说深藏在你心中的秘密吧!那一片片古梯田上草木葳蕤,往昔它可是绿浪滚滚,稻菽飘香呀。只因了那一个爱显摆的官员,北洋崎的灵山秀水给了他灵智,他才能十年寒窗一朝登科,在京城显赫。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吹起家乡富庶金不换,“上张下姜好女不出乡”,惹起帝王怒发冲冠驳“乱伦”,三千子民一朝殒。不,不!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秘闻不可告人了。

 

 

水清山秀北洋崎

林生钟

 

    八闽素有“东南山国”之称,大田虽然地处全省的中部,旅游资源却很少。而广平镇在这方面应算是个例外。这里有白鹤洞、慧林洞、黄岩洞;有明清时期的古堡、古厝建筑群;还有像大吉村北洋崎这样保持良好的生态……可谓水清山秀,鸟语花香!尤其是令游客们为之流连忘返的北洋崎,这里的一山一水,都流淌着诗情和画意。
  北洋崎位于大田与三明、永安,三个市县的结合部,这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是广平最边远的一个小地方。而山下的大吉村,其实也并不大,人口才两百多一些,可考的历史就一百多年。大吉有多个姓,他们的祖先都是在不久前,从外面迁居来的。因为人口少,开发的时间同样短暂,所以村庄四周的生态环境保持得较好,到处可见绿色的山岭,洁净的溪流,还有织锦一般美丽的田野。
  北洋崎是一座山峰的名字,海拔1304米。在这座生态完好,且天然原始的大山里,主要的景观以欣赏瀑布群落为主。这里竹木葱茏,林海苍莽,山顶上流泉喷涌,一路形成大大小小四五个的瀑布。瀑布气势磅礴,每道宽度都达数丈,上下高差竟在百米之上。而轰鸣的声响,如雷贯耳,游人还身在山外,就已经感受到它的巨大力量。飞龙碧雪一般的激流,穿越林隙,树林里时时蒸腾起山风雾岚。那些由巨浪冲刷掏出来的石潭,则波光涟涟,水清见底。更有三五成群的鱼儿,在其间嬉戏。潭四周虫嘶蛙鸣,已经开放的兰草遍布两岸,幽香阵阵扑鼻撩人,大家恍似行走在一派神府仙境里,水清山秀,风光怡人!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水,是山的精灵;水,也是山的神经。如果一座山,没有了流动的水,这山肯定不会生动,也留不住造访者的脚步!
  我们就是循着水流来的方向,跟随着当地的村民,一直往山顶爬去。爬山实际是很费力的运动,特别在我们的同行者中,有年近花甲的老者,也有娇弱如风的小姑娘,大家停停走走,竟然耗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还没爬上北洋崎的山顶。因为路径逼仄,山体又很陡峭,刚刚还下过一阵细雨,一路上大家你搀我扶,拱背弯腰,就像一群挤在一起的猴子,四肢并用靠爬行走路。
  北洋崎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它让人无法探知的历史。比如像当地村民所崇拜信仰的“南朝公”,附近的村庄就未曾听过,我们根本无从知晓此公何许人也?我们同样也无法想象,在山顶之巅,那里居然还有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几十亩的地盘上藤蔓成阵、流水成渠。那里生长着的树木,虽然有的也已经碗口粗了,但是谁都能够一眼看出,树下松软的土地曾经是肥沃的良田。村民们告诉我说,在对面不远处的另一座山上,老辈人讲过那里住过土匪,也驻扎过反叛朝廷的农民起义军。
  大吉人是好客的,他们在我们一行到来之前,就已经开辟出了一条临时的小路,供大家上山。他们除了有人在前面给我们引路,另外还派人在队伍的后边帮大伙背行李。细心的村民一路上还砍了许多树枝,靠在路边给大家当拐杖。
  北洋崎还是个盛产毛竹的地方,大吉人的主要经济收入,都是靠传统的竹业经营。这是一项很有规模的产业,他们自古以来就是靠山养家,全村虽说人口不多,但仅竹林面积这方面的数字,不下两三千亩。竹林的出现,我估计最初应是属于天然野生的那类,因为在北洋崎的密林深处,我们随处可见那一杆杆健硕的竹子。尤其令人兴奋的是在一些山坳里,在那些相对平坦的小盆地上,几座古老的烤笋房散落其间。那些古朴、小巧、布满着苔痕的建筑,河卵石砌的墙体,竹竿架成的屋顶,竹片叠成的瓦片,自成特色,饶有韵味。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只有真正懂得山水内涵的人才能真正称为仁者和智者,而沉静在这水清山秀的怀抱里,所有浮躁的心都会淡泊而宁静起来。

作者:dt163

《去大吉看北洋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t163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