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发表日期:2006-10-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繁华的街口,有隐隐的桂子香气,弥漫在夜色中。仿佛有淡薄的轻雾,正随风潜入。街边的梧桐已有些将黄未黄的感觉了,风掠过时,双肩已有些凉意了。
人潮汹涌的街头,车灯明明灭灭如流火。穿梭的车声听起来竟有说不出的荒寒滋味。
那样宽的街道,车流像河流,我停留的人行道就是码头,看过来过往,有种彼岸看花的寂寞。
一位老人行走在车滚滚的车行道上,高楼、人群、车流、灯火下的他看起来特别寂寞,他艰难地拄着拐一步步行走着,于其说是行走不如说是在原地踏步,缓慢的一小步一小步的艰难,让我看到了不忍。车迅速的从他身旁掠过,让人心惊胆寒。但是,所有的人都学会忽略,视若无睹。我只觉心酸,明白我也无能为力。我依稀看到灯光照到了他的白发,那样惨淡的白。白得一无所有,让人看到了生活的困顿。他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似乎想穿越车来车往的道路。我走出很远,依然无法做到忽略。我和莲折回来,定定地看了很久,我说:“莲,我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你能想像这在行走的是我们?”莲很久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隐隐地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她的奶奶离开不久,相信这位老人又让她想到了人世的无常吧。我们穿过车流,来到隔离栏。“老伯您这样很危险,需要我们帮忙吗?”我们大声的喊过去。老人回过头看见我们笑了笑,他叹了口气回答:“我也知道危险但我只能走直线,我全身的骨头已经坏死了。我今天就是来买药的。唉,只能是这样。”“你要去哪,你可以将你家电话给我,我打电话叫他们来接你?”我说。“我”,老人停顿了一下,“我没有家人了,电话也没人接听的。只我一人而已!”我一下愣住了,头脑一片空白。“我们可以送你去!”小莲在旁接句。但老人拒绝了,他向我们表示了谢意。于是,我们挥手告别并说:“你要注意安全!”老人缓缓地一步一顿地离开,留下我们原地呆立良久……
走出后很久,我忽然想起,为什么我没想起拦一部车,让车送他回家?那样,他可少受多少痛苦。我只是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话而已,是伪善!切实的关心却没有给予。
虽说我知道世上的事凭我一人之力是无能为力的,但我只要做好我那份就够了!





作者:晓镜如花

《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