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给皮衣一个相爱的理由

发表日期:2010-09-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总觉得坐在窗前去研究盛夏的樱花树是浪漫的,坐在桌前去昏睡是无聊的,坐在楼梯上写诗是雅致的,

坐在院中吃饭是平庸的……



如果想远离寻常那样自己讨厌的样子,就得放下一些不必要的伪装。去想像做个在盛夏里看樱花树的

女孩。


痴痴的恋慕着一种情绪,哪怕是一种错觉。

  拥有一件皮衣,就是挂在衣橱中的格格不入。既不是繁花似锦的艳丽,又缺乏柔媚的顺从。仿佛就是

那个小米,那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灵锐依旧清晰无比地影映在她洁白无暇的面孔上。她就是那个有着动人

心魂力量的女子,而皮衣也如是。


盛夏的樱花树,花已经开过很久了。按道理说无从看起,但是小米却很爱去看。“从这个方向望出去,

就可以看见小米说的那两棵树。夏吹在这个学校呆了六年,从来没注意过那两棵树,也叫不出它们的名

字。“生物竞赛一等奖你是怎么拿的?”小米瞪他。开春,夏吹就开始研究树上的花瓣,还是无法断定那

到底是樱花还是梨花,于是小米常把这件事挂在嘴边,耻笑他的模样特别痛快,就象在庆祝好不容易揭穿

的谎言。 “上课干嘛看树?”  “因为寂寞。””还是在多年前的一部小说里见过它的样子,有些忧

郁的。



夏天过去了,是秋。要等它的开放要经过漫长的冬天,等到花开,却又一下子零落。依然是没什么可

看得风景,本来这就是一种情绪,是花开之外的一种感觉。是两棵靠在一起的树,“两棵树就这么彼此支

撑着日益茂盛了起来,只是,其中一棵永远都不会去问另一棵:“你,爱我吗?……”是不是皮衣与人也

有这样的一种依恋呢?在受到伤害时,我们情不自禁地会紧紧的抱住自己,而皮衣就那么一点点拥抱着,

像两棵紧相依缠的樱花树。


不知怎的,总觉得远离花开的美丽是大数时候的生活。时光漫延,却飞逝如电。打动的不止是错觉,

皮衣很多时候是个性的凌厉,也如夏吹和夏米在那个夏天,透过樱花树细述了似水流年。一对出生于70年

代的兄妹,因为家境贫瘠惨淡两个原本排斥却在精神上相依为命的兄妹俩不知觉的堕入了违背伦理的感情

漩涡中。朦胧却又哀伤,最终的分离并没有罪恶的感觉,我们仍旧会为兄妹默契的感情而感动。







写了《盛夏的樱花树》的沈星妤说,舞蹈,是为了那些放弃梦想的人。写作,是为了那些一辈子沉默

的人。那么制作皮衣的设计师们,他们会说,制作,是为了那些不敢去爱的人。轻舞飞扬的美丽轻盈不是

皮衣的外观,它潇洒的灵动依然是飘逸。

  秋天快来了,盛夏的炎热似乎忘了回去的道路。

  我想到校园樱花树下的自行车,横七竖八的随意场景。树的相依,依旧是动人的美景。这也让我想到

皮衣穿着在身体上的感觉,贴近的温暖默契会让你真的勇敢。如果你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那么也请你相

信,爱并不是一场牌局,它不会约定时间到场又会在意兴阑珊时结束。拥有一件适合你的皮衣,你也会有

被爱的感觉。因为,它会紧紧拥抱不离不弃!

  是无法忘记的樱花树,总是在盛夏。那会是夏吹和小米的故事。

  而橡菲,总是在夏未也让你懂得爱,它不突兀、不夸耀,拥有的是挚爱。皮衣亦如是!于是,我们就

有了相爱的延续,等待秋的来临!

作者:晓镜如花

《给皮衣一个相爱的理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