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语

发表日期:2006-03-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从住的七楼往下看,穿在竹篙上晾晒的衣物在风中翻飞的样子像飞扬的旗。连晾晒衣物都如此小心,

我不禁笑话起上海人将细致武装到牙齿的工夫来了。

在家乡,衣服都是直接用衣架挂出去的。衣服看起来好像去赶赴约会在盛装而行。比照起生活态势

来,家乡还是有些放不开似得老是端着个架子。

但是,我忽略了最重要的细节。我忘了上海是一座靠近海的城市,更忘了它海风吹拂的力度。也许,

我只注意了海风里绽放的花朵是如何的繁盛,却忽略了它的傲气。

那一日的阳光灿烂,收音机预报阳光充足,适宜晾晒。并补充了一句:长江口的风力可达四到五级。

我在阳台上晒到懒洋洋的时候,芳邻的被单已洗好了。

辞职之后的悠闲和匆忙上班的她们相比,我的时间充裕的能冲出去打人。所以,我有充足理由去替她

晒衣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近十五分钟)才将衣物晾好。刚关好窗,就看见飞舞的床单像鼓了

风的风筝狂放的没有稳定的姿态。心中有些隐隐不安,又拉开窗,多加了几个夹子在衣物上,又将绳

索将竹篙固定,这才放心的看书去了。

日色渐暗,外面的衣物也要干了。我只是去扫了一眼,就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一床被单完全悬在了空

中,只是受力于另一根竹篙搭在被单的一角,才没掉下去。风好像越发猛烈了,竹篙在风的吹拂下似

乎失去控制了,竹竿大幅的摆动还发出“咔咔“的声响。我的心在刹那间好像碎了一样,玻璃上映的脸

急得变了形。

风还继续吹,我无计可施。只好摁着那竹竿,希望可以减轻它的一些压力。我甚至希望自己是一只猴

子窜到铁栏上轻易取回那倒霉的床单。我终于遭到报应了,在我笑话上海人过于小心有时候。

我从未遇到此种情状,慌了手脚的同时也开始打量起情势,于是窜到了另一单元的六楼,和那边的房

主一起也没商量出对策。

无奈的告辞,唯一能做得就是在阳台上抓耳挠腮。

芳邻终于回来了。在以她为主力的前提下,两人合力奋战良久,床单最终被挑了回来。

风声在耳,吹面不寒。但傲气尤存……

你不可以以常规来判定生活,一个城市自有它的准则。所以磨砺会告诉你,如何去适应生活。快乐地

生活,从容地面对。就像上海人把一些细节深入到自己的预算,控制并把握它,然后游刃有余地操纵

着游戏规则。



作者:晓镜如花

《风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