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能够相伴一生的,原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发表日期:2006-08-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萧儿
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只是那路途中被风沙迷了的眼的泪水.
到了我这个年龄,已经有很多事羞于启齿。比如,本该是四季中的秋天,却依然两手空空;还比如,本该是理性地面对一切,却依然存着梦想。 就凭着这梦想吧,也只是梦想吧!希望以自己感到快乐的方式生活,但尴尬的是却拥有一段已近死亡的婚姻。一直盘算离婚却始终离不掉,相互折磨的结果是彼此憎恨。
最先在这场战争中感到累了的是我,我发高烧躺在家中整整三天,做为丈夫的他却对我不管不顾,早已下岗的他闲得只有时间是多余,可是他仍选择去闲逛。听得那沉重的脚步一声声走远,心也沉入水底。在晕眩中扶着窗口看到绿树红花,有情人相拥而过,那样相爱的甜蜜对映着我无味的现实,不知怎了,陡地就流了一脸的泪水,心就在那刻彻底死去……
我的放纵从彼时开始。身边的那人对于我已是形同陌路,我们几乎不再多话。而我也夜夜笙歌,沉溺于其中不想归家。儿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或多或少受了些负面影响,成绩一直是时好时坏的。我牵挂的、系心的、放不开的,就是这小小的孩儿。看他熟睡的脸,一切狠下的心也在即时溶化,哪还有离开的勇气?
我依旧无限妖娆,内心却清寂了起来。在这样的情境下我寻爱、泛爱,有时只是那样爱昧的感觉,我也如飞蛾一般纵身扑火。只是在夜行晚归的盛妆背后,看清自己的真心。原来,一味放纵的我并不快乐。
与珂的相遇,是在我人生中最低迷的时刻。我仿佛是锁在深屋无法突围陡见遥远的光亮,便一径相信并投入着,奋不顾身。那刻的我只想去爱着,迷恋着。错乱成一团乱麻。
珂就读于本省最著名的大学,在阴错阳差中硕搏连读保送取消,回到家乡的小城生活工作了近12年,一直郁郁不得志。不断有人看重他要提拔他,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不断与际遇擦肩。于是他无奈地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特立独行,桀骜不驯。于是,就有了我对他的好感。在一次酒醉的回归途中,他送我回家。我借着酒劲说:“你是大隐隐于市。”他点头称是,又补充,是介于城市与乡村之间。我轻轻地感叹:“是孤独的,所以你痛苦。”是这句话突然之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对我说了很多不曾对外人包括他妻子说的话。他封闭的内心在我这里找到了打开的缺口。愉快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家已经到了。“如果方便,就给我打个电话。”在分别时他对我这样说。
当时并没有太多地放在心上。直到三天后。和丈夫吵了一架之后,心情坏到了极点。但在那刻,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打电话倾诉的人。寂寞时突地想起那个声音:如果方便,就给我打个电话。略略地有些犹豫,怕自己太过当真。但我手机近期的未接来电里有他的电话,我打过去也可以有理由不让自己显得突兀。应该说,潜意识里我是喜欢他的。他谈吐不凡,虽然我认为有一些骄狂的成份,但也带给了我一种全新的感受。
拔通了电话,我和他,便由此开始。
报社的友人来约稿,推却不过的我才思枯竭。却在他的淡淡的几笔修饰之下,文稿竟跳脱出樊笼,成为年度经典。从此刮目,亦心服。虽说我也是喜好文字之人,终究是比不过珂的灵性。
从此,我们形影相随,甚至忘记彼此都有家庭的事实。我喜有人同喜,我悲有人给我依靠,借我肩膀给我温暖。一个女人软弱之时终究需有人疼爱,恰当的时间刚巧出现的人,人生便从此不同。
微雨时,我们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油菜花开得正艳,如海一般得泛起波澜。我们立在菜花中,他便抱起我飞旋,像要飞翔的感觉。在天旋地转之时,我也却有了不祥的预感。珂在几天之后接到外派通知,来不及道别,他就和我失去了联络。
直至今日,我都不明白,他的离开是不是早就决定。只是欺瞒着简单的我,整个始终只是我一个人的倾情投入?
丈夫发觉我的异常偷走了我的手机,将他发与我的信息一一抄下。“新年的钟声敲响,带去我真挚的问候。我的心将与你一同飞翔,吻你,我的爱!”当丈夫递来的纸上出现这句话时,我就知道所有的一切麻烦将由此拉开序幕。
仇恨使他丧失了理智,他寻着蛛丝马迹查到了珂的姓名。并通过种种渠道找到珂的妻子,在他要求两人统一战线被拒绝后,他便选择如香莲一样拿着抄来的短信四处张扬。有好事者帮着传扬,一时间闹得人尽皆知,成了很多人议论的话题。
所有的一切由我一人承担,而那个曾对我说爱我一生的人却彻底失去了踪影。整日面对那样一张喋喋不休的嘴脸,我失去了耐心。我再次提出离婚,而他――我的丈夫,却一再拒绝。他尾随盯梢,甚至到办公室翻我的抽屉。我被逼甚至快要疯掉,我吃下一大把安眠药却又被送去医院救了回来。我在夜半和他争吵,被他用皮带抽掉两颗牙齿。而那个爱我的人呢?他又在哪里?只隐约听到外地的他在一味请求妻子的原谅,我呢?对于他,只能是放弃的那颗棋吧!内心最为苦痛的时候,不是不希望他能带我不管不顾的离开,远走高飞,哪怕是牧马放羊!现实最终还是那样残忍,那样不切实际的爱,最终就那样远去了!
而我的婚姻依然在不死不活中进行,为了孩子,我只有忍下了一切苦痛。分离不开的纠缠已让我心力交瘁。但是,我已经不会爱了,即使在我偶尔动情之时。我一生渴望被人怜爱,会有温柔呵护,并会替我挡风雨,但,现实却让我堕入痛苦。于是,我知道,能够相伴一生的,原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作者:晓镜如花

《能够相伴一生的,原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