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教育技术的老师们(转)

发表日期:2009-01-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网上无意发现一师弟对老师们回忆的帖子,挺不错的.虽然对他的评价不感全部认同,但大部分反应的是我们同学对老师的认识.我们的老师都是好老师---吴兵
写在前面的话:
我的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坐落在芜湖,安徽皖南一个美丽的沿江城市,是一所省属重点大学。
时光如逝,转眼之间,大学4年的生活早已结束,如今,结束了校园生活走向工作岗位的我,蓦然回首,4年的生活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老师、同学、教室如胶片般在脑海中转过。
大学回忆录之——

我的大学老师们
孙树群

孙树群,我们的电视编导老师,可以说是一个导演,是我们教育技术专业的元老之一,男,40多岁,一米七,八左右,讲师。
孙树群的声音醇厚且富有磁性,曾经迷倒N届教技女生,包括我们这届(我不仅N+1次听到高届的师哥师姐谈过他!)至于男生喜欢他,是因为他人好,阅历也多,课上的也好!
孙老师有个儿子,他上课经常提到他儿子,另外他的手机外壳上也贴着他儿子的大头贴,由此可见他是多疼爱他儿子。
上孙树群的课很开心,因为我们可以自己拍一个小短片,是拿老式的摄象机(都过时了还给我们用!!)。我记得我们组拍的叫什么《殊途同归》。另外由于他拍过一些片子,也去过不少地方,他在上课时就讲给我们听,有时听的入迷了,则觉得课很短(他的课是大学里很少觉得课短的一门)。
最有趣的是他的课可以看电影,看一些电视广告和大片,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天堂电影院》,一部很经典很好看的电影。
我记得我电视编导课的考试是得了93.5分,我们组最高分,在班里第二,谢晋是94分第一(我私底下认为是他和谢导同名的原因),我们组的人都很气愤,认为大家的分应该一样的,凭什么我会比他们高很多!我个人认为可能是我的稿子写的比较好(是关于军训的)!
上大四的时候有时在院里还能遇到他,他竟然还能认识我和我打招呼,我很高兴!毕业了,不管他还能不能记得我们,我想我们能记得他就可以了!祝他一生平安!

汪四清

汪四清,我们的教育技术导论老师,男,40岁左右,有些秃顶,胖胖的身材,一脸善相,无外号,讲师。
汪四清的讲课很特别,所以这门课也是四年内所有专业课中很受欢迎的一门课,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本人!他上课可以不看书,连讲两节课都没有问题,更让人跌眼镜的是他的专业英语——即教育技术方面的英语几乎都会,因此在他的讲课中经常会冒出我们听不懂的术语英语。
汪士清的话很多,但最让我们全系人津津乐道的则是:“始于迷茫,而终于更高层次的迷茫!”这句话被我们奉为教育技术的经典,后来才知道这句话是他历年来都会提到的。因此只要知道这句话的人,十有八九是安师大教育技术专业的!
汪四清为人很低调,和他打招呼,他也总是点点头微笑一下,他如老僧般无大喜大忧,遇事不慌,总是慢慢的一个慢性子的人。他同样不争名利,也就不花心思在评职称上,所以他和孙树群老师一样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仍然还是一个讲师,孙树群曾经说过:“汪四清老师是一个博学的人,他不在乎职称,他曾经说过有时间高材料的工夫不如拿瓶酒来和我喝酒!”
虽然大四的时候没怎么见到过他,但他的博学、他的讲课、他的为人我想不仅是我,我们专业的大多数学生都不会忘记的!

丁荣生

丁荣生,我们的模拟电路和电声系统老师,女,年龄不详。四年时间见过她很多次,但始终没有正眼看过她(主要是她的眼看起来很严厉很吓人,所以对她的长相也不怎么记清楚了),讲师(好象是),也是教科院教育技术专业的元老之一。
模拟电路,简称“模电”(我们亦称“魔电”),是历年来教育技术专业学生谈之色变的一门学科,亦被我们列为“最变态学科”之首!主要原因不在于学科本身(其实本身就够难学的),而在于教这门课的老师,丁荣生老师属于那种严厉型的老师,她的口头禅是:“你们都是大学生啦!”言下之意,我们做什么事(包括学习)都应该认真,马虎不得。在她的这门学科中,考试考多少就多少,不及格就是不及格,不像别的老师会通点水,她不会,不及格就要重考,而每年她抓补考的人数都很多(因此考完她的学科大家都很担心紧张,经常派人去打听,知道自己过了,大呼一口气),另外加上她平时的严厉,监考时亦如此,因此她被冠上我们院“四大名捕之一”的称号,更有甚者称丁老师为“魔鬼老太”!@#$%$@
后来《电声系统》也是她教的,引起男生一阵哀鸣(因为男生补考的很多),但别无它法,课还是要上的,试还是要考的,结果了两学期两门课,全专业79人有数十人至二十人栽在她手里,某君更是《模电》连补考3次仍没有通过,成天叫苦不迭!差点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手!
严归严,她的为人还是很好的,尽管她有些古板,但后来她烫了一个波浪头发型,穿上牛仔裤,造型焕然一新,许多同学都很惊讶!她的这个造型一直保持到我们毕业。后来大四时她不带我们课了,在校园里遇到她和她打招呼,她都很兴高采烈的回应我们!
有一次一个好学生考试没有考好,找到院里领导去说情,她却不买帐:“没考好是因为没有好好学,没什么好说的!”因此她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仍然职务很低,但是我想她做人的目的并不为此吧!

蔡冠群

蔡冠群,我们的《数字电路》老师,后来又带了我们的《远程教育》这门课,男,三十岁左右,一脸的胡渣,个头不高,但看起来很又亲切感!我们称为“小菜”。
据说他大学时就是在师大上的,和我们是一个专业的,后来被保送上了中国科技大的研究生(听到这个消息全班哗然!),毕业后回校任教,属教育技术专业青年骨干教师之一。
蔡冠群的课上的很一般,用大家的话来说他是一肚子的货却倒不出来,即语言表达能力不强!因此听他讲课总是糊里糊涂的,所以上他的课做什么的都有,我一般是看闲书,要不听广播,但表面上看是在认真的看书或是听课!后来听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说蔡冠群给他们上计算机基础知识,根本就听不懂,我则告诉他们:“这就是小菜的风格!”(学弟们全倒……)
小菜为人很热情,如果有学生问他问题,他会不厌其烦地讲解,一遍、两遍、三遍……直到学生弄明白了为止。但有时有的同学在听了数遍后仍不懂之后,便不懂装懂般地“哦”了一声,用以来摆脱他热情的讲解。
后来写毕业论文,我的指导老师就是小菜,其实写论文如果不想拿优秀论文的话,大多都是从网上下载的,然后“Ctrl+c”和“Ctrl+v”搞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论文内容是什么,我的论文在被小菜改了三次后,索性连题目也给改了,就这样马马虎虎的收了去,混过关了!
毕业时想把留言册给小菜让他写一下,但他很忙,以耽搁就忘记了,就不了了之了,但我想我会永远记得他的——小菜,一个热情的“老”好人!

张新明

张新明,带过我们的《教学系统设计》和《教育传播学》,男,50岁左右,瘦瘦高高,一嘴标准的安庆枞阳腔,副教授,是我们院教育技术的顶梁柱,元老之一。
准确的说,张新明很个性,因此班里学生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至于我,则认为他人还行!
张新明很会侃,这是他在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大家就得出的结论!因为他在上课时经常跑题,能走得很远后再拐回来!
他曾说过全省的电教馆馆长他都认识,就这点大家提出置疑:认为他在说大话,但是不是真的,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张新明上课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因此他的每一节课都围绕这几点,另外他参与编写的两本书《教育技术基础》也有他的这些理论,作为科代表的我摸准了他这一脾气,他带的两门课我没费什么工夫就都考的很好,这是许多同学都不知道的!
另外张新明说他会制作课件,还会用C语言编程序设计东西,许多人对这些也很怀疑,但毕竟大家都没有见过,所以不喜欢他的同学都认为他是在说大话。
不过他有的说法还是真的,比如说他是安徽省教育技术研究组的组长,另外有次他说他做了全省青年教师课件评比大赛评委,没多久他就把获一等奖的芜湖二中的老师带来给我们上了一节说课,说的很精彩,并且展示了她的课件《木兰诗》,做的也很棒,我很喜欢!
总之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老师,很让人轻易的忘记他,呵呵!

袁晓斌

袁晓斌,代过我们的《VB》、《课件制作》和《网页三剑客》,是专业课老师中于我们接触最多的一位,女,40多岁,长的小巧玲珑,说话慢声细气,是一个脾气很好的老师,副教授。
大二的时候,教我们《VB》的王清老师生孩子了,便由袁晓斌老师代课。由于《VB》这门课很枯燥,加上老师的慢声细语的讲课如催眠曲一般,许多同学都有些昏昏欲睡,于是说话的、睡觉的、看闲书的、听MP3的都有。有一次上课后排的男生动静很大,影响到上课,一向脾气很好的她终于发火了,丢下一句:“你们不听课,看考试能考多少!”之后便走了。后来期末考试试卷很难,她抓了很多补考的,用她的话说:“以前我没有抓过人,只是你们太不像话了!”后来上她的课大家收敛了很多,依然是慢声细语的催眠曲,但下面却没什么动静了。
袁晓斌对我们的课件要求很讲究,但是她喜欢古典朴素的,所以我做的两个课件都是语文方面的,果然她没有过多的挑剔,轻松过关了,并且考试的成绩也很不错。而有几个同学的课件被她看了又看,改了又改,很多遍都不满意。后来写论文也是,她带的组学生的论文都被她看了很多遍还要修改的,别的组都交齐了,她仍在要求修改,有次可见她的认真态度。
在她教的课中,我的《VB》是一窍不通,全部还给了她,在制作课件时,由于我的课件还不错,她便记住了我的名字,后来每次遇到她和她打招呼,她都还能记得我的名字。
曾经有同学谣言说她和张新明不和,原因是他们俩都带研究生,互相竞争,但从我的个人观点来看,以袁晓斌的性格,她是不会的!
不管怎么说,她是一位很好的老师!

作者:随风

《教育技术的老师们(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随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