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内襟

发表日期:2009-01-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内襟

皖南农村的一些地方向旁人介绍自己的妻子时便说是“内襟”。

“内襟”?从字里行间分析就是――里面贴身穿的衣服。好体贴的比喻呀,内衣永远是穿得最多的那件,最贴身的那件,也是最容易穿旧的那件,也是最想换的那件。画眉说“岁月如婊子,翻脸赛翻书……”一转眼红颜变黄脸也是最容易不过,嫌弃也最容易不过。

生活就是家里到处塞满了琐碎的东西,最不注意细节和隐私,合用和美观像两个赛跑的机器,此消彼涨。边边角角碍眼的东西说用就用得上,丢了什么都不行。但看着就像眼里跑进了沙,总是不得劲!

“内襟”在内里的体贴,只是温吞着没有感觉的存在。

对她你不存在勾引,只是在岁月如水的磨合中成了彼此的习惯。

“内襟”是你喝酒找不着家门时的等候、是替你收拾残局的老妈子、是你在山呼海吹时耐心的倾听、是你在不名一文时也将看得你高高的那个傻瓜……

痴心者倾你一世,却不知岁月无情。那个得知妻子不久人世的丈夫在到处托人给自己物色将来的“内襟”,而他们十六岁时即已相恋,十几年的烟火早已焚烧完美丽,“内襟”已破旧成泛黄的线头和翻起的边角,该换了。有人说男人到中年的幸事便是“升官、发财、死老婆”,既有钱又有美人而且又不用背负“负心汉”的压力,的确是幸事罢。

那个女子在今年的年三十离世,她的女友看到的现场仿佛是茶话会,满场的谈笑风声。主持就是她的丈夫!

阳光晴好,洗好的衣服晾了出来。一长篙的红绮绿萝,但总有那么几件,不是那么鲜亮、有些别样的水洗色的泛白,风一吹或许就掉出了线头……
" />

作者:晓镜如花

《内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