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时花开

发表日期:2009-07-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 />
清风明月,满袖盈香。
马背上的荒寒夹杂着多情
清,是纳兰的情到深处情转薄。
是忧郁而多情的往事。

" />
绢纸上盛开的花朵,伶伶俐俐的,舒展着,像是诉说一段难言的心事。心痛着、挂念着,却无法诉说。光影折射着,花瓣纤细柔美,色彩淡雅而明丽。隔着数百年,还是能感觉到那些花开的姿态以及花的气息。而朗士宁就是将时光隧道打开的那人,清的绘画因了他,才让人热爱。
" />
郎士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是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米兰,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到中国,经历康、雍、乾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达50多年。 只是为了到中国传教,却被重视西洋技艺的康熙皇帝召入宫中,成为宫廷画家,由于郎士宁带来了西洋绘画技法,向皇帝和其他宫廷画家展示了欧洲明暗画法的魅力,使得清代的宫廷绘画带有“中西合璧”的特色,呈现出不同于历代宫廷绘画的新颖画貌和独特风格。
" />
满人的清,是独自的孤独。越过紫禁城高耸的檐瓦,看到的只是一片清朗的天空,更广博的另一片天永远是他们看不到的。所以,防范的心总是在担心中惶恐慌着。汉文化的同化还没消化外来的文明又在悄悄渗透,清在被迫中还是被改变了。
" />
朗士宁是绘画的多面手,人物、肖像、走兽、花鸟、山水等无所不精,但是我更喜欢他笔下的花鸟。花就是那花,但姿态却是自由的,挥洒的绽放,典雅的沉着,像沉香在香炉中焚烧的味道,吸引就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 我在想,朗士宁到底幸福吗?他的爱好变成了他的理想了吗?还是为了生存,不得不绘画下去?但,他的画却是潇洒的。有种超然的光和影,即使是面对那么执拗的满清皇帝,他最终曲折的达到了某种改变。
米兰最终是回不去了,那样崇尚爱与美的城市,那样的一番光荣与梦想,在异国成就了美术史上的标志。
有沙场上奔腾的豪迈、有山势峻峭的图画,但,笔下的花的婉约和细致却是任何时候来得真切。依稀相似的只有遥远的宋代皇帝赵佶,那份精致和细腻,那份柔情和敏感,触动到心底深处……
是一篙春水划动了江南,心微微痛起来却不知原由。看他的画就是这种感觉,哪怕是应景所作的战场画作,哪怕描绘的是万马奔腾……
我爱朗士宁,爱他的细致真实。爱他的深藏执著……
郎士宁和其他宫廷画师们一起每天七时起直到下午五时,在宫内的画室作画。画室夏热冬寒,条件非常辛苦,在这里郎士宁与其他欧籍画师学习使用胶质颜料在绢上作画的艰难技巧,一笔下去就不能再加第二笔,也不能作任何的修改。下笔不容得丝毫犹豫,稍一差池,那幅画就毁了。
容不得差池,伴君也是如此。某日乾隆见妃嫔环绕左右时郎世宁颇感局促不安,就问他:“卿看她们之中谁最美?”郎世宁答道:“天子的妃嫔个个都美。”乾隆又追问:“昨天那几个妃嫔中,卿最欣赏谁?”“微臣没看她们,当时正在数宫殿上的瓷瓦。”“瓷瓦有多少块?”郎世宁回答:“30块。”皇上命太监去数,果然不错。
果然是谦谦君子,果然是温润如玉! 这之外,也足可见他精深的观察力,他是将画画到灵魂深处的那个人,这样纯粹的爱,用到画中,自然是画中人,也自然是画魂。
老去时,他会想起米兰的风花雪月吗?还会想起背负的使命吗?
我想,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是热爱过,只要用心去描画过,就足以感动人生!
那时花开,是花朵肆意开放的刹那,是用爱的手描画心的声音。
那时花开,在绽放、在彼时即为永恒!
" />

作者:晓镜如花

《那时花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