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发表日期:2006-10-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曾经写过一篇《胭脂泪》也是看完《胭脂扣》之后的慨叹,看到同样题材的稿子竟是爱不释手……我很欣赏独居蓝猫的文采,贴上共习之。
(独居蓝猫)
印象深的香港片里,《胭脂扣》是一部,关锦鹏偏爱女性题材。
李碧华的小说,一贯是幽艳婉转的调子,写的女子都带了些诡异:潘金莲、青蛇、川岛芳子……即便是《霸王别姬》里的虞姬虽是男子却有女儿心态。《胭脂扣》没有例外。
石塘嘴的红牌阿姑和十二少恋爱,最后不成功相约吞鸦片殉情。但是十二少却偷生下来,剩了如花等会到人间来寻找,最终惆怅离去。

回头重看,觉的关锦鹏的眼光有些怪,梅艳芳看来总不象旧式的红牌阿姑,稍稍吊起斜飞的眼睛,略凸的颧骨和轮廓突出的厚唇,身量也高、瘦的嶙峋,始终给人中性的味道。穿上张叔平设计的旗袍,倒似新唱片的封套造型,新潮地复古起来。
想起朱天文小说里说,“那一年,流行梅艳芳的枯涸的美。”那篇文章的题目起得非常之浪漫,叫“带我飞吧,月光”。但是透着都市生活的冷意。

名妓给人的感觉是温润如玉的吧,暖的窝心的肌肤微丰的类型,梅艳芳的美感却是带了点不容于世的冷峻,象她早期的妆,泛着冷兵器的锋芒,金属的质感。
只有张国荣是女鬼的最爱,清俊温文的样子有些颓靡,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斜阳里流连低回地一瞥,苍白的脸上乍现阴柔的美丽。惟其如此,慢慢沉沦堕落的爱情才会酝酿的这么醇厚。

“鬼者,归也。”所有的鬼,是来寻找来时路的,大抵都有着自己的诉求,按照《列子·天瑞篇》的说法“精神离形,各归其真,故谓之鬼。”
如花的精神离形,却念念不忘重回故地是寻求她过去的爱情,寻找她的十二少。不过她的方式那样极端,不可同生但求共死-- 一般的人是接收不了的,吞鸦片而死,不知道痛不痛苦。
十二少没有这么作,于是比死更加辛苦地活下来,最后颓唐地沦落、老去。
曾有一部戏叫做《官宦子弟错立身》,说的是官宦子弟苏金榜,爱上了一个戏子便脱离家庭追随戏子相爱,这样的牺牲固然伟大,但是在正统文人看来简直是“错立身”,放了仕途经济不要,就是为了迷一个戏子迷到猪油蒙了心,不过它的结局是是喜剧。爱情找到了它的归宿。
十二少也曾经这样作过,到底是熬不得辛苦,觉得牺牲过于惨烈--最后还是放弃了。
于是阴阳永隔不复相见。

或者,只能说是彼此的爱情观不同罢了。
如花是个理想主义的女鬼,她的爱情是“生难遂,死要偿,噙住一点真情,历尽千般魔障,纵到九地轮回也不忘”的那种。
但是选择错了对象。
原以为她会是伤心欲绝,但是归于平静。也仅仅是回到故地去,静静地默立良久,凭吊她的旧爱罢了。那样的眼神里,有没有梅自己的身世感怀?


倒是黑夜的月亮,
“谁知含愁总不见,使妾明月照流黄”。
那样的月亮,在如花的记忆里,是二十年前的月亮吧。
现在已经没有石塘嘴。
去香港玩的朋友说,而今“一楼一凤”“指压女郎”的招牌到处都是,那些女子不见得是丑,但是姿态骇人。
哀艳痴情的如花美眷早散作流云。

作者:晓镜如花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