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阿里郎

发表日期:2009-0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阿里郎

--韩国的悲哀与忧郁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我的郎君翻山越岭路途遥远                 
你真无情啊把我扔下
出了门不到十里路你会想家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我的郎君翻山越岭路途遥远
春天黑夜里满天星辰
我们的离别情话千言难尽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我的郎君翻山越岭路途遥远
春天黑夜里满天星辰
我们的离别情话千言难尽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呦
我的郎君翻山越岭路途遥远
今宵离别后何日能回来
请你留下你的诺言我好等待



哀伤的民歌《阿里郎》如是倾诉着,那缠绵与凄楚又饱含期待,将该民族顽强不屈的坚毅很好体现了出来。然而,就是这样一首被视为韩国象征的歌曲也和他们的国家一般,有着扑朔迷离的身世。

   国家肇始说、阿里郎曲的由来都有两种论断,两种分歧都与中国有关。国家肇始说其一是传说中的由熊变成的美女嫁给了天帝的儿子桓雄,生下了英武的檀君。由檀君于公元前2333年10月3日,建立了朝鲜。而另一种说法则认为,“商纣王的叔叔箕子不堪迫害,带着中原文化出走到朝鲜半岛并建立国家。后有战国末期燕人卫满躲避秦军,东走朝鲜建国”(《南方周末》专题《半岛性格 儒家文明》)。阿里郎曲由来有说为新罗始祖之妻英所创,也有人相信乐曲来源于慈悲岭之说。当时正是中国汉代初期,北方民族为避压迫,开始了越江大迁移。离乡背井的辗转悲歌则是阿里郎曲的前身,随着移民的迁居,便将阿里郎曲传到了韩半岛的中部。分歧的源头即是本土和外来强势文明之争,半岛的尴尬促成了它的悲哀。
     
由于地缘关系,历史上它和中国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公元1世纪,朝鲜半岛形成高句丽、百济、新罗三个古国。公元612—614年隋炀帝曾发动了三次攻打高丽的战争,三次均以失败告终。公元663年(中国唐代)日本以援助百济为名,出动兵力占据锦江口,由唐朝派兵平乱。公元668年唐朝在经过长达二十五年的征伐,终于灭高丽。唐高宗在平壤设安东都护府。命薛仁贵为右武卫大将军检校安东都护,率军二万镇守。公元七世纪中叶,新罗在半岛占据统治地位。公元10世纪初,高丽取代新罗。14世纪末,李氏王朝取代高丽,定国号为朝鲜。1592年,日本丰臣秀吉率领20多万大军进犯朝鲜并攻陷汉城(首尔),占领了大半个朝鲜半岛,应朝鲜王朝之请,明朝派兵出援,中朝两国军民共同抗击日寇历时7年,史称“壬辰卫国战争”。1910年8月沦为日本殖民地。1945年8月15日获得解放。同时,苏美两国军队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进驻北半部和南半部。南半部即今日之韩国。      

  从历史上看,朝鲜半岛始终处于别国的觊觎中,大国与小国的权衡与相处是他们最长久的课题。危机四伏的状态和不安,使得韩国人有激烈的个性和内心的忧郁。顽强、坚忍,难以征服。

  2005年12月1日,约3500名抗议者在韩国首都首尔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对政府通过的《大米协商批准动议案》表示不满。警察与示威者成对峙状态,防暴警察站在公共汽车上用高压水龙头驱散抗议者。类似相关的游行示威韩国每年都有发生,而示威者与警察的激烈冲突也是司空见惯。韩国人喜用激进的方式,政治上有断指、自焚之举,文化上则有“光头运动”,面对危机的韩国人有着别国难以体会到的悲情。“第一战就已是最后一战”,因为它的背后就是浩淼的太平洋,除了抵抗没有其它出路。现实塑就了韩国人的危机意识和强烈的责任感,观看有韩国队参加的的足球赛,即便不是主场,韩国球迷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口号,声势并不会输于任何一方。而这就是全情投入的激情,一战拚尽全力的不管不顾。

  半岛外有林立的强国,怎样与大国周旋,怎样走今后的发展之路,地形的局限注定韩国要面对这样那样的难题,千百年来的历史书写的又是怎样的一部心酸呢?西风东渐,赶跑了日本的美国依然将韩国作为其在亚洲的一块重要的筹码,韩国在不甘与接受中,将那份忧郁付诸在激情中,振臂呼喊在高处。




  近代以来,韩国人的自我意识空前高涨,飞速发展的经济和迅速崛起,大大增强了民族自信心。本土化的高涨,也促成了充满难以避免的矛盾。汉字的使用,儒家文化的发扬,都是经过本土化之后的传承,其本国文化的从属意味,使韩国人心情复杂、五味杂陈,这应该是阿里郎那哀怨、忧郁的曲调被广泛认同的原因。

  2005巴黎时间11月24日,韩国申报的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此前,“中韩端午节‘申遗’之争”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端午节在中国已有2500多年历史,随着中华文化的广为传播,端午节也早已传入周边国家,并且完成了本国“本土化”过程。在韩国,端午节的传入也有上千年历史了,其“端午文化”,已经很好的融合了本国的文化追求,但细究其江陵端午祭还是能发现其与中国文化千丝万缕的联系。韩国在与外交流中,成功地打出了东方文化牌,甚至让人产生东方文化――韩国造的错觉。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哄动的电视剧《大长今》也是如此——饮食、医术、文化,精致的让人眼花缭乱。通过一部虚构的历史剧将从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如此成功向世界展示,从而形成自己的文化个性,着实令人刮目相看。即使如此,这留存于韩民族内心骄傲的荣耀背后依然有不肯妥协的悲哀,从汉字的废止到启用、从首都“汉城”的易名、从端午祭与中国“申遗”之争中依然可看到那份夹杂着的复杂感情。

  《阿里郎》曲调宛转,象征着国家前途命运如翻山越岭路途遥远,那份忧伤里的激烈,是至始至终都无法忘却的期待。

作者:晓镜如花

《阿里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